<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这……是,大蛇丸……大蛇丸大人?!?

      大蛇丸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怔,而后嘴角咧开,笑地意味深长。

      宇智波晋助的反应有点奇怪。

      以写轮眼的观察能力,他难道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到和族长站在一起的忍者?还是说没有认出长的极具个人特色的大蛇丸?

      按照常理来讲,这两个问题都可以否掉。

      宇智波晋助认出了大蛇丸,并且联想到最近家族的困境,意识到大蛇丸和族长站在一起的意义:族长要想依仗大蛇丸的威名和力量。

      宇智波晋助思维敏捷,担得上聪明两个字,但他做了什么?

      他没有第一时间恭敬地像家族求救的对象行礼,得到帮助后脸上也没有太过感激的神情,而是将视线投向了万能的族长。

      为什么?

      显而易见,他不认为接受大蛇丸的帮助是一件光荣的事。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暗道一声有趣。

      聪明、傲慢、逞强……这是宇智波晋助给他的第一印象。

      也不知道是不是物以类聚,眼前的警备小队中,每个队员的表情行为和宇智波晋助都有七八成像。

      少年心态??!

      富岳脸色很难看,大蛇丸看到的,他作为族长看到更清楚,见宇智波晋助迟迟不动,斥道,“按照大蛇丸大人所说,还不快去?!?

      “是!”

      宇智波晋助告退一声,带着警备队闪身离开。

      “富岳族长,你的族人真是令我开眼界?!?

      大蛇丸笑了笑,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带着嘲讽,“有这样性格的族人,你所能做出的选择不多?!?

      听到这句话,富岳的表情又阴沉了几分。

      “他们可以感情用事,你是一族之长,难道要到情况糟糕到难以挽回时,才来后悔吗?”

      大蛇丸一改平日冷面阴笑的习惯,语气几乎称得上是循循善诱,“宇智波必须经过这么一遭,你要清楚,幕后黑手还没有被抓住,难道你想看到之后每次村子遭受袭击,都将罪责都归于宇智波?”

      “村子也是有忍耐限度的,超过一个量就会爆发出来,你应该清楚那会有什么后果?!?

      富岳低着头一言不发,脸色一阵变幻。

      “还是说,你想带领宇智波造反,自己掌握话语权?”

      “够了,你不用再说,这件事……我同意?!?

      富岳抬起头,说的咬牙切齿,每个字像是从喉咙中挤出来的。

      富岳现在好恨,既恨当年斑带领尾兽袭村,为宇智波与村子埋下芥蒂,又恨此次的幕后黑手,做事毫不遮掩,对村内族人无所顾忌。

      “很好,我们继续谈一下细节?!?

      ……

      宇智波族地中。

      在一片树荫下,刚刚吃完午饭的鼬,抱着出生没多久的小佐助,正在给他喂奶。

      看着小佐助哼哧哼哧吸着奶瓶的样子,鼬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他很享受弟弟对他的依赖和喜爱。

      “鼬君……”

      一个马尾辫的女孩远远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向着这里招手。

      “泉美?!?

      鼬对女孩儿点了点头,就继续专心看弟弟喝奶。

      宇智波泉美是他在九尾之夜遇到的女孩,碰巧救了她一命,之后泉美便一直来找他说话。

      “啊,小佐助在喝奶,好可爱?!?

      泉美俯下身子,将脸凑了过去,“我能抱抱他吗?”

      鼬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不要,你会弄哭他的,上次就是?!?

      泉美想到上一次被嫌弃的经历,小脸一皱,“什么嘛,那是意外,这次我会很小心,很小心的,趁他专心在喝奶?!?

      说着,就伸出了双手,慢慢地从鼬手里接了过来。

      不出所料,小佐助凭借天赋,轻而易举地察觉出少女的醉翁之意,开始挣扎哭闹了起来。

      鼬连忙将小佐助抱了回来,轻而易举地将他哄好。

      而泉美两次被嫌弃,陷入人生怀疑中,马尾辫都停下不甩了。

      “……”

      “那是父亲大人?!?

      眼角余光瞥见一道人影,鼬心中一动,径直地向那个方向小跑了过去。

      很快,他来到了宇智波富岳附近,也看清了站在父亲身旁的人影,本能地,他感觉这个男人有些危险,不禁停下脚步。

      然而,像是注意到了这里,两人向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两个孩子冲淡了沉凝的气氛,大蛇丸上下打量了一番鼬,心中一动,“这是你的儿子,介绍一下?”

      提到儿子,富岳一直紧绷着的脸稍稍舒展,语气中带着些许自豪,“他是我的长子,鼬,小的那个叫佐助。鼬,这是大蛇丸大人?!?

      “是,父亲?!摈ё抛糁?,微微躬身,“大蛇丸大人?!?

      “鼬?”

      大蛇丸轻念了一声。

      不知为何,他从这个名字中察觉些许恶意。

      可能是因为在自然界,鼬是蛇类动物的天敌。

      ‘天敌’

      脑中闪过这个词汇,大蛇丸不禁失笑了起来。

      “大蛇丸大人?”富岳一脸疑惑,不知他为何发笑。

      “不,没什么?!?

      大蛇丸摇了摇头,视线不由地被鼬身上沉着的气质所吸引,尤其是他那双静谧的眼眸,真是越看越喜欢。

      于是大蛇丸转过头来,开口问道,“鼬,还没有上忍者学校?”

      富岳点了点头,鼬今年六岁,等到新一届入学时才正式开始。

      “我能看的出来,他是个天才?!?

      大蛇丸直接说道,“我想收他为弟子,如何?”

      “这……”

      富岳脸色微变,不知该做何回应。

      平心而论,三忍乃是忍界巅峰的强者,由他们作为老师,接受的教育绝对是最为优质的。

      但,大蛇丸名声毕竟不好。

      “富岳族长,在木叶,宇智波也有资格来嫌弃我?”

      大蛇丸一眼便看出富岳心中所想,不由轻哼了一声,心生不满。

      但不好当着孩子的面来训斥他的父亲,大蛇丸淡淡道,“我想收鼬为弟子,一方面是因为看中他的天赋,另一方面……”

      大蛇丸语气一顿,“自来也调教的弟子能成为火影,我若是做不到,岂不是让他胜过我一筹?!?

      “火影?!”

      这个词汇让富岳心脏重重一跳,心情不由激荡了起来。

      是了,大蛇丸虽然名声不好,但也是三代的弟子,火影一系。

      富岳压抑着心情,笑道,“大蛇丸大人,说那里的话,我之前只是犹豫鼬这个孩子够不够格?!?

      说着,富岳向鼬使了个眼色。

      鼬见此只能躬身道,“见过大蛇丸老师?!?/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