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見過大蛇丸老師?!?

      鼬躬身行禮后,師徒的名分就這么定下,這讓本就在宇智波一族頗有收獲的大蛇丸,興致更高了幾分。

      這年頭,想找個好老師很困難,但當老師的想找與之契合的弟子也并不容易。

      譬如大蛇丸之前見到的,如凱、卡卡西以及大和,都算的上頗有天分。

      但,凱與大和的天賦分別集中在體術與血繼限界,除了通用的能力,幾乎無法進行指導。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兩人是情緒型忍者。

      愈是靠近某一種情緒,他們的力量、潛質發揮的愈是充分。

      查克拉是精神力量與身體力量的混合的產物,爆種的情緒型忍者非??膳?。

      因此,大蛇丸為了最大程度上發揮出大和的潛力,將他交給了自來也培養。

      可想而知,等待自來也將友情、同伴、守護等概念傳授給大和后,讓大和走出迷茫期后,他的實力會有一個極大的提升。

      大蛇丸承認自來也,也承認這種變強的方式,他的心胸要比普通人要開闊的多,但也得承認,這種類型的天才與他并不契合。

      大蛇丸更欣賞如卡卡西這般的忍者。

      壓抑情感,壓抑渴望,心中對目標以及實現目標的步驟有清晰的認識,并有能力有決心去踐行每一步驟。

      若是早些時候見到,大蛇或許會收卡卡西為徒。

      但很可惜,卡卡西已經是水門的弟子,并且失去了目標業已廢掉了。

      不過,如今他找到了一個更為優秀的弟子。

      大蛇丸視線掃過抱著孩子的鼬,嘴角微微勾起,笑容變得有些危險。

      傳授衣缽自然是一方面,寫輪眼對于初代細胞的壓制效果,他也想借此研究一下。

      鼬察覺到大蛇丸的視線,感到些許壓力,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平白無故多了一個老師,但他的生活短期來看,沒有什么變化,依然要去忍者學校學習。

      那些低層次的教育,大蛇丸沒有興趣指導,而且他也相信,以鼬的資質,很快便會完成學業,就如之前的卡卡西一樣。

      “唰……”

      在一陣破風聲中,一道人影來到了三人面前。

      “族長,人員已經召集完畢?!?

      “我們這就過去?!?

      富岳板著臉,微微點頭,將視線投向大蛇丸。

      大蛇丸看了眼鼬,笑道,“你也跟著去如何,這是個好機會,見識一下忍者之間的戰斗?!?

      鼬抱著還小的佐助有些猶豫,但在父親的目光下,只得點頭同意。

      ……

      “族長召集我們來干什么?”

      “你們也沒有收到消息?”

      “說不定是帶我們一起去抗議,最近村子里的流言越來越過分了……”

      “……”

      一座遠離族地的練習場上,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這群村民眼中見誰都愛答不理的冷面男們,在族群中,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他們比誰都話癆。

      “晉助隊長,你莫非知道什么消息?”

      一位族人見宇智波晉助一直一言不發,誤以為他有什么小道消息,于是開口問道。

      “不,我不知道,但是……”

      宇智波晉助說道這里微微停頓,他想到了之前見過的大蛇丸。

      在這個時機,能讓族長突然召集其族中大半精銳,除了這位‘三忍’,恐怕也沒有其他原因了。

      “大蛇丸究竟想要干什么?”

      宇智波晉助心生疑惑。

      那位族人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再次加入周圍的議論中。

      練習場上,嘈雜一片,直到宇智波富岳這位族長現身,才漸漸平息了下去。

      富岳抬起手壓下議論,緩緩開口,“這次召集大家過來是為了預演練習?!?

      富岳簡單說了下九尾之亂爆發時,警備隊對危機的反應并不及時,也缺乏以警備隊為組織應對尾獸的經驗。為了重新贏回三代等村子高層的信任,他請‘三忍’中的大蛇丸來這里幫助他們訓練。

      “尾獸?訓練?”

      眾人面面相覷,應對尾獸的訓練該怎么做,抓一只放出來?

      木葉又沒有完美人柱力,無法完全控制尾獸,如何能在保證風險的情況下,做應對尾獸的訓練?

      而且,真的有必要做應對的尾獸的訓練嗎?

      九尾已經再次擁有了人柱力,難道三代他們還能再犯第二次錯誤?

      面對宇智波的疑問,大蛇丸適時開口,嘲諷道,“見識短淺,危機意識底下,宇智波警備隊就這種水平,真是讓我失望?!?

      聽到有人輕視警備隊,宇智波的精銳們對大蛇丸怒目而視,幾乎無人顧及他的身份地位,紛紛投去憤怒的視線。

      被一群人凝視尚會有壓力,何況在場的都是強大忍者,但大蛇丸視若罔聞,語氣不疾不徐道,

      “三年前,四代目波風水門還未成火影時,他手下小隊中一位名叫野原琳的忍者,體內被霧忍封入三尾,欲要在木葉解開封印,若非水門的弟子卡卡西,當年你便可以看到尾獸襲村?!?

      練習場上再次恢復寂靜,宇智波一族的精銳相顧失色,臉上皆有疑色。

      野原琳被迫成為三尾人柱力,之后被卡卡西阻止的消息雖然不是絕密,但也要在村內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才能知曉,在場的宇智波大多沒有那個資格。

      但他們也相信,大蛇丸不會拿這種事來糊弄。

      “何況,奪取九尾襲擊村子的幕后黑手還未抓到,他再次奪取九尾的可能不談,若是他利用其他村子的尾獸襲擊村子……”

      說著,大蛇丸眼神一厲,驟然喝到,“你們應當如何應對,還是像上一次那樣縮在后面嗎?”

      這聲喝問,聽得大半的宇智波精銳面色通紅,仿佛全身的血液涌了上來。既是羞愧,也是憤怒。

      這些天,他們聽過太多類似的指摘。

      偏偏他們卻無法反駁,因為宇智波警備隊的核心職責就是守護木葉村。

      無論是什么原因,沒有做好本職工作,就是現實。

      現實如此,但這不意味宇智波的精銳會接受,躺平是不可能躺平。

      每個人心中都暗藏怒火,叫囂著下次一定。

      群情激憤,眾志成城!

      被這樣的視線盯著,大蛇丸暗暗點頭,臉上再次掛上陰冷的笑容,“尾獸的問題不用擔心,我會解決,但在哪之前……”

      “誰是‘瞬身止水’?”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