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三天后,火影办公室。

      猿飞日斩仔细翻阅着手中的文件,微微眯起了眼睛。

      即使三代对于大蛇丸的实力有所预估,但也没想到他能做到这种程度,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木叶最强的瞳术家族。

      猿飞日斩取下嘴里叼着的烟斗,长长地出了口气,他将手中的情报递给一旁的自来也,问道,“自来也,以你的实力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自来也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拿过文件,大致浏览了一番,笑道,“我有把握和大蛇丸打个平手,但要像他这样击败一个忍族,我做不到。

      他的忍术与战斗风格比我更很适合群战?!?

      谈及对大规模忍者的杀伤力,自来也看了眼怀中的小鸣人,不免有些唏嘘,“其实水门才是群战方面的好手,他杀敌的效率还要超过大蛇丸?!?

      说到刚刚战死的四代,猿飞日斩也有些沉默。

      水门之所以能成为火影,离不开他在三战时的表现。

      ‘黄色闪光’在木叶是敬称,但对敌人来说是赤裸裸的噩梦。

      快到极致的速度,超强的动态视力与反射神经,中层忍者对上水门,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相比大蛇丸以势碾压,刀尖上跳舞的水门又是另一种战斗风格。

      其实,作为一名忍者,三代更欣赏水门的战斗方式。但同时也清楚,被尊为‘忍者之神’的初代火影,以及他的宿敌宇智波斑,战斗起来都是大开大合。

      大蛇丸如今也展现出,他有向这个方向发展的潜力。

      微微叹了口气,三代将话题又转回了大蛇丸,“大蛇丸帮宇智波改良了结界术,恐怕是想以此来应对云隐村的人柱力?!?

      “应该是这样,大蛇丸这次确实费心了,没有藏私?!?

      自来也想到之后的战事,开口问道,“前方传来的情报如何,云隐真的会发动战争吗?三战时,他们的损失也不小?!?

      三代摇了摇头,“虽然岩忍拖死了三代雷影,但新的雷影,以及两位人柱力都成长起来了。云隐村高层战力不容小觑?!?

      “云隐村虽也有反对战争的势力,但意图发动战争的是四代雷影,他有两位人柱力支持,不像我们木叶,雷影的权力高度集中,镇压反对的声音用不了多久?!?

      五大忍村中,木叶最为强盛,但也正因为如此,山头众多,火影及其直属暗部只是其中最大的山头。

      宇智波一族与根部自不必说,其他的像是日向、‘猪鹿蝶’忍族联合……也各有各的权力诉求。

      尤其是日向家族,由于‘笼中鸟’的存在,日向一族可以说是木叶最为‘团结’的家族。

      也幸亏日向宗族被‘笼中鸟’所带来的权力腐化,几代中没有什么像样的人出现,要不然,村子的权力争斗还要热闹的多。

      “不管怎么说,云隐战事还是要早早做出应对?!?

      猿飞日斩唤来火影助理,“这些情报,找好时机散播出去?!?

      助理大致浏览了一遍文件,微微一愣后,连忙躬身道,“是!”

      目送火影助理离去的身影,三代心里暗忖,“有这些消息,村民们对宇智波的忌惮,大概会下降许多。只是……大蛇丸的威望也会提升?!?

      搞不清大蛇丸的目的,三代心里隐隐地有些不安。

      “只能期望事实如大蛇丸所说,他对村子没有任何恶意?!?

      ……

      地下实验室中,吊灯的亮度被开到最大,光芒稍稍驱散阴冷的氛围。

      大蛇丸从实验柜内取出一枚培养皿,将它置于显微镜下,开始仔细观察其中细胞的变化。

      这枚培养皿中混合着初代细胞、宇智波晋助细胞以及作为调和剂的大和细胞,用来研究宇智波一族对于初代细胞的抵抗力再适合不过。

      “目前状况还很稳定,有大和细胞的隔绝,初代细胞的侵蚀保持惰性?!?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宇智波晋助是精英上忍,在警备队汇总也算名列前茅。

      在大和与初代细胞混合物中,加入他的细胞,仍能维持平衡,这让大蛇丸对今日的实验有了更大的期待。

      或许今天能开发出更优秀的基因药剂。

      记下实验记录后,大蛇丸有条不紊地推动着实验的进行。

      然而,在供给营养液时,初代细胞再次展现出了极强的侵略性,不但同化了大和细胞,宇智波晋助的细胞也如寻常人一样,毫无抵抗能力。

      与此前一般无二,实验再次倒在了同一个地方。

      “问题出在了那里?”

      大蛇丸将这枚培养皿废弃掉后,陷入了沉思当中。

      眼前的状况与灯神所言截然不同,宇智波一族的细胞并没有期待的那种抗性。

      是灯神所言错误,还是说他的实验方法不对?

      “宇智波族人对于初代细胞有压制力,这是灯神所说?”

      “他们与常人相比有哪里不同?”

      大蛇丸微微张大眼睛,“是写轮眼!”

      想到这个可能,他又微微皱眉,“可写轮眼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瞳术血继限界?!?

      “血继限界是与细胞,与基因有关,没道理他们的细胞中蕴含的查克拉与眼睛不同?!?

      “不,不对,或许真的不同呢……”

      大蛇丸想到宇智波一族每次使用写轮眼的情景。

      他们会进行开眼这一动作,眼睛由常态的黑色眼眸变为红眼病,而这种开眼并不能一直维持,一段时间后,就会变为原样。

      “所以,其实写轮眼只是一种不稳定的血继限界?”

      大蛇丸自身没有瞳术血继,只能依靠常理以及他对血继限界的研究进行猜测。

      至少在他所有的记录中,没有其他血继忍者会通过进入爆发状态来施展血继忍术。

      “那什么才是写轮眼血继限界的稳定态?万花筒写轮眼?”

      大蛇丸摇了摇头,虽然没有真正见识过止水的那双,但从他的表现来看,万花筒写轮眼也不是宇智波血继限界的终点。

      真正的瞳术血继限界应该是一旦学会,永不退转的程度。

      “看来,要想实验宇智波一族对初代细胞的抗性,只能在他们身上进行人体实验了?!?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这件事目前来看还有些困难。

      嘭...

      忽地,一阵白烟炸开。

      大蛇丸转过视线,一条被逆向通灵过来的蝮蛇游荡到了他的面前,从口中吐出一个卷轴。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