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破碎的结界让二位由木人一愣,她正想要不管不顾继续攻击时,又一层赤红的屏障将堡垒罩了起来。

      “该死的木叶,只会缩在龟壳里?!?

      由木人怒骂了一声,干脆退出了尾兽化的模式。

      落到树梢上,由木人微微喘气,原本白皙的细胞泛出诡异的殷红,显然持续的尾兽化对她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与止水一样,她也因为年龄所限,实力还处于上升期,对二尾又旅的力量还做不到如臂挥使。

      若是已经学会尾兽玉,这种程度的结界只需要三发、不,两发就能搞定。

      恨恨地看了眼那稍显透明的屏障,由木人与前来接应的云忍小队,向着火之国边境线上的据点前去。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止水让日向忍者又确认一番,这才带着木叶一方离开堡垒,向着大部队的方位赶去。

      “得赶快通知大蛇丸大人?!?

      ……

      “大蛇丸大人,卡卡西小队传来消息,他们遭遇未知的敌人,结界班阵亡三人,一人重伤,未能成功启动堡垒结界防御?!?

      闻言,大蛇丸正在布置结界的动作微微一顿,疑惑道,“未知敌人?不是云隐?”

      富岳点了点头,也是一脸惊异,“按照情报所言,敌人会使用一种诡异的时空间忍术,他们甚至没有见到敌人的面?!?

      “回来后,让他们直接来见我?!?

      大蛇丸微微颔首,将注意力再次放到结界阵法的布置上。

      在卡卡西他们没有按照约定时间传递消息时,大蛇丸对其失败就有所预料。

      幸好,与云隐的正面战场取得了一些优势,‘假堡垒’的效果出奇地好,云隐许是摄于再次中计,竟然放弃继续袭击。

      这让木叶一方可以从容布置出一座新结界,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出了些意外,他的战略目标已经完成。

      而以之前的‘假堡垒’作为模板,布置的进度十分迅速,天亮之前就可以完成收尾工作。

      当然,这也是大蛇丸本身就是一位结界术方面的大师,若是只靠结界班,天知道会拖到多久。

      “不过,真是可惜啊……”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心里有些遗憾。

      其实他是希望云隐能一直和他正面交战,这样虽然会死伤惨重,但战争的速度毫无疑问会加快。

      比起指挥一场战场,大蛇丸更喜欢在实验室切切片,愉快地搞科研。

      「看来你好像需要一点帮助?!?

      忽地,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大蛇丸脸色微变,双手下意识地一抖,刚刚完成阵法节点差点被打乱。

      富岳还未离开,他看到这一幕,疑惑道,“大蛇丸大人,您怎么了?”

      大蛇丸冷冷地看了富岳一眼,没有任何回答,富岳只好按耐住不解,继续去负责堡垒内事项。

      「灯神,你什么时候苏醒的?」

      一团人型烟雾从大蛇丸背上探出身体,笑道,「时间在昨晚,大概就是你施展‘八岐之术’之前,看你事情这么多,我就没好意思打扰你?!?

      大蛇丸闻言,脸色一臭,他好像又被灯神白嫖了一种禁术。

      「别那么小气嘛,我现在出来可是为了帮你?!?

      灯神嘴角一咧,笑道,「你现在的战局虽然占着优势,但除了云隐,有一个麻烦的家伙加入了战场,如果不尽快结束这场战争,有那个家伙捣乱,或许没办法实现你的目标?!?

      「麻烦的家伙?」大蛇丸眉头一皱,想到卡卡西遭遇的神秘敌人,他是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变数。

      「如你所想,就是他?!沟粕裥α诵?,「之前我也和你说过,他就是那个引发九尾之乱的幕后黑手,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带土?!?

      “带土?”

      大蛇丸轻咦了一声,他对这个名字很熟悉。

      与水门竞争火影时,他对水门的情报都调查了一番,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与卡卡西一样,是水门的徒弟。

      也就是说,水门的徒弟暗中策划了九尾之乱,不但搞死了自己的师父师母,如今又想继续阻碍村子取得战争的胜利。

      这其中的逻辑,哪怕是大蛇丸一时间也有些梳理不清楚。

      与大蛇丸疑惑的视线对上,灯神耸了耸肩,「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至于缘由,宇智波嘛,脑子是有病的,发病时和正常状态下,不是一个人,没必要太过纠结?!?

      大蛇丸点了点头,人心人性从来没有一套可以将其完全描述的公式,确实没必要花费太多精力。

      如今,只需要知道,宇智波带土是敌人即可。

      而且,灯神的这番说法,倒是与他之前的研究有所印证:写轮眼是一种不成熟的血继限界,若要维持它,需要付出某种代价,万花筒写轮眼更甚。

      或许宇智波一族偏激的性格,正是某种心理层面的血继病。

      大蛇丸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灯神,对方虽然没有研究能力,但见多识广,他的看法很有参考价值。

      「血继病,你的想法倒是很超出时代?!?

      灯神摩挲着下巴,他成为灯神前所处的世界,对于心理疾病都还没有那么重视,没想到大蛇丸就能注意到这一点。

      不过确实很有趣,灯神想了想,忽然说道,「卡卡西,不是也有一颗写轮眼么,并非宇智波血脉的他,使用写轮眼的代价应该比正常宇智波还要大?!?

      「观察他获得写轮眼后的变化,或许会有所收获……」

      说到这里,灯神的语气微微一顿。

      据他所知,仇恨、爱、愤怒……宇智波族人的情绪越是高涨,瞳力越是强大。

      继续向下猜测,或许反过来瞳力也会影响宇智波,心中有恨的被强化为复仇者,善良的被强化为圣母。

      宇智波在靠情绪使用写轮眼时,写轮眼也反过来在控制他们更好地输出情绪。

      若是以此为根据还不够,灯神从卡卡西的个人经历中发现了某些异样的部分。

      卡卡西的写轮眼与普通宇智波不同,他没有宇智波血脉,无法主动开启或是关闭,需要一直维持写轮眼的运行。

      而仇恨、爱……或是其他情绪,其实人类根本无法一直保持,再刻骨铭心,其实也只是一瞬间。

      卡卡西不可能一直爱、一直恨,或者是其他的情绪。

      按理说,他的那只写轮眼不可能维持下去,更别提从二勾玉开到三勾玉。

      那究竟是什么让他维持下去了?

      灯神想到了一本书,一本由自来也所著,在忍界十分畅销的书。

      ——《亲热天堂》

      这就很合理了,一位适龄青年,若是有需要,他可以一直保持那什么的状态。

      之前,灯神还以为卡卡西手不离书的状态,是因为天煞孤星的命格,让他意志消沉,借此转移注意力。

      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他在看书时,身体负担写轮眼比较轻松,下意识地对其产生了依赖。

      而听了灯神的看法,大蛇丸的语气有些莫名,“灯神,你真是思路清奇,与常人不同……”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