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食物链’,这真是残酷的词汇?!?

      大蛇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忽然念头一转,扭头看向日向日差,问道,

      “日差,笼中鸟最初的用处应当是为了?;?,为何分出宗家分家,而不全部刻上?”

      日向日差呆木的表情出现了些许迟疑,片刻后,他还是说道,

      “只有宗家拥有刻上笼中鸟的能力,无论如何都会剩下一人,而分家的后代必须刻上笼中鸟,否则到达一定年龄,白眼就会被上一代遗传的查克拉销毁……”

      说到这里,日向日差脸上满是不甘与屈辱,成为分家后,不只是他自己,连他的后代也会继续延续‘笼中鸟’的命运。

      大蛇丸却点了点头,作为旁观者,他与日差的视角不同,更加冷静以及清晰,心中对创下‘笼中鸟’咒印的日向族人很是敬佩。

      不谈宗家对分家的压迫,‘笼中鸟’对于分家的?;た晌绞侨轿坏?,无论是上面的瞳术血继,还是下面的血脉种子。

      尤其是后者。想来若是能弄到白眼血继,其他大小忍村的女忍者们是不会介意牺牲自己的。

      大蛇丸猜测,‘笼中鸟’咒印直接作用于查克拉灵魂体,是一种灵魂系忍术,非常高等,很有研究价值。

      「不过,‘笼中鸟’太完善了,几乎没有破绽,堵死了分家的其他路,日向日差的愿望确实有够麻烦?!?

      大蛇丸扫了一眼日差,他此时与灯神共享部分权能,能看到原先存在于日差身体内,被称之为愿望的光球正在逐渐暗淡。

      他将视线又投回灯神,「我确实没有办法解决,你有什么好办法?」

      「没有办法?!?

      灯神耸了耸肩,「这就和‘世界和平’一样,又臭又长又麻烦,而且很难售后,我作为灯神从来不接受这一类愿望?!?

      「那要该怎么办?你不是说要以日差的愿望来抵消我的愿望?」

      「很简单,让他换一个愿望就行了,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让你把他打击成这副模样?」

      “……”

      夜色渐深,清冷的月光洒落堡垒,银霜阴寒。

      听了灯神的办法,大蛇丸咧开嘴,舔了舔嘴唇,阴恻恻地笑了起来,他又重复了一遍,

      “日差,我不会给你做体质强化手术?!?

      日向日差抬起头,呆滞的眼神中荡起涟漪,其中除了不解外,还有几丝怨愤。

      是的,你不给我做,这事我已经清楚了,但你现在又说这干什么,即便你是三忍,这么拿人开涮也会遭报应的。

      “但我想,你做体质强化手术应该不是为了增强实力?”

      大蛇丸笑了笑,语气很是确定,“你是为了宗家的态度,你是为了摆脱分家的命运?!?

      日向日差的身体颤了颤,眼中又重新燃起希望,莫非大蛇丸想要帮助自己?

      经历过云隐之战,日差对大蛇丸的实力有了更清晰的体会,他知晓,若是大蛇丸对日向一族动手,那将是会一场屠杀。

      柔拳?体术?对巨大化的白蛇形态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若是有大蛇丸的帮助,日向分家的处境必然会好上许多。

      “我帮不了你,已经刻上‘笼中鸟’的你,不可能摆脱宗家的束缚?!?

      日向日差表情一僵,下意识地摸向护额处,却听大蛇丸继续说道,“但我听说你有个儿子?!?

      “三千五百万两改不了你的命运,但你孩子的或许可以?!?

      宁次!

      日向日差心中一个激灵,仿佛有一桶冷水从头顶浇了下来,他猛然抬起头,“大蛇丸大人,您有办法?;つ??”

      在大蛇丸的视野里,日向日差身体内的光球光芒大方,比之前还要耀眼。

      「居然真的可以,一个人的愿望是可以轻易更改的吗?」

      大蛇丸表面上冲着日差微笑点头,意念却向灯神发问。

      之前灯神以他自己为例子,强调了能被愿望判定的高标准,如今却亲眼目睹了其瞬息即改,大蛇丸不禁生出疑问。

      「当然没有那么容易,让宁次免于‘笼中鸟’是日向日差之前愿望的延伸,存在直接联系?!?

      灯神唏嘘感慨,「毕竟人不是一种会放弃希望的生物,对一方太过失望,就会在另一方面找补回来?!?

      以日向日差为例子,这种对人性的见解很有说服力。

      大蛇丸不置可否,他看着日差,脸上露出阴险的笑意,“我确实有办法,但在那之前,我要看看你的儿子他的资质如何,值不值得我费这个力气?!?

      没有无缘无故的优待,大蛇丸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哪怕他谋取的只是日差的愿望,也得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而收一个有天赋的白眼弟子,显然最容易让一般人接受。

      “这……宁次现在还不到两岁?!?

      日向日差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还没有两岁的孩子,哪里看的出什么天赋。

      “这是你和孩子的事情,我们之间的约定只持续到他被刻上‘笼中鸟’之前?!?

      大蛇丸恶劣的笑了笑,“当然,我还有一个方法,现在就可以采用,你想试试吗?”

      日向日差打了个冷颤,本能地从大蛇丸后面的话语中察觉到某种危险,连忙说道,“我一定会好好教育宁次的?!?

      “很好,三千五百万两,在完成更改你孩子的命运之后,我会向你收取?!?

      “……”

      目送脚步沉重的日差离开,大蛇丸扭头看向灯神,「我总觉得,你并非没有办法完成日差最初的愿望?!?

      「那又如何,作为灯神最讨厌的便是这种又臭又长又麻烦的愿望?!?

      灯神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什么,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私心比公心更容易满足。完成度高,从愿望中得到的反馈也高,何乐而不为?!?

      大蛇丸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完成愿望的人是他自己,大蛇丸自然希望这愿望越简单越好。

      「那么现在,你可以实现我第二个愿望了吗?」

      大蛇丸开口问道,他对净土的光景已经期待良久。

      「不行,至少等你把债务还清楚再说?!?

      灯神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终究只是邪神手段,我可不想让你产依赖?!?

      「至于抵达净土的方式,除了灵化之术,你可以考虑一下其他忍术?!?

      「比如说秽土转生,我听说,它也是能和净土的灵体产生沟通的?!?

      大蛇丸微微一怔后,眼中精光闪烁。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