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体温,心率,细胞活性均处于异常状态……”

      “体温较之前上升三度,近侧腹区域甚至高达四十一度……”

      “心跳速率与呼吸频率增幅显著,分别高达140%与165%……”

      “侧腹区域的细胞活性提高十三倍,并有向周围扩散的趋势……”

      药师兜声音到这里顿了一顿,“另外,宇智波晋助身体内出现一股异常查克拉,已经侵入了脑域?!?

      按捺住回头去看仪表上数据的冲动,大蛇丸目光一凝。

      他没想到这场初代细胞移植实验,这么快就要面临失败,并且实验体有死亡的风险。

      其他生命体征的变化,虽然超出了他的预料,但若是狠下心,还能将其控制住。

      突然出现的查克拉就比较麻烦了,它与宇智波晋助的查克拉一开始便混合在一起,连施展封印术的空隙都没有。

      “啊,呜呜……”

      手术台上,宇智波晋助已经停止了挣扎,口中也不再发出惨叫。

      相反,他的表情变得呆滞,眼神也有些涣散,口水顺着嘴角流入营养液中。

      整个人,仿佛已经失去了个人意志。

      面对这种境况,大蛇丸不为所动。

      手上有大和移植初代细胞过程的完整记录,大蛇丸深知如今事态虽然危急,但还远没有到失败的地步。

      别的不说,初代细胞还没有暴走,宇智波晋助侧腹的肉芽,还只是扭曲的血肉丛林,却没有完全木化。

      在宇智波树人出现之前,还可以再等等,他依然还有手段。

      唯有半树人化出现,大蛇丸才会彻底放弃这次实验,剥离割裂初代细胞寄生的状态。

      到那时,未知的查克拉便会成为无源之水,再辅以他的封印术,将部分宇智波晋助的查克拉连同未知查克拉一同分割,仍然可以保证他不死。

      「你想的太简单,这次的手术除了成功就是失败?!?

      灯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一刻,大蛇丸眼中的场景一变。

      溶液中,宇智波晋助的体内多出红绿两种颜色,其中绿色从侧腹喷吐出来,宛如草木般生生不息,在他的身体上扩散蔓延,挤压着红色的存在区域。

      大蛇丸惊疑不定,「这是?」

      「查克拉,初代细胞的查克拉?!?

      灯神从大蛇丸背后探出上半身,「它可不是无源之水,它在依靠本能,吞噬宇智波晋助的查克拉。从一开始宇智波晋助只有成功与被吞噬两种结局?!?

      脑海中回荡着灯神的声音,大蛇丸舔了舔嘴唇,眼神有些阴沉。

      一块人工培育血肉而已,竟然能反过来吞噬宿主的查克拉生长,简直是匪夷所思。

      手术方案的出发点,考虑的都是如何限制初代细胞的复制与增生,是从基本的物性角度思考,木遁特性的查克拉被当做初代细胞暴走后的产物。

      但现在来看,这是反过来的。

      是初代的查克拉吞噬了实验体的查克拉,才能支持细胞拥有如此可怕的侵蚀性。

      可为什么在营养液中,初代细胞也能迅速繁殖,难道说它的生长方式不只是一种?物质属性,能量属性都能吞噬?

      这还真是来者不拒,恐怖的环境适应性。

      在宇智波晋助正在面临生死?;?,大蛇丸心中却升起了不少感慨。

      认清眼下的状况后,他能做的也已经不多。

      甚至这次手术……不,人体实验的目标业已改变了。

      ——从成功帮宇智波晋助完成初代细胞移植,到观察记录一次失败的实验。

      若是能搞清楚初代查克拉的特性,这次手术的收获也着实不小,抵得过宇智波晋助死亡后的风波与损失。

      「还没到彻底放弃的时候?!?

      灯神看了大蛇丸一眼,「虽然宇智波晋助本身的查克拉质量远不如初代,但他毕竟不是普通忍者,你看看他的眼睛?!?

      大蛇丸微微一怔,仔细端详宇智波晋助的写轮眼,发现它们虽然有些涣散,但仍然还算明亮。

      的确,宇智波晋助的体质只能算普通,但以这对血继器官产生出的查克拉,或者说瞳力,或许有资格与初代查克拉打打对台戏。

      毕竟,这是在宇智波晋助的主场,初代查克拉也不是由初代本人提炼出的,只是细胞的无意识本能。

      那么关键就在于如何刺激写轮眼产生更多、更高质量的瞳力?

      沉吟了片刻,大蛇丸脑海中有了想法,他向正在继续监控仪器数据变化的眼睛少年使了个眼色。

      药师兜初时不解其意,但等到大蛇丸指了指宇智波晋助,又指了指盥洗室的方向,他就立刻明白了。

      “咳咳……”

      清了清嗓子,药师兜提高了音量,语气平静中略带着些戏谑,

      “宇智波晋助,你的膀胱控制力,已经退化到三岁孩童的水平了吗?不要以为自己在营养液中泡着,就可以偷偷放水?!?

      宇智波晋助的眼皮微不可查地一颤。

      药师兜故作叹息,“唉……大蛇丸大人为你肾脏考虑,只用药剂排空了你的肠胃,你也要为大蛇丸大人考虑啊,他待会儿可是还要下手的?!?

      监控仪器中,查克拉波动的曲线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

      “你别以为我是在诓你,营养液是绿色的不假,但你放的水也不是透明的?!?

      药师兜继续说着,言语中带着指责与抱怨,“你这是上火吗?颜色这么深。

      看来之后和宇智波的族长要好好说道说道,下一批进行手术的宇智波,要先花几天降降火?!?

      宇智波晋助瞳孔骤缩,目光不再涣散,三枚黑色的勾玉在赤红的眼眸中极速流转。

      在灯神提供视野中,代表宇智波晋助查克拉的红色一下子止住颓势,开始和绿色的那部分分庭抗礼。

      虽说还没有反压一头,但这只是时间问题,本能趋势下的初代细胞,爆发力并不持久。

      大蛇丸抿了抿嘴唇,有些啼笑皆非。

      虽然忍者的情绪与查克拉的强弱之间的正相关,早已被证实,眼下的境况完全是在预料之中。

      但如此意义重大的人体实验,成功的原因居然是一些屎尿屁的腌臜事,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下一个,下一个宇智波移植时,难道也要拿这个威胁他?

      这是不是有些掉价?

      大蛇丸虽然不拘泥于手段,眼下还是有些犹豫。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