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嘶嘶嘶……”

      白蛇在长桌上盘绕成团,嘶嘶吐着蛇信,一对竖瞳微微一转,定格在兜的身上,

      “这么快就联络我,出了什么事情吗?”

      药师兜不敢怠慢,微伏着身子,三言两句将近期发生的事情交代清楚。

      大蛇丸扬起脑袋,在会议室打量了一圈,“嘶嘶嘶……团藏,是你在搞鬼么,又或者是你们呢?!?

      蛇躯在长桌上游走,来到三位顾问长老的面前,蛇脸上透着清晰的不屑。

      “算了,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刚到龙地洞,我还有要事要忙?!?

      “大蛇丸,你这是什么东西?”

      到了此时,转寝小春才回过神来,愕然地望着桌上的白蛇。

      “这就是你的问题吗?”

      白蛇扬起下巴,蛇眼中带着轻蔑,

      “只是影分身与封印术的一种高级应用,你要学吗?我可以教你?!?

      “不过,我这里向来包教不包会?!?

      转寝小春听出了明里暗里的讥讽,一张老脸又臭了下去。

      水户门炎连忙开口,“大蛇丸,你别岔开话题,今天议论的是你利用初代细胞进行人体实验的事情?!?

      “哦,这件事啊,兜不是已经替我传达了意愿,以后不再进行这类实验?!?

      大蛇丸蛇眼微眯,瞥了水户门炎一眼,“实验数据都被你们搞到手了……怎么,难道还要另外惩罚我不成?”

      水户门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巴。

      转寝小春却不依不饶,“惩罚不惩罚另说,你说以后不进行初代细胞实验,你该如何保证?”

      “我说了以后不做,这就是保证?!?

      大蛇丸嘶嘶地吐着蛇信,蛇脸上带着嘲讽,“还是说,长老大人另有高招?!?

      转寝小春凝起眉头,张口就要道出之前在火影室的决议,可话到嘴巴却又生生地被咽了回去,脸上露出怪异的神情。

      她该怎么说呢?

      说你大蛇丸本性难移,肯定会偷偷进行人体实验,倒不如光明正大地来,我们还会让村子里的医疗忍者协助你?

      道理没错,话也没错,可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简直就像是在逼迫一个发誓洗心革面的演员重新下海,而且还要拖出官方为她背书一般。

      转寝小春咬了咬牙,脑筋转的有点头痛。

      现在,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我欺骗,选择相信大蛇丸不会再进行初代细胞实验,要么就站出来为大蛇丸背书,让他将这实验完善到没有风险的程度。

      而后者,无疑是要让火影一系,或者说在场所有同意这一决议的人,担起人体实验中死难者的性命。

      这一点,转寝小春自然无法接受。

      当然,他们还有第三种选择,就是蒙上眼睛,当今天的事情不存在,继续派人盯着大蛇丸,等到他闹出人命后,抓住这个把柄死命地去怼他。

      但这个,转寝小春也不愿做。

      将大蛇丸逼成叛忍同样不是她的意愿。

      为难,为难……

      转寝小春觉得,最近一两个月,她为难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多。

      尤其是因为大蛇丸,得愁掉好几年的寿命。

      大蛇丸这个混蛋,就不能老老实实当一个传统的木叶忍者吗?

      日斩也是个混蛋,为什么教出个这么麻烦的弟子!

      火影会议室内,四位村子高层神情都有些古怪。

      其实,之前的决议在道理上没有问题,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大蛇丸进行初代细胞实验的意愿没有那么强,如此轻易地就放弃了。

      讲真,若是你想进行人体实验,有村子为你站台,岂不是一件对你百利而一弊的事情?

      为何要在明面上放弃,执着于背地里进行实验?就因为你是大蛇丸,习惯了地下水道阴冷湿滑的触感?

      面对众人不解的眼神,大蛇丸只是自顾自地吞吐着蛇信,嘶嘶声像是在怪异地笑着。

      为了能承受初代细胞移植,大蛇丸经过这些时日的思考,推测出了两种方式。

      一种便是他现在正要去做的,修习仙术,提高自身查克拉质量。

      另一种便是继续探寻压制初代细胞的方法,非但从物性方面,更要从查克拉入手。

      两种方法中,后者无疑相当麻烦且繁琐,会浪费众多时间,且无益于自身实力的提高。

      更重要的是,与之前在宇智波一族小打小闹不同,这次,得用人命的堆积才能获取实验成功。

      大蛇丸自然不惮于任何可以利用生命的方法。

      但这次,没有这个必要。

      白蛇蛇眼微眯,一对眸子在窄缝之中流转,余光瞥向一旁沉默着的团藏。

      关于第二种方法要如何实现,卷轴之中,他已经详细地列出了方向以及难题重点。

      开创性的工作,团藏手下的研究员做不太来,这些只需要耗费苦力、残忍冷血的任务,要是再做不来,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大蛇丸不希望这件事发生。

      因为这意味着吞掉木叶黑暗一面资源的根部,只是一个人命都不会牺牲的废材。

      到那时,他就得考虑要换掉团藏,换掉整个浪费资源的根部。

      这会很麻烦。

      火影会议室,气氛稍稍有些沉默,三种方法各有利弊,却都不好选择。

      而与前两种方法相比,‘作壁上观’无疑什么东西都不必付出,至少能看得见眼前的益处。

      沉默不语,即是对这一方法的默许。

      转寝小春有了上次‘挺身而出’的经验,这次也不愿再做这个出头鸟。

      日斩的弟子,凭什么要让她来操这么多心,是,她是顾问长老没错,但日斩还是火影呢。

      水户门炎也是同样的想法,而另一旁,团藏已经开始沉思着要如何将实验数据拿到手。

      眼看着这场高层会议就要无疾而终,会议室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一名暗部推门而入,闪身到三代面前低头耳语。

      三代皱了皱眉,“让他进来?!?

      很快,一道人影冲入了会议室内。

      入眼可见,他穿着的高领长袍服破破烂烂、布料上沾染着暗红色的血迹,身形狼狈不堪。

      但在场众人却对此视而不见,他们注意力全被另一件事物吸引。

      那是一对猩红的眼眸。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