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火影室。

      将手中的公务文件堆放在两旁,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盯着大蛇丸,面色沉凝,开口道,

      “一言不吭就离开村子,丢下那么一个烂摊子,大蛇丸,你倒是轻松的很?!?

      语气中的抱怨显而易见,大蛇丸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老头子,这事儿可不是我挑起来的?!?

      三代眼神严厉,“在宇智波们身上搞人体实验?你说,这事儿不是你挑起来的?”

      “两个蠢货这么说也就罢了,老头子你也拿出这个说法……有点让我失望?!?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笑道,“没有把握,我可不会轻易在宇智波身上进行手术。毕竟……现在我还不想离开村子,尤其是被逼迫的离开?!?

      这话说的半遮半掩,不过猿飞日斩一下就听懂了。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道德底线,但要相信我手段,我不想离开村子,便不会给别人下黑手的机会。

      唉……猿飞日斩心里长叹一口气,心中非常复杂,看着眼前的弟子,却没有开口否认。

      “而且,比起我,老头子你不该更注意一下团藏么?!?

      大蛇丸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刚离开不久还没有一日,团藏就知道了这件事,手术室可是在宇智波族地。到底是宇智波的写轮眼太次,还是团藏对宇智波的关注过多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但三代此时想谈的不是这个,他看着大蛇丸,眼神一凝,

      “宇智波晋助眼睛的变化,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大蛇丸挑了挑眉头,从一旁拉了张座椅坐下,将视线投向火影室的阴影处。

      三代见此,同样冲着阴影处摇了摇头。

      “哗啦啦……”

      隐藏在其间的暗部忍者心中了然,为大蛇丸倒上一杯茶,便离开了火影室。

      大蛇丸抿了一口茶水,“老头子,我想你应该看过二代对写轮眼的研究?!?

      猿飞日斩沉默不语。

      不只是他看过,转寝小春、水户门炎、团藏……甚至宇智波镜都见识那份资料。

      宇智波写轮眼,情绪波动越是强烈,瞳力越是强大,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

      而对宇智波们来说,影响最大的情绪,并不是什么爱,而是恨、深入骨髓的恨。

      毕竟,爱,是在日常的点点滴滴当中,恨却是凝缩在人生的一瞬间。

      写轮眼开眼,万花筒写轮眼开眼……宇智波一族的强者,人生仿佛是一出悲剧,前半生堆砌的欢喜,仿佛就是为了之后撕裂的那一瞬间。

      而经历人生巨变的宇智波,性格几乎都滑向了极端。

      换而言之,宇智波是一个用幸福作为燃料的炸弹,你越是看他们生活美满,越要警惕这炸开时的威力。

      哪怕三代本身对于宇智波没有偏见,也不得不在心中提防着他们。

      或者说,偏见之所以存在,因为这本就是基于现实,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两位火影顾问只是不加掩饰而已。

      相比正常宇智波,止水反而是家族的异类。

      “二代目的才能的确让人钦佩,我很遗憾未能和这样一位天资横溢的忍者共事?!?

      大蛇丸语气中罕见地有几分唏嘘,不过,很快他便收敛起情绪,笑道,

      “不过,二代目对宇智波的研究还是有所局限,带上了几分不必要的浪漫情绪?!?

      猿飞日斩眉头皱起,“你想说什么?”

      他并未因为自己的老师受质疑而生气,因为做出这件事的是他的弟子,他最优秀的弟子。

      “所谓情绪,爱……这一类的描述太过于感性化,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东西来解释……有些失了水准?!?

      大蛇丸竖起手指,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二代的思路没有错,但他忽略了一点,物质才是第一性的。宇智波开眼会对脑部、对神经……产生不可逆的变化?!?

      “而这种变化,才是宇智波大多走向极端的原因?!?

      “我之前说的没有错,宇智波,尤其是一族的强者,他们脑子有病?!?

      “……”

      短暂的沉默后,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拿起了桌上的烟斗,深深吸了一口。

      烟雾缭绕,飘在空中,却难以遮掩眼中的震惊。

      虽然大蛇丸只是说些理论性的东西,没有像扉间老师那样拿出了严密的证据,但三代几乎一下子便相信了。

      因为这本来就是二代理论的延伸,而且,大蛇丸对止水一系的异常也给出了解释。

      很久之前,三代就发现了,无论是他曾经的同伴镜,还有如今的止水,对村子的奉献与热爱有些不太寻常,几乎要让人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表演。

      将其解释为病,似乎才是合情合理……虽然这种解释,从感情上,三代不想接受。

      长长吐出了口烟气,猿飞日斩缓缓开口,“你是想说,宇智波脑子里有瘤子,或者说是什么神经病之类的……”

      三代对也有一些了解,这些病常见于被情报班拷问过的忍者身上,他们的大脑会出现了不可逆的损伤以及异化。

      “老头子,不是神经病,大脑也没有出现什么损伤……”

      大蛇丸顿了顿,“非要说的话,也应该是精神病,是认知、情感、意志和行为等精神活动出现了问题?!?

      猿飞日斩又吸了口烟气,等待大蛇丸之后的解释。

      “就比如自来也……”

      大蛇丸看了眼门口,脸上忽然浮现出诡异的笑容,“他很好色,异乎寻常地好色?!?

      “……”

      猿飞日斩面无表情,有些无语。

      “……但你我都清楚,自来也的好色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

      大蛇丸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是他偷窥女性澡堂的时候,是他偷拿纲手衣服的时候,是他瞪着一双色眯眯眼神肆意打量的时候……一点点积累下来的?!?

      猿飞日斩:(·_·)

      说实话,有些尴尬,但上梁不正下梁歪,他对自来也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若将这日积月累、十几年的过程压缩到一瞬间?!?

      大蛇丸的表情郑重起来,让人知道他这不是在打趣,仍然是在说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

      “从志诚君子到好色之徒,宇智波身上的变化,就是在开眼的一瞬间发生,开眼时的情绪是什么,他便会越想体验这种情绪?!?

      “与如今的自来也相同,他现在的好色不只是由于个人意志,他的身体,他的脑子……都已经刻上了好色的念头……”

      “咔咔咔……”

      火影室的大门打开,自来也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你说的很好,下次别说了?!?/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