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自来也瞪着一对牛眼,怒视着大蛇丸。

      “嗯?”

      大蛇丸嘴角向两边扯起,斜撇了自来也一眼,“是你不好色?还是我关于宇智波的论断有误?为什么不让说?;褂?,这次你又偷听,是不是在女澡堂外呆习惯了?!?

      自来也听得火气直冒,直娘贼,大蛇丸这家伙平时半天放不出个屁,一旦开始毒舌他,却又能喋喋不休一大串。

      “好了?!?

      猿飞日斩见到两个弟子快要吵起来了,也是一阵头疼,连忙开口呵止,“大蛇丸,你少说两句,自来也是我让他来的?!?

      见老头子开始拉偏架,大蛇丸抿了口茶,不再言语,只是用眼神示意了自来也一下。

      “你这家伙……”

      自来也哼了一声,也寻了个座椅坐下。

      他的愤怒来的快,去的也快,不与大蛇丸一般见识。

      火影室,经过一场闹剧,气氛倒是改变了许多,不再像是火影与大蛇丸,而是老师与弟子。

      猿飞日斩见此一阵苦笑,却也有几分欣慰。

      三代按了按太阳穴,将视线转向自来也,“这么着急来见我,是小春他们哪里出了问题?”

      与云隐的和谈至关重要,除了派出两位火影顾问去安排协商外,三代还让自来也在照顾鸣人之余,盯着这件事。

      说到正事,自来也敛下脸上不正经的表情,

      “是的,云隐那边同意签和平协议,但要木叶赔偿……吧啦吧啦……总之,态度十分强硬?!?

      这一系列条件算下来,倒是显得木叶败了,云隐才是战胜国。

      三代眉头紧锁,一脸惊异,“怎会?云隐这可不是要达成协议的态度?!?

      莫非是云隐败的太快,此时不愿意继续让步,堕了威名?

      “这件事,我知道一些……”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似乎是想到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云隐如此强硬,应该是和四代雷影的伤势有关?!?

      “伤势?”三代与自来也对视一眼,皆是有些不解其意。

      云隐之战的战报,他们两人也都看过,清楚奠定胜局的是,‘大蛇丸击伤四代雷影,以草薙剑切破对方侧腹’。

      但怎么说呢,又不是腰斩,这种程度的伤势并不难处理,哪怕这一剑损伤了内脏。

      医疗忍术岂是如此不便之物,而且四代雷影又是那种身体素质极为强悍的忍者。

      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大蛇丸在剑上抹了毒药?

      有这个可能,战报上有讲,大蛇丸此战之后直接将草雉剑丢弃,而未曾像往常舐舔剑身。

      在两人的目光下,大蛇丸笑了笑,“解释起来有些麻烦,反正你只要知道,四代雷影的伤口若想愈合,非得切下一层血肉不可,侧腹和大肠还好说,但肾脏……”

      三代与自来也师徒两人对肾脏这块儿都是懂行的,闻言不寒而栗。

      肾脏上的伤口愈合,与肾脏上切下一层血肉再愈合,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后者要花费数倍数十倍的的时间与资源,去修养。

      否则,勉强愈合,这人差不多也就废了,云隐自然不会接受这个结果。

      “所以你的意思……”三代开口道,“云隐这是在虚张声势?”

      但又是给谁看呢,给木叶?这不可能,有大蛇丸在,这件事一目了然。

      给岩隐?也不可能,只要木叶这里一开口,可以轻易戳穿云隐的谎言。

      “不,不对?!比辶酥迕纪?。

      这件事也有另一种可能,便是岩隐不会相信木叶,而把这件事当做木叶的挑拨。

      大野木那个老东西,也不是能轻易取信的人。

      除非他能够自己确认四代雷影的状况,或者……

      “在边境汤之国边境增兵,让两位火影顾问态度再强硬几分?!?

      三代捏着烟斗,冷然道,“做出一副要大举入侵雷之国的姿态,逼迫云隐立刻签取和平协议,同时向外散布四代雷影重伤的消息?!?

      云隐之前不是要勾引其他忍村瓜分木叶嘛,这次村子便‘斗转星移’,有样学样。

      当然,开响进攻了雷之国第一枪,不能由木叶来,那样损失实在太大,岩隐村是个很好的选择。

      三战时,岩隐搞死了云隐村三代雷影,而云隐村差点留下岩隐一万名忍者,他们之间有大仇。

      自来也闻言点了点头,村子不会轻易开战,但做出一番姿态倒也是不难。

      决定好云隐这边的事,三代又将视线移向大蛇丸,

      “写轮眼开眼的弊端,我已经清楚,但发生在宇智波晋助身上的变化又是为何?”

      这可是一门新的瞳术血继,而且是以写轮眼为基础再向上提高的一种,哪怕如今比不上万花筒写轮眼,三代也不敢大意。

      更重要的是,这是否又有何弊端?

      “说真的,宇智波晋助身上的变化,不在我的预料之中,但也极为符合道理?!?

      大蛇丸笑了笑,在两人的注视下,不疾不徐地说着,

      “之前说了那么久爱与情绪,但归根结底,写轮眼开眼,靠的是查克拉——极为上乘、高等的查克拉……然而,写轮眼开眼靠的是那种特性的查克拉呢?”

      大蛇丸看了两人一眼,自问自答道,“……是阴遁,而情绪只是一种能刺激精神能量,提升阴属性性质查克拉纯度的手段……在这里换一种手段,也可以?!?

      三代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他真没想到这个弟子能将宇智波的血继限界研究的如此透彻。

      “象征精神力量的阴遁不是孤立而生,与之对应的还有象征肉体力量的阳遁?!?

      不等三代开口,大蛇丸继续说道,“这两者动态平衡,相互促进,我便是通过初代细胞中的阳遁,加强了体质,让他们的身体足以承受那股不寻常的阴遁查克拉?!?

      说到这里,大蛇丸点了点太阳穴,“晋助的新血继——姑且叫做血轮眼吧,应该是两种力量达到新的平衡的产物,相比不稳定的写轮眼,它是一种更为成熟且没有弊端的瞳术血继?!?

      “……”

      三代抽着烟斗,难掩眼中的震惊。

      虽然早已知道大蛇丸已经超越了身为老师的自己,但直到此时,三代才隐隐察觉到他达到的高度。

      大蛇丸对查克拉以及血继限界的理解之深,让‘忍者博士’为之汗颜。

      猿飞日斩又是欣慰又是自豪,但火影的职责却不允许他停留在情绪中,三代问出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照你所说,‘血轮眼’这种新的血继,不会再继续向下蜕变万花筒写轮眼?”

      “应该是,新的平衡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贝笊咄璧懔说阃?,“当然,宇智波晋助也不必再为精神力量导向的极端情绪而困扰?!?

      “他是千年来,开启写轮眼后,第一个正常的宇智波?!?

      “……”

      沉默许久,三代拧着眉头,忽然开口,“大蛇丸,我允许你继续研究初代细胞,甚至进行人体实验,唯一的要求便是将宇智波的病症消除掉?!?/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