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大蛇丸回过神儿来,微微点头,打算结束这次的移植手术。

      ‘初代细胞并非纯粹的人类细胞,而是有着某种植物特性’,他要尝试验证这一猜想。

      而无论猜想的正误,之前的许多研究成果都会被直接推翻,当然了,也会找出更有价值的移植方案。

      然而,正当大蛇丸打算注射抑制剂,并将初代细胞彻底灭杀时,分散在药师兜体内,那一部分仙术查克拉竟一反常态,在没有大蛇丸的控制下,主动汇集起来,涌向初代细胞移植的区域。

      “发生了什么?”

      大蛇丸皱起了眉头,视线在药师兜身上巡视。

      除开胸腹位置,他圈定出来的移植区域外,剩下的仙术查克拉,是为了暂时提升药师兜整体的查克拉强度,控制力很低。

      但即使如此,按理说也不该脱离他的控制。

      “是初代细胞的影响,还是说是你呢,兜?”

      大蛇丸目光落在药师兜扭曲挣扎的脸上,心中一动,放弃了之前的决定,反而将大量仙术查克拉灌输入药师兜身体内。

      果不其然,一旦他放弃了对仙术查克拉的控制,它们便会被调用起来,去对抗初代细胞的侵蚀。

      “我还是小看了兜的仙术资质?!?

      大蛇丸虽是在反思,脸上却带着轻松笑意。

      眼下移植手术已是踏上正轨,与当初宇智波晋助用瞳力对抗初代细胞侵蚀如出一辙,只不过兜在用的是仙术查克拉。

      而且比之前的境况还要好,写轮眼的瞳力犹有限度,他可提供的仙术查克拉可无穷无尽。

      砰砰砰!

      一连串的烟气在实验室涌起,其中走出数个影分身,他们围着白蛇鳞片盘坐在一起,开始凝练起仙术查克拉。

      灯神啧啧称奇,「我都要分不清,药师兜是与白蛇系自然能量契合,还是与你的仙术查克拉契合?!?

      这的确是个问题。

      大蛇丸眉头一挑,白蛇系自然能量是经过白蛇仙人消化一遍的产物,而仙术查克拉则是在此之上的二次加工,其中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绝境之中爆发出来的求生欲,让药师兜成功地度过了初代细胞的侵蚀期,成功实现了初代细胞融合。

      “只是部分细胞融合而已,消耗的仙术查克拉数量竟然这么多?!?

      大蛇丸拿起地上的白蛇鳞片,不禁有些感慨。

      他可以帮助药师兜实现初代细胞的融合,但若是进行手术的是他自己,难度又不一样。

      营养槽中,药师兜继续呆了一阵子,消解乏力后,这才起身离开,进入盥洗室清洁身体。

      整理完毕、穿好衣物后,他开始测试身上的变化。

      大蛇丸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兴趣寥寥,陷入深思之中。

      对于初代细胞有了新的猜想后,之前的移植手术的参考价值便大大降低,包括药师兜这一次在内。

      也不过切实地证明了‘仙术查克拉的确有压制初代细胞’,甚至消耗的仙术查克拉量都给不出多少参考价值。

      话虽如此,当药师兜将自己的检测报告拿了过来时,大蛇丸还是认真审视了一番。

      呼吸、心率、细胞活性……均有一些变化,查克拉更是超越精英上忍的程度,继续锻炼后,抵达影级指日可待。

      虽然,大蛇丸一直不将药师兜视为战力,但目前看来,好好调教一下,过几年他手中便会有一个影级强者。

      想到这里,大蛇丸将手中的白蛇鳞片抛给药师兜,“拿着它,现在我开始教你仙术?!?

      “仙术?”

      药师兜眼神微动,手不由地按在胸口上,他很清楚,是什么让自己度过刚才的难关,对这种力量不禁生出了几分渴望。

      但忽然想起一事,他又按捺下来,“大蛇丸大人,在您沉睡的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听闻团藏派出忍者前来入侵实验室,并在最后试图打断他的疗养,大蛇丸眸中闪过一道寒光,

      “团藏这个家伙,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他?”

      他是很看重木叶这片韭菜地,但根部那一块,能长出什么毒花毒草纯属意外收获,在他眼里,是属于烂掉的那一部分。

      宛如一颗瘤子,切下来,不会有任何可惜。

      想到这里,大蛇丸斜眼看着药师兜,“我记得,你与团藏还有仇怨?!?

      “是?!币┦Χ迪蛏贤屏送蒲劬?,镜片反射出一道光芒。

      团藏玩弄他的命运,毁掉他曾最珍惜的一切,仇怨?这个词汇太短。

      大蛇丸继续问道,“那么,你想报仇吗?”

      药师兜沉默了一瞬,低头道,“属下没有想好?!?

      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若要报仇,必须要让团藏感受到同等层次的痛苦,如何做,他没有想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无论他将报仇这件事做到多么完美,除了发泄愤怒,不会有任何改变。

      药师兜不是带土,同样被人夺取一切,相比将痛苦发泄出来,他更多的是悔恨。

      “没有想好?”

      大蛇丸重复了一遍,忽然笑道,“既然你没有这个意愿,那就服从我的命令吧,我需要你去根部报仇?!?

      药师兜抬起头来,目光闪烁了一下,同样笑道,“愿为大蛇丸大人效劳?!?

      “你调整一下,我现在传授给你仙术?!?

      大蛇丸从卷轴中取出一份册本,递给药师兜,“以你现在的实力,要去根部报仇,还有些不够格?!?

      移植初代细胞,又要传授给药师兜仙术,这其实是有些拔苗助长的。

      但查克拉掌控、自身的战斗能力……药师兜以后有漫长的时间去熟悉,在他手里接受教导的机会却是不多了。

      而且,相比忍术体术,药师兜的仙术才能明显更高,或许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也说不定。

      ……

      转眼间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在大蛇丸专心调教药师兜,以及研究新到手的白绝分身之时,木叶与云隐和谈小队进行了了近十次大规模的谈判,仍是陷入了僵局。

      木叶一方不想放弃到手的利益,而云隐忍者在与村子沟通以后,也变的极为强势,嚣张地要求以命抵命。

      ------题外话------

      下一更会晚点,不要等,早睡觉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