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无论云隐使团是否知道日向宗家的打算,可想而知,他们都会表现出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

      木叶一方根本不可能去拿这件事询问云隐使团,双方之间也没有任何信任可言。

      而是否要继续进行这个计划,取决于日向宗家在不在乎日向日差这个筹码,是否能承受他死的毫无价值。

      根据大蛇丸的推测,日向宗家大概是不在乎的,损失一个日向日差也不会使日向一族怎么样,无碍于他们在木叶的声势地位。

      但‘被云隐使团戏耍,致使日向日差白白送死’这件事,本身却很屈辱。

      而这显然是日向宗家无法接受的。

      大蛇丸曾听过灯神讲过一个‘孔明三气周嘟嘟’最后将其气死的故事。

      那位‘嘟嘟’乃是一方军阀的统帅,真的毫无气量么?大蛇丸不这么觉得。

      真正让他难以接受的,恐怕是因为这三次耻辱的经历广为人知。

      换句话,是那个叫做孔明的家伙,操纵民意、舆论拿捏的好。

      而这件事,放在日向一族上是同样道理,两大忍村本就是敌对,云隐村肯定会大肆宣扬。

      可惜,这一代日向宗家中没什么资质超凡的人物,否则说不定会如当初的六道仙人一样,被‘声名扫地’刺激地再开一门瞳术血继。

      自来也没听过这些个故事,但也能看的出来,大蛇丸的计策很好地利用了双方互不信任,简单却有效。

      但若仅此而已,不是自来也所求,他烦恼的也不只是保住日差的性命。

      于是追问道,“之后该怎么做?难道任由云隐那些人叫嚣?”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暂且容我卖个关子?!?

      大蛇丸笑了笑,拍着自来也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我本不想干预,是你来请求,我才出手的?!?

      “所以,不论我做了后面做了什么,你都要支持我,知道了吗?”

      “我想,一开始你就清楚的,我的手段也和其他人不一样?!?

      自来也拍开大蛇丸放在肩膀上的手,皱着眉毛,点了点头。

      他的确知道。

      但相比坐视日向日差送死,他更愿意看到大蛇丸阴狠毒辣的手段。

      “对了,下一次商讨会议的时候,让纲手也去吧,记得说服她站在我们一边?!?

      大蛇丸似乎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向两边扯起出一个弧度。

      ……

      日向族地。

      宽阔的室内修炼场内,日向宁次光脚站在榻榻米上,出拳、踢腿……一板一眼地摆着柔拳架势,‘哼哼哈嘿’喊个不停。

      宁次的母亲端正地跪坐在一旁,注视着宁次,见他稚嫩的小脸上沾满了汗珠,眼神中既有欣慰也有深深的遗憾。

      在忍界,年龄小从来不是问题,大蛇丸从忍者学校毕业、上战场杀敌时,也不过才6岁。

      宁次毫无疑问也是日向家族的天才。

      宁次母亲见证着儿子的一步步成长,对此十分骄傲,但同时又深深地厌恶着这份资质。

      天才,身在日向分家的天才,不是好事,所谓天才只会酿成悲剧。

      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她又如何不知道自己丈夫的心病。

      十多年前,日向日差也是族中的天才啊。

      难道在宁次身上,日差的命运又要上演?

      想到这里,宁次母亲幽幽一叹。

      “母亲,您怎么了?”不知何时,小宁次已是来到了她的面前,汗水浸透了衣衫。

      不管再怎么天才,终究年龄尚小,根骨还没有长全,只是练练架势就容易耗尽体力。

      好在孩童的精力也十分旺盛,排除掉其中频繁间断的休息,修炼时长也并不短暂。

      “没有事情?!?

      宁次母亲摇了摇头,用清水打湿毛巾,动作轻柔地擦拭着宁次身上的汗水。

      宁次闭着眼睛,任由母亲摆弄,脸上露出舒畅安心的表情。

      看着宁次懵懂天真的神色,宁次母亲心中一颤,手捏着毛巾忽然顿住,一行泪珠滚滚而落。

      宁次要面临的命运,比日差还要残酷。

      同床共枕,她又如何不清楚,日差在做什么,日差将要做什么?

      “母亲,您怎么哭了……”

      宁次睁开眼睛,看到母亲脸上的泪水,一下子慌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无论一本正经时,再怎么像个小大人,终究还是个孩子。

      宁次母亲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勉强挤出个笑容,“没事的……只是看小宁次这么努力,母亲很高兴?!?

      “真的么?”小宁次信任自己的母亲,但本能地,他感觉有些不对。

      如果是高兴,为什么又笑地这么悲伤。

      “是真的?!?

      宁次母亲笑着说道,眼中的泪水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她不像丈夫资质出众,只是个无力的女人,即便再怎么焦急,也无法反抗村子、家族。

      如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送死,为了家族荣誉这种无聊的东西。

      唰……

      忽然,推拉木门一下子展开,夕阳将一个人的影子映在屋内,投射下一片黑暗,将这对母子笼罩在其中。

      看着掩在阴影中的阴冷面容,宁次母亲心中一惊,擦了一把脸,慌忙地站起身来,

      “大蛇丸大人,您提前来了,真是失礼了,我这就去准备茶点?!?

      “不必?!?

      大蛇丸扫了一眼宁次母亲脸上的泪痕,摇了摇头,“我找宁次有些事情,你最好也在场?!?

      在大蛇丸说话的时候,宁次端正地站直了身体,小脸上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虽然还没有正式定下名分,但他清楚,以后这位父亲都有些害怕的人物,就是他的老师了,不敢有任何失礼。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

      “怎么会,怎么会……”

      宁次母亲对大蛇丸恭敬到近乎畏惧,不只是木叶三忍在村子的威望,更是因为本人散发的窒息感。

      之前还能感受到这是一只危险的凶兽,但现在,一点气息也没有,仿佛在面临某种不可名状的生物一般。

      恐怖,不可抑制地在心头蔓延。

      但这样的人物若是为日差说情,是不是能救他一命呢?

      目视着大蛇丸在宁次身边盘膝坐下,宁次母亲欲言又止。

      似乎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大蛇丸诡异一笑。

      ------题外话------

      两岁的男孩平均,高的能有一米,这么厉害的吗?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