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你的母亲似乎很伤心,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大蛇丸看向面前‘小大人’般的宁次,嘴角微扬。

      “大蛇丸大人……”

      宁次母亲神色大变,哪儿还不知道大蛇丸要说什么,忙上前阻止大蛇丸继续说下去。

      “嗯?!”

      大蛇丸一眼横过去,那股阴冷的威势当即散发出去,宁次母亲噤若寒蝉,但一看到边上手足无措的宁次,挣扎着又要说些什么。

      但大蛇丸继续说道,“我现在可以不说,但这件事你又能瞒他多久?”

      此言一出,宁次母亲张了张嘴,面色一阵变幻,最后跪坐在地,颓然不语。

      宁次看了看母亲,又看向自己的老师,带着不安。

      大蛇丸笑了笑,直接道,“你父亲,日向日差,他要死了?!?

      “死?”

      宁次神色茫然,带着疑惑。

      以他的年龄还不能完全体会‘死’这个概念,但忍界的孩子很早熟,他能感觉到其中的恐怖。

      这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而且要发生在父亲的身上。

      宁次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想从她这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但宁次母亲侧过了头,不敢看他,一行泪水从脸颊滑落。

      宁次从母亲的表现中得到了答案,可他还是很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忽然要死了?

      他看向自己的老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很简单,因为有人要杀他?!?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长袖中忽然爬出一条翠绿的小蛇。

      宁次还没弄懂这话,就被青蛇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了两步,但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

      因为大蛇丸手臂上的那条蛇也不动了,刚刚鲜活的生命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殆尽。

      宁次瞪大了白眼,看着大蛇丸掐着青蛇脖颈的手指,第一次理解了什么‘死’,什么叫做‘杀’。

      他的父亲也会这样死去么?恐惧、惊慌……种种说不出的情绪涌上心头。

      半晌,宁次才问道,“老师,你能救我父亲么?”

      “我做不到?!?

      大蛇丸看着宁次,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但你可以救他,只要你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

      ……

      入夜,火影会议室,灯火通明。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两位火影顾问以及木叶三忍围坐在会议桌旁,或面色肃然,或玩世不恭,三言两语地交谈着。

      直到上忍代表奈良鹿久,宇智波富岳、日足日差兄弟以及日向宗家长老相继进来后,他们才停下谈话,摆出一副相对正经的表情。

      这是一次小型会议,目的是解决日向一族的族长在日向族地,杀掉使团首领的事情。

      为此,已经进行了三次了,而且在最后一次,已经隐隐有了决定,打算让日差牺牲。

      但大蛇丸突然提供的消息,将这件事完全推翻。

      转寝小春直接质问道,“大蛇丸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你怎么肯定云隐知道这件事?”

      会议室内,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大蛇丸身上,目光中带着探求。

      这也是他们好奇的。

      大蛇丸笑了笑,却是避而不谈,反而说道,“我遇到发动九尾之乱的凶手了?!?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转寝小春却是心中一惊,“你说什么?”

      一旁,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眼神一厉,“大蛇丸这件事你可不能信口胡言?!?

      却是想起了九尾之乱不久后,大蛇丸修炼受重伤,对外谎称的旧事。

      “老头子,这次是真的?!?

      大蛇丸挑了挑眉头,侃侃而谈,

      “那个人身穿黑色风衣,头戴虎纹面具,对外裸露了一只右眼,乃是万花筒写轮眼,他的瞳术是一种时空间忍术,便是以此来进出木叶……”

      事无巨细,大蛇丸将带土完全地描述了一遍,除了他的真正身份,几乎都交代了清楚。

      会议室内,众人越听,脸色越是难看。

      说的如此具体,这显然不是大蛇丸胡诌出来的,而且万花筒写轮眼……

      听到这个词汇,目光不由地看向宇智波富岳,闪烁着不明的意味。

      富岳脸色也是一阵变幻,起初他还有一些疑惑,为何商谈日向家族的祸事要叫上他,明明之前他都没有任何参与,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想到这里,富岳不禁将视线投向大蛇丸,目光中带着些许埋怨。

      为何,不早点将这消息告诉他,现在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然而他的疑惑很快得到解答,因为大蛇丸继续说道,

      “虽然不知道具体缘由,但很显然面具人与木叶素有仇怨,使用九尾袭击木叶,毫无疑问是为了泄愤……”

      说到这里,大蛇丸顿了顿,缓声道,“当然,还为了挑拨宇智波一族与木叶的关系?!?

      在座众人面面相觑,想到九尾之乱刚结束时,村子内剑拔弩张的局面,皆是无言,不能反驳。

      富岳感受到气氛的变化,心中松了一口气,忙问道,“大蛇丸大人,万花筒写轮眼是怎么回事,您真的确认么?

      家族中也没有失踪的族人,外人又怎么可能拥有万花筒写轮眼?”

      “这我不清楚,也没能确认?!?

      大蛇丸耸了耸肩,视线忽然转向沉默不语的团藏,笑道,

      “也不一定是你的族人,或许是某个外人得到了写轮眼,然后好运开启了呢,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与大蛇丸似笑非笑的眼神对上,团藏微微一凛,但想到这种可能,心中却涌出一股子热切。

      “或许还真有这种可能?!?

      富岳喃喃自语,这么多年的战事,总有胆大包天的人不信邪,明偷暗枪,宇智波一族也丢过不少写轮眼。

      但另一方面,外人中除了卡卡西,并没有忍者以此成名,宇智波一族也就从来没有花力气追查。

      在众人思索消化着大蛇丸提供的情报之时,日足突然站起身来,说道,

      “格洛牙死亡之前,他身上有幻术控住的痕迹,大蛇丸大人,你的意思是说,这可能是那个面具人所为?”

      “不是可能,而是必然,从挑拨村子与宇智波来看,这是他一贯的做法?!?

      大蛇丸环视一圈,缓声道,“现在你们明白了吧,这件事不是云隐使团是否知道的问题?!?

      “而是他们一定会知道?!?/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