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多年经营,警备队几乎是宇智波的象征,就连队徽也是家族的团扇。

      被其他忍族横插上一手,又是木叶中与宇智波齐名的另一个瞳术家族,可想而知,会爆发什么样的后果。

      但宇智波富岳现在还真不好拒绝。

      九尾之乱的幕后黑手拥有万花筒写轮眼,在被大蛇丸正式证实之后,村子没有责难宇智波一族,已经是极大的宽待了。

      面具人死之前,再与村子进行对抗,属实是得寸进尺、不识好歹。

      视线在富岳脸上停留了一瞬,三代知其并非阳奉阴违,微微颔首,心中也是十分舒畅。

      换做之前,怕是稍有示意,宇智波一族就会炸毛,哪儿像现在可以连消带打,介入宇智波的警备队。

      一旁等候已久,平白得了一桩大好事的宗家长老,面露狂喜,当即保证道,

      “日向一族定会迅速响应村子的征召?!?

      宇智波警备队招摇过市,宣扬家族威势,他早就想取而代之了。

      虽然如今宇智波实力更强,但宗家长老也并非蠢货,清楚三代将日向一族推出去与其打擂台,绝不会坐视他们完全被对方压制,这是送上门的好事儿。

      但话虽如此,如此急不可耐,终究显得吃相有些难看。

      富岳看着一脸严肃,但眉宇间毫不掩饰得意的宗家长老,眼神微凝。

      说实话,他还真拿对方没什么办法,顶多让族人们为难为难日向分家,但他又很清楚,宗家并不怎么在乎分家,如此举动不过是隔靴搔痒。

      这时,大蛇丸看着日向宗家长老,忽然笑了起来,

      “都快要忘了,今晚是来解决什么事情的了,

      呵呵呵……日足族长你杀了使团首领,想让日向日差偿命来着?!?

      富岳听了这话,眼神重新恢复平静,看向日足与宗家长老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

      是了,他在忌惮什么,这种迂腐死板、只会吃着血脉老本的家族,让宇智波一族忌惮,也配?

      想来,将这件事说出去,族人也会这么想。

      听出大蛇丸言语中的讥诮挖苦,日足脸色一变,但感受到身旁一母同胞的兄弟,不断低沉下去的情绪,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宗家长老却在这时强调道,“大蛇丸大人,你也说了,这是面具人的陷阱?!?

      “但你们就眼巴巴地跳了进去?!?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忽然笑道,“我从一位不知名人士口中,听说了当时的场景?!?

      “使团首领佯装杀掉那个叫做雏田的女孩儿,日足族长前去阻止,结果对方停手了,你没能停下……寻常人也就罢了,一位精通体术、白眼血继的忍者……啧啧……”

      在场的众人中,除了三代,以及日向一方外,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看向日向日足的眼神顿时诡异了几分,尤其是富岳族长,心中一哂。

      同为瞳术忍者,他可是清楚这件事有多么耻辱。

      日向日足面色涨红,勉强保持一张严肃脸,宗家长老却为日足分辨道,

      “这种传言不尽不实,况且就算日足停下手,莫非这‘格洛牙’就没有自尽的手段?!?

      大蛇丸挑了挑眉头,“说的很有道理,但现在云隐如今要日足族长偿命,又该作何?可别说什么让日差代替的话,这种选择从一开始就被否掉了?!?

      宗家长老一时语塞,日足则是长叹了一口气,“唉……大蛇丸大人不必说了,这件事虽是敌人阴谋,但我已经深陷其中,为了村子,我愿意自缢?!?

      “族长……”

      日差看着日足,不知该说些什么,宗家长老则是沉默不语。

      眼看着日足以命抵命似乎已成定局,团藏坐不住了,冷声开口道,

      “这件事老夫绝不同意,木叶决不能行此懦弱之举?!?

      三代也微微颔首,表示支持团藏,纲手与自来也见大蛇丸没有表态,也不着急开口。

      转寝小春想表示支持,但看了一眼大蛇丸,又将喉咙中的话咽了下去,打算之后再说。

      而上忍代表奈良鹿久一如既往地一言不发,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他很清楚,自己在村子会议中只是个见证者。

      “团藏大人说的对啊,日足族长一副被逼死的模样,岂不是显得木叶太不中用?!?

      大蛇丸看了眼团藏,又将视线转向日足,笑道,

      “云隐使团之所以一直抓着不放,无非是他们人死了,有了实质性的损失,只要木叶有着同样的损害,他们就得解释解释为何签订完协议后,格洛牙会出现在日向族地?!?

      听闻此言,日向日足心中疑虑,大蛇丸既不想自己自杀,又说什么实质性损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代眼神微动,团藏心有灵犀,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宗家长老沉声道,“大蛇丸,有什么办法,请你不要再卖关子了?!?

      大蛇丸诡异一笑,“很简单,雏田那双白眼被云隐夺取,日向一族若是有着泄露血继的可能,那损失可就不比一个和谈使者的死亡小了?!?

      使团首领偷窃白眼未遂击杀,未免显得太过,但若是既遂被杀,那事情就合情合理多了。

      转寝小春心中恍然,大蛇丸这一改之下,木叶也只是给人以疏忽大意的印象,而非是软弱可欺,完全可以接受。

      日足则是勃然变色,他脸色一下子阴沉如水,指着大蛇丸说道,“你是要我,牺牲我女儿的眼睛?”

      宗家长老忙拉下日足的手,“演戏而已,大蛇丸应该说的只是演戏而已,之后再将这双眼睛换回来?!?

      日足脸色稍霁,却听大蛇丸说道,“虽是假的,但真演上了,你女儿也就只能换一双眼睛了,否则,木叶出尔反尔,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这……我绝不同意!”日足斩钉截铁道。

      大蛇丸却是诡笑道,“同不同意,这可由不得你?!?

      会议室内,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两位顾问长以及凑数用的奈良鹿久,皆是沉默不语,显然是对大蛇丸的办法极为认可。

      这并不是临时决定的,而是数次会议,日向宗家长老不断宣扬着让日差代死的影响。

      此前说了那么一堆家族名誉、村子大义,结果轮到自己,就推三阻四,这可实在是……呵呵

      日差要丢的可是命,你女儿也不过损失一双白眼而已,还能活的好好的。

      在众人眼里,日向日差与日向日足都是村中忍者,可没什么不同,甚至前者多次大战,为村子劳苦功高,比只会躲在村子里的后者,价值还要高上几分。

      感受众人压抑而来的气氛,日足心中惨然,但仍是毫不松口,坚决反对。

      他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战斗。

      ------题外话------

      家里进蟑螂了,还会飞,吓死个人儿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