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气氛僵持了片刻,宗家长老忽然开口,

      “大蛇丸大人,雏田乃是我日向一族下一代族长……备选,可还有其他办法?!?

      日向日足听闻此言,回首看向一脸严肃的宗家长老,深深皱起了眉头。

      他忽然发现,不只是村子,就连自己的族人也并不站在他这一边,在为大蛇丸的逼迫递出话柄。

      这话分明是在暗示:牺牲一个日向族长都未必不行,何况一个备选。

      “火影大人,大蛇丸大人……”

      日向日足一反往日的懦弱,言辞如刀,目光锐利,毅然道,

      “若村子有难,我便是舍了这条性命也毫无怨言,但雏田,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莫要忘了初代大人建立忍村的初衷!”

      听日足扯出这么一面大旗,团藏眼神一厉,猿飞日斩微微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与日足对视。

      初代火影能做到,他们却能力有限。

      大蛇丸6岁从忍校毕业,踏上战场时,难道不也是孩子么,理想与现实之间总充斥着无奈。

      一样的,都是不得已之举。

      “呵呵呵……都把初代大人搬出来了……再说下去,不知要到什么地步?!?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看着凛然郑重的日向日足,忽然笑道,“我的确还有办法,但很麻烦,而且于我不利……”

      日足断然道,“只要您说,我日向一族一定会最大限度的补偿?!?

      身旁,宗家长老见他答应地这么快,感到有些不悦,至少也得先听听条件再说。

      “补偿……”

      大蛇丸挑了挑眉,直言道,“我要你日向一族上交所有的封印术与结界术?!?

      日足与宗家长老脸色一变,却听他继续说道,“放心,‘笼中鸟’以及相关的,倒不必公开?!闭獠潘闪丝谄?。

      而在其身后,日向日差则是隐隐有些失望,虽然他也明白把家族秘术交给外人的后果。

      “除此之外,我要日向一族出资支持村子研习封印术?!?

      大蛇丸扫了两人一眼,缓声道,“若你族内有学习封印术的族人,不论资质如何,不许横加阻拦?!?

      日向日足与宗家长老对视一眼,不知大蛇丸这是在搞什么鬼。

      村子为应对面具人的威胁以及未来的愿景,很显然,下一步要投入大量资金推动封印术的研究。

      这是不小的项目,各个忍族都要出人出力,日向一族自然也一样。

      如今只是多上一份,完全可以接受,甚至这种响应村子号召,反而会为日向一族的威名增色。

      于是日足顿了顿,果断地答应了下来。

      大蛇丸见状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威胁的话,没人敢在他面前阳奉阴违。

      他结了个手印,影分身凭空出现,带着同样的笑容,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迎着众人的视线,大蛇丸嘴角微咧,“不要着急,等分身回来?!?

      三代疑惑地注视着大蛇丸,越发感觉自己已经看不透这个弟子了。

      要知道,大蛇丸所提要求,都有利于村子的,反而对他自己毫无益处,这又是图的什么?

      自来也倒是隐隐把握到一些大蛇丸的想法。

      先从日向一族获取资金,再将这笔钱花在日向分家上,这么一倒手,村子不花一笔钱,却可以拉拢分家。

      那夜商谈之际,大蛇丸毫不掩饰对日向宗家的厌恶,此举该是换种方式打击他们。

      但仅此而已么……自来也心中发出了和自己老师一样的感慨。

      会议室内,一时寂静下来,各自交换视线,纷纷猜测大蛇丸的欲求以及他还未说出的办法。

      忽然,纲手突然开口道,“大蛇丸,你不会是派影分身,杀掉那些云隐那些人吧?”

      众人皆是脸色一变,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快刀斩乱麻,的确是解决这件事的一种方法,只是这样的话,若要保住村子名誉,便要拼命抹黑大蛇丸,将其作为牺牲品。

      便是大蛇丸沉吟了一下,也不由笑道,“这倒也是个好办法,可以当做备用选项?!?

      唰……

      伴着破风声,大蛇丸的影分身很快回到了火影会议室,而与他一起回来还有一个孩子,与日足兄弟面色相仿的孩子。

      众人的视线统统汇集在男孩儿的眼睛上……一双白眼。

      这时,即使在座中从未见过日向宁次的人,也不由地猜出了他的身份。

      而在会议室内,一直保持低调,几乎毫无存在感的日向日差,脸色瞬间惨白,额头上冷汗涔涔。

      他不是一个多么聪明的人,但在这一刻,却瞬间明白了大蛇丸的打算。

      咔嚓一声,牙齿咬碎,痛感如火烧火燎,满口满口的血腥味儿,却只能紧抿双唇,不能让其外泄出来。

      虽然,所有人都能看出这位父亲目眦欲裂,已在崩溃的边缘。

      日向日足怔住了,却与宗家长老一样,几乎同时明白了大蛇丸的方法。

      云隐使团的损失乃是实质性的,必须与其对标,换句话说,必须有人牺牲。

      日足日差不能牺牲,那会有损村子威名,只能让小辈儿受损,将被逼无奈调整至疏忽大意。

      但他拒绝了雏田牺牲,现在大蛇丸找了一个不会拒绝、不能拒绝的孩子来。

      “啧啧……故事要这么讲,云隐觊觎日向一族的白眼,所以在与木叶签署协议之后,使团首领格洛牙潜入日向族地,想要盗取宗家的孩子……”

      大蛇丸侃侃而谈,说的不急不缓,众人屏息静听,

      “结果呢,他在日向族地马上碰到一个男孩,格洛牙心中大喜,结果检查之后,发现这只是个分家的孩子,泄愤之下,毁掉了他的白眼,之后他成功了,他又死了,被他虏获的雏田活了下来……”

      大蛇丸笑了笑,“而一个分家孩子的白眼被毁不值一提,至少,比不上和谈使者的性命,日向一族甚至都没有声张?!?

      “但是呢,万万没想到,他年纪虽小,但却天资不错,早早地被人收为弟子?!?

      “他的老师,也就是我,修炼仙术结束回到村子,得知弟子白眼被毁后,勃然大怒?!?

      “他不顾大局,不达大体,他要置村子利益与两村和平局面于不顾!”

      大蛇丸脸上满是诡笑,似乎他在说的人不是自己。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