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在忍界,忍者之间,几乎没有报仇雪恨这么一说。

      双方在战场厮杀争斗,为家族、为村子,头上顶着的是大义,非是为了个人恩怨。

      虽然,这其中生生死死,也必然会让忍者与忍者之间生出仇怨来。

      便如砂隐村千代,儿子儿媳皆是丧命于旗木朔茂之手,孙子赤砂之蝎因此性格孤僻,乃至发展到日后叛村,一家子的悲剧可以说皆与旗木朔茂有关。

      但哪怕没有两村之间的盟约,千代也不会找旗木朔茂复仇,找他的儿子旗木卡卡西复仇。

      纲手也是一样,弟弟绳树死于战场上,恋人加藤断被掏了内脏,自己因此换患上‘恐血症’,辗转村外数年。

      但这大把的时间中,纲手有向那个忍村,那只忍者小队复仇吗?也没有。

      归根结底,忍村乃是一个军事化的组织,在这里,并没有个人意志彰显的土壤。

      是,你儿子儿媳死了,或是弟弟恋人死了,但在战场上,死的又何只是你的儿子儿媳、弟弟恋人,别人在意的人,就不是人了?

      还是说,因为实力强大,所以珍爱的人是人,若是弱小,珍爱的人就不是人了?

      ――因为个人恩怨而进行厮杀,是任性妄为!

      纲手当初离村,也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感性上却不愿意接受。

      而忍村之间矛盾重重、仇怨深重,根本无法调和,也是因为每个村子中像纲手这样的大有人在。

      ――个人情感遭到压抑,唯有在忍战中才能发泄出来。

      所以,很显然,在这样的一群人眼里,那些因为私仇私怨,亦或是什么其他情感而任性妄为的人,是很刺眼的。

      与旗木朔茂一样,大蛇丸做了这种事情,必然要遭受村内忍者口诛笔伐。

      氛围如此,环境如此,即便当面不敢谈论,背地里却一定都会表达嫌恶。

      可想而知,大蛇丸在木叶的威望一定会暴降。

      在场的众人大多都是聪明人,瞬息间便洞悉了这个未来,看向大蛇丸的眼神有些复杂。

      哪怕是日向日差悲苦的面容,也发生了片刻动摇。

      他父子二人身在日向一族,总免不了替人代过,大蛇丸可与此没有丝毫关系,何须做出这般大的牺牲。

      但不得不说,这一手十分巧妙,一下子将有关村子的争议,汇集到了大蛇丸个人身上。

      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过错也都会归结于大蛇丸一人。

      团藏眼神微微眯起,目光闪烁不定,他在大蛇丸身上看到了某种熟悉却又陌生的东西,不由地生出几分或亲切或厌恶的情绪。

      但很快,他便压下这股古怪的情绪,心中发出阵阵冷笑。

      经此之事,火影之位,大蛇丸再没有可能得到,团藏也终于相信大蛇丸对此毫不在意。

      而现在的木叶,日斩垂垂老矣,自来也空有名望实力却老想着在忍界熘达,还能指望谁,指望纲手这个赌鬼么?

      合该由我来执掌木叶!

      一想到之后快要进行的初代细胞手术,团藏就心头火热。

      而猿飞日斩看着云澹风轻的大蛇丸,又将视线转向日向日足,眉头微微皱起。

      为了宗家的一双白眼,要牺牲掉大蛇丸的名誉,坦白讲,三代是有些不乐意的。

      但眼下,这倒是能最合适的方法,而且,他很清楚,大蛇丸不在乎这些。

      火影会议室内,随着大蛇丸停下叙述,寂静的氛围也随之压了下来,众人心思浮动,却出于各种念头、理由,都没有开口。

      而大蛇丸的影分身在停顿了足够长的时间后,再次迈开脚步,将手中的日向宁次交托给了大蛇丸。

      “如何,有人反对么?”

      大蛇丸嘴角微微咧起,手指轻轻点了点在宁次的太阳穴。

      宁次身体一颤,明显很是恐惧,虽努力保持着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但不由地闭上了双眼。

      回应疑问的是一片沉默,大蛇丸嘴角向两边咧开,扯起一个极大的幅度,笑容很是讽刺,

      “看来,大家都不反对?!?

      说是‘大家’,但日足却与大蛇丸视线对上,清楚这声反问乃是特地质问他的,心中顿时一颤。

      “她还只是个孩子啊……”“莫要忘了初代大人建立忍村的初衷……”

      这些话忽然回荡在脑海,明明是出自他的口中,此时却彷佛丛生的荆棘一样反复刺痛着他的神经。

      刚刚,他正颜厉色、康慨陈词,以为心中想的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木叶之中,千千万万个孩子,要为火影谏言,要让村子不偏离正轨。

      他成功了,但现在,牺牲却转向了其他孩子。uu看书www.uukanshu.com

      现在,他要怎么做?

      自己若是反对,还能像刚才那样义正言辞么?还是仅仅出于保全颜面?

      日足不敢去看自己的弟弟,他看着大蛇丸怀中的宁次,两片嘴唇打了个哆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无法骗自己,因为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他也无法骗别人。

      所以在此时,源于心中的质问,一遍遍地,从每一条神经线中涌了出来,在反复提醒他是一个什么人。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

      日向日足心中惨然,脸色苍白如纸,肉眼可见地,精神萎靡下来,连那双白眼也暗澹无光。

      会议室内,除宗家长老以外,在座众人都是实力极为强大的忍者,如何看不出发生在日足身上的变化。

      但不约而同地,他们选择了漠然视之。

      查克拉乃是精神力量与身体量的融合,而精神力量又与意志、信念正相关。

      不能贯彻自己信念的忍者,不过是软弱懦怯之辈,没有任何挽救的价值。

      “啧啧,看来真的没有人反对啊?!?

      大蛇丸咂了咂嘴,似乎这是颇为遗憾的事情。

      “那就这样决定了?!?

      大蛇丸自说自话,环视了一圈众人,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下,直接弄昏宁次,将手探向了他的眼眶。

      几乎就是在瞬间,他的手中多出了两颗血淋淋的眼球。

      宗家长老脸色变了变,万万没想到大蛇丸竟然就在此地出手,当即急声道,“大蛇丸大人,这白眼乃是日向一族所有物,你可不能……”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大蛇丸看了他一眼,将两颗眼球捏成肉泥。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