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会议结束,大蛇丸与日差父子一前一后,离开了火影室。

      此时夜色已深,天空却澄澈通透,点点繁星,与皎皎月华一同盖住了这人间烟火。

      转入一处小巷,行至阴影之中,大蛇丸忽然转过身来,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日差,表情似笑非笑,

      “事发突然,你似乎没办法接受,心中对我积蓄了很多不满?”

      日差微微一怔,连忙否认道,“怎么会,我很清楚,大蛇丸您是在救我,要不是……”

      “但你似乎更愿意接受自己牺牲?!?

      大蛇丸打断了他的话,目光灼灼,直视着这位宁次的父亲。

      在这摄人视线下,彷佛自身的一切都被看透,日差的话语卡在喉咙中,竟是无法开口,犹豫片刻,才点头道,“是!”

      “愚不可及!”

      大蛇丸直截了当、毫不留情地定下评价,日差闻言,低头苦笑。

      “目光短浅,只看一时得失,你以为你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大蛇丸笑了笑,只是笑容显得很是讽刺,

      “看的出来,宁次很是尊重你,不只是视你为父亲,更当做榜样,或许也曾说过什么‘未来要做父亲这样的人’,你猜猜看,你现在若是像一个物件般,为了宗家的错误轻易地死去,他会怎么看?”

      日差呆愣在原地,抱着宁次的手一紧。

      “少年、青年……在他们拥有真正的智慧之前,看待事物无非就是两种态度,是与非?!?

      大蛇丸声音飘忽,彷佛在怀想久远的从前,但很快他便从这种感慨中回过神儿来,视线转向昏迷的孩子,

      “宁次年龄尚小,却有那么一股子韧性,加上天资不错,大概率看不上软弱到令人作呕的宗家?!?

      “他会选择否定!”

      日差低头望着宁次,眼神一阵波动,大蛇丸看的很准,这也是他的看法。

      “但‘否认’这一条道路,不是那么好走?!?

      “他的母亲会劝他,他分家的同伴会劝他,宗家那些人会逼他,而村子里的人也不会认可?!?

      “因为这是他父亲选择的道路,宁次要想否认,首先要否认的就是他自己的父亲?!?

      大蛇丸澹澹道,“他很尊敬你,所以,这一过程注定会很苦?!?

      日差勐然握住拳头,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当然了,也有一种可能,宁次的母亲预见到这种事情,去求你同胞的哥哥,让他隐瞒掉部分事实,只让宁次知道他的父亲是被宗家牺牲掉的?!?

      大蛇丸嘴角微勾,“这样虽然也要对抗周围的一切,但至少不必先否认自己的父亲?!?

      日差心中一震,脸色苍白如纸。

      他很清楚,大蛇丸说的没错,他妻子的性情,兄弟的怜悯,事情很有可能会发展到这一地步。

      这样的未来……

      “不过,概率虽然很小,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大蛇丸笑了笑,“便是宁次比想象中还要尊敬你,他接受了你的牺牲,也因此接受分家的命运,然后在某个未来,如你一样,彷佛杂草一般,为了宗家,轻易地死去?!?

      “这个未来,喜欢吗,日差?!?

      声音很低,落到日差的耳中却宛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他整个人瘫倒在地,彷佛浑身的气力都要被这一句话给打灭了。

      日差脸色一阵扭曲,表情如他的兄弟一样,上演着末日般的场景。

      他不怕自己会有什么后结果,这么多年来,该接受的,其实心中隐隐已经接受。

      但日差怕,宁次身上再上演相同的命运。

      那对他来讲,是比地狱还要残酷的景象。

      好在,这样的未来不会再发生了,日差剧烈喘息了片刻,神经才清醒过来,恍然发现那些只是大蛇丸的推测,且是永远不会再发生的推测。

      日差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赧然道,“大蛇丸大人,让您见笑了?!?

      不怪他刚才如此失态,实在是大蛇丸所言,彷佛亲眼目睹了未来的景象,将其一帧帧搬到他的面前。

      即便是现在,再想象一下,也仍是心有余季,有一种不真切的实感。

      “呵呵,三千五百万两,现在清楚,花的不亏吧?!?

      大蛇丸转过身去,迈入黑暗之中,只留下一道声音回荡在耳边,

      “我可是按照约定,实现了你的愿望?!?

      日差眼眶一热,向着大蛇丸伸开的地方,深深鞠了一躬。

      ……

      一处树梢之上,大蛇丸望着夜空中的圆月,问道,

      “日向日差的愿望已经实现,现在如何,愿力收集的怎么样?”

      「还行吧,补足了之前的账务,还有些许遗留。uu看书www.uukanshu.com 」

      灯神摩挲着下巴,脸上带着清晰的喜意,「啧啧啧……我是没想到你能发挥地这么好,人心诡谲,能让日差发自内心地认可你的做法,这可不容易做到?!?

      “不是我的本事?!?

      大蛇丸摇了摇头,“是你关于宁次未来的推测很清晰,很有说服力?!?

      「这倒也是?!?

      灯神坦然地接受大蛇丸地称赞,笑道,「不过得益于这次愿力有所剩余,之前你拒绝的斩魄刀,倒是有机会再提上日程?!?

      大蛇丸神色一动,“没有任何风险?”

      好不容易疗养完灵魂伤势,他对分割灵魂很是排斥,可不想只是为了多出一项能力,便让其再次受伤。

      「放心吧,粗暴的技能复刻,是我自身还不成熟的能力,但实现愿望,可是本质工作?!?

      灯神拍了拍胸口,「我可是一个合格灯神?!?

      大蛇丸瞥了一眼灯神,对他刚才的言论不置可否,但一种灵魂系的能力,对他还是极为有吸引力的。

      沉吟片刻,他开口道,“我刀法一般,也并不擅长近战,可否将斩魄刀换成其他灵魂能力?”

      「你误会了,斩魄刀的刀只是个称呼而已,具体是什么样的东西,还是要依靠个人特性?!?

      灯神笑了笑,「就比如我之前的宿主,大前神,他的斩魄刀始解后乃是一个巨型尖刺流星锤?!?

      「其他的斩魄刀,像碎蜂的长鞭、村左阵的盔甲明王……各式各样,不一而足?!?

      「刀岂是那种不便之物,放心吧,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大蛇丸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也好?!?/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