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白绝见带土有发怒的迹象,嘿然一笑,连忙闭上嘴巴,而黑绝却一直沉默不语,眼神中闪过一道幽光。

      ‘尹邪那岐’能逆转现实,将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到发动童术的那一刻。

      这意味着带土若是使用此术,恢复的不只是他被贯穿的心脏,还有斑留在他心脏上的咒印。

      无论他是反应不及,还是故意如此,现在带土都摆脱了宇智波斑留下的控制手段。

      当然,这只是带土以为的。

      黑绝扫了一眼白绝所化流体,眼睛微微眯起。

      其实,斑也好,带土也好,只要能进行‘月之眼’计划,它都毫不介意,但一直以来,带土的积极性似乎有些不够,反而满忍界到处整幺蛾子。

      啧……且看他‘摆脱’束缚之后的行动。

      黑绝面无表情,似是无知无觉,一副迟钝的样子,相比之下,另一半的白绝就要活泼多了。

      它见带土从白色流体中站起身来,疑惑道,“你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这是去做什么?”

      带土瞥了绝一眼,开口道,“我要再去往木叶一趟?!?

      虽然绝收集情报的能力冠绝忍界,但受限于自身实力,不过只能凭借五感,得到些最表象的信息。

      但那些三缄其口的密谋,就有些捉襟见肘了,需要他亲自收集。

      发生在木叶、大蛇丸以及云隐使团上的事情,虽然在外人看来还算合理,但带土可不这么想。

      他控制格洛牙只抓了雏田,可没有遇到什么分家的日向宁次。

      白绝惊道,“你不怕这是大蛇丸的计谋,想要引你上钩?”

      刚从木叶折戟沉沙,现在又要赶着趟儿过去,该是说很勇呢,还是鲁莽。

      在搞清楚大蛇丸的感知能力之前,它还以为带土会避着带土走。

      “这绝无可能?!?

      带土断然道,“大蛇丸即便不确认我是否死亡,但肯定会相信我已经受了重伤?!?

      这还是将大蛇丸往高估的方向说,一般而言,寻常忍者贯穿敌人心脏,便已能够百分百确认对方的死亡。

      在大蛇丸再次发觉他的存在之前,中间的这段时间是绝佳的空档,因为对方没有丝毫防备。

      “那祝你好运咯?!?

      白绝说了一声,旋即沉下地底,灭口这种事普通白绝分身做不了,需要他亲自出手才能不露一丝痕迹。

      带土从卷轴中取出面具与衣服穿在身上,眼中的勾玉飞速旋转,身体消失在扭曲的旋涡中。

      地下石洞内,恢复寂静,再次空无一人。

      ……

      雷之国,云隐村,雷影会议室。

      “刚刚收到消息,特鲁尹失踪了?!?

      四代雷影环视一圈,瓮声瓮气道,“就在我们争论木叶的提醒是真是假之时?!?

      会议上稍稍寂静了一瞬,紧接着便是一片哗然。

      经历多次大战,对木叶成见颇深的由木人当即说道,

      “这很有可能是木叶的阴谋,他们不想承?!衤逖馈劳龅暮蠊?,所以想办法污蔑村子?!?

      有此想法无可厚非,毕竟大蛇丸前来和谈,却是表里不一。

      明面上叫嚣着云隐使团谋夺童术血继、毁了弟子的白眼,背地里木叶又发了一封密函,说格洛牙被幻术所控,发展到现在乃是受人挑拨。

      云隐对木叶自然欠缺信任度,相比之下,更加信任和谈小队发回来的信息。

      而他们说的是,‘格洛牙’自知木叶逼迫下,村子签署和谈协议会吃大亏,所以舍生取义,用一条命来为村子避免损失。

      ‘格洛牙’是如何做到暂且不谈,但毫无疑问的,他做的很好,将木叶逼到了不利的地位。

      几位武斗派的忍者也纷纷点头、连声附和,认为‘特鲁尹失踪’大有蹊跷,很可能是木叶为了逆转局势所耍的手段。

      四代雷影摆了摆手,压下会议室内鼓噪起来的氛围,转头看向右手边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人,沉声道,“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土台按了按左眼眶的眼罩,沉声道,“我觉得木叶所言很有可能并非欺诈?!?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眼神闪烁不定,却是没有莽撞反驳。

      土台乃是雷影副手,素有智谋,如今已辅左两代雷影,一般不轻易开口,但说的话无人敢忽视,

      四代雷影也皱着眉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谈不上,只是木叶若有能力轻易让村子的一位长老失踪,他们完全可以制造出更大的优势?!?

      土台环视了众人一眼,“而不是像现在溅的一身泥污?!?

      “您真的觉得格洛牙是被人用幻术控制?”

      由木人蹙起黛眉,有些不忿道,“可承认了木叶说的那一套,格洛牙岂不是白死了?!?

      “我没有这么说,现在信息太少,不足以做出这种推断?!?

      土台摇了摇头,“格洛牙究竟是被控制,还是他在木叶时为了村云隐、与人交易……有很多种可能,但毫无疑问,这其中必定存在除木叶与云隐外的第三方?!?

      “因为单凭格洛牙的能力,不可能潜入一无所知的豪门忍族,还是日向这种擅长感知的童术忍族?!?

      “他能吗?做不到的,格洛牙没有那个能力!”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交换眼色,皆是无言,不得不承认土台说的很有道理。

      不只是格洛牙,无声无息地入侵日向家族,翻遍整个云隐村都找不到这样的忍者。

      “但是……”

      说着,土台突然话锋一转,“事实真相其实无关紧要,发展到现在,状况是有利于村子的,要不要承认木叶所言,取决于此时我们的敌人是谁?是木叶?还是那个神秘的第三方?”

      “这……”

      由木人面露思索,按照土台所说,‘特鲁尹失踪’很有可能是被第三方灭口了,他们当然为此怒不可遏,但就目前来看,云隐最大的敌人一直没有变过。

      四代雷影闭目深思,半晌,他睁开双眼,沉声道,“此次木叶出使和谈小队,由大蛇丸亲自率领,和谈的地点并非在汤之国、霜之国,而是在云隐村?!?

      “暂且不管第三方势力,集结村子力量,趁机将大蛇丸消灭,为云隐除下这个心头大患?!?/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