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可当木桃桃看到38号桌上那熟悉的面容时,她心中的激动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生气,许耀的情况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100朵金蝶,他哪来的钱?

      退一步说,不管许耀的钱是如何来的,木桃桃也不希望许耀给她送花。

      “感谢38号桌的客人!”

      木桃桃压下心中的气愤,一脸微笑的感谢,虽然此刻的她很想冲过去,质问许耀为何如此大手大脚的花钱,但这里是天青楼,她身为天青楼的人,是绝对不能这么做的。

      “许小友,你对那个小丫头有兴趣?”胡朔见许耀送了木桃桃100朵金蝶,不禁大为好奇。

      1万摩卡,这绝对是大手笔了,他这次请客花的钱都没有这么多。

      “她对我有恩?!?

      许耀微微一笑,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木桃桃帮了他,现在木桃桃有困难,他不能袖手旁观。

      可惜,手头的钱还是太少了,否则,怎么着也要把桃桃送到第一的宝座。

      和胡朔几人聊了一会,众人各自留下联系方式后,便离开了天青楼,接下来胡朔要开始筹备钓友会,足够他忙一阵子了。

      返回自己小屋,许耀便看到了一脸气呼呼的木桃桃,此刻的木桃桃已经换回了那简陋的布衣,可她在舞台上的美丽身影,早已经印刻在了许耀心中。

      “桃桃,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啊?!毙硪ψ糯蛘泻舻?。

      “哼!”

      木桃桃冷哼一声,“我只是你的邻居,你的钱怎么来的,怎么花的,我管不着,但请不要因为我花钱?!?

      “放心啦,最近赚了不少钱?!碧侥咎姨夷瞧艉舻幕?,许耀一愣,随即笑道。

      为了让木桃桃放心,许耀拉着木桃桃进了屋,准备给她解释一下大致的情况。

      之所以要去屋里说,许耀也怕被人听到,引来不必要的窥视,这里是贫民区,属于治安不是太好的那种,虽说许耀现在的战斗力,普通人已经威胁不到他,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因此自己发财的事情,并不适合被外人知晓,740克奥术之尘,足够贫民区的一些人冒险了。

      被许耀拉进了他的小屋,木桃桃心中不禁有些紧张,虽然两人认识也挺久了,可她还是第一次来许耀的住处。

      见木桃桃那紧张兮兮的模样,许耀便忍不住想逗逗她,当即许耀直接将木桃桃壁咚在墙角。

      “桃桃!”

      许耀刚开口,下一刻天地倒转,许耀被木桃桃直接摁倒在地,木桃桃身为一名舞姬,她的身体柔韧性那绝对是远超普通人,甚至,她是有修炼过的。

      修炼的功法是天青楼的秘传,专门强化身体柔韧性,以便能做出一些高难度的舞蹈动作。

      毫不夸张的说,普通成年男性,三五个也休想近得了木桃桃的身,在贫民区中除了木屋中那个邪恶职业者,基本上没有人能对木桃桃造成威胁。

      这小姑娘能独自一人生活在贫民区这种地方,这份战力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不过,木桃桃的功法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对于法力的汇聚效果比较弱。是一门并不适合成为职业者的功法,但天楼的姑娘也不需要成为职业者,她们只需要保持完美的身材就可以了。

      “等,等等!”

      被按在地上的许耀,连忙开口。此刻,许耀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调戏不成反被那啥。

      听到许耀的话,木桃桃也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了许耀,“许耀哥,下次不要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举动?!?

      “是是是!”

      许耀有气无力道。

      自己好歹也是1星见习,居然打不过一个小丫头,这太伤自尊了,尤其是许耀问了下木桃桃的实力,得知木桃桃的生命值有5点后,他自闭了。

      这个小姑娘生命值比他还要高3点,难怪打不过她。

      搬了张椅子,两人坐好,之后许耀给木桃桃解释了下自己炸鱼获得大量晶核的事情。

      虽然事情许耀已经尽可能的淡化了其中的风险,但还是听的木桃桃一阵紧张,在天青楼她最近也听闻,附近的鱼人巢穴暴动的事情,想不到这居然是因为许耀炸鱼所至。

      “对了,桃桃要多少钱才能帮你解除合约?”突然许耀开口道。

      “许耀哥,你想赎我吗?”木桃桃笑盈盈道。接着,木桃桃说出了一个让许耀惊愕的事实,“其实我是随时都可以离开的?!?

      “??!

      木桃桃的话,让许耀有些错愕。

      “几年前照顾我的婆婆生病了,为了给婆婆看病,我去城里找工作,当时天青楼正好在招募伴舞,所以我就去了?!?

      “因为我是通过招聘过去的,签的是工作契约,属于随时可以离开的那种?!?

      “可是,婆婆最后还是走了……”说到这里,木桃桃的语气充满着悲伤。

      听着木桃桃的讲述,许耀有些心疼,她一个女孩子在这治安极差的贫民区生存是何等的艰辛。

      正是自己经历过苦难,所以,木桃桃在看到许耀有困难时,才会伸出援手。

      “因为人家在天青楼表现好,学到了天青楼的修炼之法,贫民区的那些小喽啰,被我教训了几顿后,就不敢再来招惹我了?!蹦咎姨铱吹叫硪壑械墓厍?,挥舞着小拳头道。

      看木桃桃那可爱的样子,许耀微微一笑,“那么桃桃,你准备离开天青楼吗?我可以养你哦?!?

      听到许耀的询问,木桃桃轻轻摇头,“婆婆去世之前,她告诉了我的身世?!彼档秸饫锬咎姨矣锲欢?,“我的母亲是天青楼的花魁,不是临江城分部的花魁,而是总部的花魁?!?

      天青楼并不只有临江城有,整个东离国甚至是其他国家也有天青楼的分部,这是一个真正的大势力。

      天青楼的花魁,那是天青楼姑娘最大的荣誉,之前那位主持人司红丹,也只是头牌而非花魁。

      临江城的天青楼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花魁了,一个分部的花魁诞生都如此困难,更不要说整个天青楼的花魁。

      可此刻木桃桃却说,她的母亲是天青楼的花魁,而且是总部的花魁。

      “本来我母亲应该就是花魁的,可那时母亲有了我,所以,她被剥夺了花魁的资格,之后母亲离开了天青楼总部,来到了这里,生下了我?!?

      “之后母亲将我交给了婆婆抚养,而婆婆几年前因为生病去世了?!蹦咎姨移骄驳男鹗鲎?,许耀静静的听着。

      “我并不恨母亲?!焙孟袷强闯隽诵硪闹兴?,木桃桃微微一笑,“母亲为了我放弃了花魁,我很感谢她给了我生命。所以,我想成为天青楼的花魁,用这个花魁的桂冠偿还母亲因为我而失去的花魁头衔,随后,彻底两清!”

      “我帮你?!?

      听完木桃桃的话,许耀沉默许久,最后开口道,“我来帮你成为天青楼,乃是整个世界的花魁吧!”

      “许耀哥,难道你要给我伴舞吗?”听到许耀的话,木桃桃打量着长相清秀的许耀笑嘻嘻道,“许耀哥,你如果伪装成女孩子的话,貌似也不错呢?!?

      “去去去,你许耀哥的本事有多大,你根本一无所知,就算是你这样的丑小鸭,也能让你成为花魁!”许耀白了木桃桃一眼。

      帮助木桃桃成为花魁,这个难度很大,但许耀身为穿越者,的确是有一些外挂可以用,比如说地球上的那些歌曲,虽然天青楼那些歌姬唱的歌也丝毫不差。

      但两个文明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木桃桃这样的小丫头,想要追上甚至是超越那些实力强劲的歌姬、舞姬,跟着她们走很难,因此她需要走另外一条路。

      “人家才不是丑小鸭呢,如果许耀哥你能给我一个惊喜,那么,我也给你一个惊喜?!蹦咎姨叶杂谛硪哪蔷涑笮⊙枷缘檬植宦?。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