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等王序他们拿着样本检测报告出来后,就看到大家横七竖八睡得正香。

      有靠着墙睡的,有直接躺地上睡的,还有趴在凳子上打盹儿,脑袋凑在一块儿的。

      隐约听得到呼噜声。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互相看到了名为“气愤”的情绪,王序气汹汹地走到睡的正香的老酒身旁,一脚踹了过去。

      “嘿,老王你干啥这是?”被扰了好梦还挨了一脚的老酒坐起身,一脸不情愿。

      “你还好意思问,我在里面辛辛苦苦做实验,测数据,啊,你搁这儿睡的呼噜震天,哪来这样的好事儿,哼?!?

      “真是气死我了。该再给你一脚?!?

      “我这哪是睡觉,我在闭目养神罢了。白白让你得了一脚。行了行了,结果出来了?”老酒倒也不恼,拿手随意拍打了一下裤子上的鞋印。

      这一动静后,众人都渐渐醒了,往这边聚拢过来。

      “经过对采集样本进行的分析,北湾这处沼泽湿地地区存在的蚊虫种类不少,但其中对我们最具威胁的是蠓?!?

      蠓,也叫小咬,一种微小的昆虫,像蚊子但比蚊子小,甚至能穿过蚊帐孔,喜群居,咬人时没什么感觉,但之后咬伤处会肿,还会很痒。

      被蠓咬伤后,需要及时消炎,止痒,不及时处理痒意甚至可以持续半个月。

      与蚊子一样,雌蠓需要吸血繁衍后代,雄蠓吸食植物汁液为生。

      “是小咬吗?!”阿飞忍不住抱紧了胳膊。似乎还能想起那奇痒无比的感觉。

      “我们是不是应该将这里的沼泽湿地规划一下,看看能不能改成耕地或林地,减少死水环境,从而减少蚊虫的繁衍温床?”个头颇高,一双眼睛狭长的曹义臣开口。

      “话是这样说没错,关键就是不好着手,不然也不至于这么久都没有改变?!崩暇坪敛豢推美渌?。

      “需要大家好好想想,拿出一个具体的章程,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不是简单的事,不能瞎整?!蓖跣蛩档?。

      “我们要合理利用这里的湿地沼泽,变废为宝,不能破坏环境?!?

      “重点就是,接下来我们免不了要面对那些体型小,无孔不入的蚊虫,各自不要大意,做好防护?!?

      “蚁多咬死象,我再重复一遍,一定不要大意,睡觉也尽量穿着衣服,做好防护?!?

      “都过来领一下防蚊药,防蚊护具?!蔽馐迳袂檠纤?,看着眼前的众人不住叮嘱。

      各自上前领取了防蚊物品,众人连连答应着。

      唐溱溱心疼地抱了抱自己,吸蚊体质伤不起。

      遥想当年住宿舍时,一屋六个人,每天早起就自己身上蚊子包最多。

      防蚊手环防蚊贴都不好使。

      挂了蚊帐也会鬼事神差把胳膊腿儿靠在蚊帐边上,被迫投喂蚊子,等着收获皮肤上的小红点数枚。

      太心酸了。

      不行,自己还得尽量多准备些防蚊物品,出去的时候看看多采集些防蚊草吧。

      作为行走的“蚊虫美餐”,要学会?;ぷ约?,加强物理防护,坚决不给蚊虫繁衍做贡献了。

      又痒又难受,还有感染各种病毒细菌的风险,还丑,还非自愿!

      老吴刚刚不仅带来了防蚊物品,连着午饭一起带来了。

      温热喷香的手抓饭,此刻一下子精准狙击了每一位玩家的胃口。

      真香。

      大家一起围坐着吃完午饭,原地休整,准备一会儿出了门大展拳脚。

      将防护服提前喷好防蚊药水,再把防蚊护具一一戴好。袖口,裤腿都压实扎紧,严防叮咬。

      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七月的天,酷热湿闷,一出来临时休息站,就像进了烤箱,耳旁还有震耳欲聋的嗡嗡声。

      叫人不适应,只觉毛骨悚然。

      蚊虫不断扑打在防护帽的纱网上,众人眼前视线出现密密麻麻层叠的蚊虫,让人不禁起了一层又一层鸡皮疙瘩。

      依旧是老吴带队,王序走在他旁边正和他聊着天。

      唐溱溱和梦茹,岚岚走在队伍最后,也是队伍里唯三的女生。

      “榛子,梦茹,这儿的蚊虫真是太可怕了,我的防蚊帽纱网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虫子,我都快有密集恐惧症了?!?

      “那你再看看我们俩,谁比谁好受呢?!碧其阡谛ψ呕赜?。

      “这嗡嗡的小不点还真不能小瞧了?!卑?,这算不算伤害性极大,侮辱性更强?

      “我现在汗流浃背的,还不敢露皮肤,真是太难了?!?

      “嘿,小心点!”话音落下,梦茹眼疾手快将岚岚拉到身旁。

      岚岚吓了一跳,回头看,她刚刚靠近的草叶上,正蠕动着一只黑绿色体长稍扁的虫子。

      看它的位置,怕是刚刚梦茹不拉自己一把,就会和它来个亲密接触。

      “蚂蝗!”岚岚花容失色。

      “!”唐溱溱还没等看清是什么,听在耳朵里的两个字似乎自动幻化成了令她不适的软体动物,画面感太强,她不由脚下一滞,脸色发白。

      “没事吧?”梦茹担忧地看了唐溱溱一眼,扶了她一把。

      “还好,没事?!碧其阡诘妥磐?,尽量避免视觉上的刺激。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走在前面的人听见刚刚的惊呼立马赶过来。

      得知是看到了蚂蝗,老酒眼冒金光跑过来:“在哪在哪,宝贝在哪?”

      “?”岚岚和唐溱溱二人一脸不理解。

      什么玩意儿?宝贝?

      “哎呦,好东西,好东西啊?!崩暇菩⌒囊硪泶佣道锾统瞿髯?,无比温柔地将那只蚂蝗捉起放入塑封袋里。

      “这可是好东西,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干成品炮制后可以中医入药的?!崩暇扑底?,还顺着附近找了找,又逮住几只装好。

      “再看见这个宝贝就叫我啊,水蛭可是好东西,”他笑眯眯地看着唐溱溱三人,眼里闪亮亮的。

      他虽然学的是西医,但是对中医很有兴趣,他的爷爷就是一位颇有本事的老中医,从小耳濡目染,跟着爷爷学识草药,辨药理,炮制药材,也差不多继承了老爷子的衣钵。

      后来大学时报考,阴差阳错调剂学习了西医,于是利用闲暇时继续研究爷爷教给他的中医理论,还有一些宝贵的中医药典籍,时不时还去隔壁中医药学校听课。

      无论如何,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都要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