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三种颜色的猫多为雌性?!彼档矫ㄟ?,唐溱溱还算如数家珍,她接触过的猫咪前前后后也有不少,按颜色分就有奶牛猫,纯白猫,橘猫,三花猫,虎斑猫。

      三种颜色的猫咪,一般而言就是黑、红(橘)、白三种颜色。实际上,白属于猫的本色,不算真正的颜色。所以三色猫去掉本色,就是两色猫。红黑两色的猫咪都是雌性,是有科学依据的,根据猫咪遗传染色体来决定。

      决定猫咪毛色的基因只存在于x染色体上,公猫是xy,母猫是xx。一般来说,一个x染色体只能携带一种颜色的基因,那么公猫顶多有两种颜色,其中一种还是本色白色。而只有母猫染色体才有机会携带多种颜色。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许会有基因突变的个例,使雄性猫咪携带染色体成为xxy,也具有多种颜色的毛发,但这样的猫咪不具备生育能力。

      学习到的越多,越觉得大自然很是神奇有趣,越想了解更多,尤其对它充满兴趣的时候。

      唐溱溱以前的闲余时间喜欢去图书馆翻阅科普资料,现在更喜欢买回书慢慢看。

      什么《动植物百科》啦,《十万个为什么》,《神奇动物大揭秘》、《恐龙世界》……中学时最喜欢的学科就是生物,能认识千奇百怪的各种动植物,甚至微生物,实在有趣。

      但一门学科的学习不仅仅靠兴趣支撑就可以。任何事物都有一面甜,一面苦。甜的是兴趣爱好,苦的是学习过程中的困难与枯燥。因为各种原因,唐溱溱最终没有继续在生物学科上探索,转而拾起了画笔,其实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只在闲余时间里自己买来相关书籍翻看,满足那颗仍对世界充满探索欲的心。

      唐溱溱:唉。生物学圈子因此少了一个传说。

      小七:简直厚颜无耻。

      摩拳擦掌正准备继续答题时,岚岚发来了消息。

      点开消息,是几张图片。

      图片上是几枚不同的坚果,上面显示着不同的题目,很显然,岚岚也成功解锁了动物百科答题游戏。

      “我也一样在答题呢,你的出题官是小花吧?”

      “没错,你不知道刚才我有多搞笑,我家花花塞给我的第一个坚果我没反应过来给吃了,第一题就这么错过了。关键是那题目我还会?!贬搬巴葱募彩?。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姐妹,我的冰雪聪明全靠你衬托了!哎呀我的好岚岚~”唐溱溱在这头笑得很大声。

      “你再笑我可真生气了啊。让我的花花吃掉你这枚坏蛋榛子?!倍悦娴呐⒂锲装桶突氐?。

      “对了,刚刚山奈来信,说是捡到几只仓鼠,并且看样子是流浪了一阵子?!?

      “???怎么样,情况都还好吗?”唐溱溱惊讶于有新的小动物加入流浪大军,之前以为只有猫和狗。

      想想也是,花鸟鱼虫各有所爱,又不是所有人都养了就负责到底,被遗弃或走丢的宠物并不少见。

      说到这里,唐溱溱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嗯,说是不太好,检查后发现严重营养不良,有一个还脱水严重,可能吃的东西不干净,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贬搬坝锎鞠?。

      “唉。最听不得这些了?!碧其阡谛睦镉行┠咽?。

      “下午我过去一趟,你和梦茹要不要一起?”

      “嗯,我没问题,待会我问问梦茹,到时候给你消息?!?

      “好?!?

      唐溱溱推开宠物医院大门走进去。

      不少玩家依旧在医院里各处忙碌着,姜怀逸和他的助理在给小动物做手术,笼子里不少已经做完检查被妥善安置的小动物,大多数眼神充满警惕与慌张。

      靠墙边的笼子里,唐溱溱看见了几只仓鼠。

      瘦瘦的,毛发稀疏凌乱,目光呆滞,看着很没有精神。

      唐溱溱小时候养过一次“荷兰猪”,学名叫豚鼠的小动物。

      很可爱,因为没有尾巴,耳朵也小小的,看起来身子就更显圆润。唐溱溱最喜欢投喂环节,看它吃东西嘴巴鼓动不停,没别的事情真能看上一天。

      但是有一天它生病没了。唐妈说应该是吃了蔬菜叶子水果上没擦干的生水,拉肚子脱水没了。

      唐溱溱那时候觉得这种小生命好脆弱,心里也一直留着没有照顾好它的歉疚,也自此再也没碰过这类小动物。

      眼下这几只仓鼠,虽然和唐溱溱养过的豚鼠不一样,状态却也着实太过糟糕,让本就觉得这种小生命过于脆弱的唐溱溱心里不抱太大希望。

      转而去看旁边笼子里的小动物,转移注意力。

      宋元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他走到唐溱溱身旁,肩膀上站着他的伴生宠物玄凤鹦鹉。

      比起第一次见它的时候秃毛狼狈的模样,现在已经羽翼饱满,白色的羽毛色泽光亮,脸颊上标志性的橘色腮红显得它很可爱,带着喜感,一双机灵的小眼睛看人时略带打量。象牙白的喙,肉粉色的爪子,脑袋上支愣的羽冠,可可爱爱像个盛装参加演出的小朋友。

      “它可真讨人喜欢?!碧其阡诙钥砂氖挛锊涣呖浣?。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这些恢复好状态的小动物们,给他们建立一个独属于它们的动物园,可以对外开放,可以支持领养,也欢迎救助小动物的志愿者加入,让更多喜欢的人参与进来,会不会更好?”唐溱溱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情绪明显低落起来。

      救助流浪动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甚至财力。有的小动物被领养,有了更好的去处,这是最好的结果。而剩下的小动物们还需要照顾,另一边又迎来了新的需要治疗救助的流浪动物,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撑很难坚持下去。

      难道宠物医生不需要吃饭吗?不需要生活吗?他们心中有爱并为爱坚持,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靠着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资助吗?与源源不断的庞大流浪动物群体相比,这些外界的资助也只能顾得上一时。

      只有控制并减少小动物们被遗弃的可能,才能慢慢达成救助流浪动物的目的,那个时候,才是众多小动物志愿者能松一口气的时候吧。

      “其实我知道很难?!碧其阡谟锲统?,目光凝视着眼前笼子里一只被车子碾压失去了后腿的狗子。

      至少它活下来了,不是吗?

      动物都是有灵性的。那么这些流浪的小动物,它们心里怨吗?

      被辜负,被遗弃,被伤害。一定很难过吧。

      也有一些小动物是自己跑丢了的,被偷走的,运气好东躲xz翻翻垃圾箱艰难生存,运气不好遇上车祸人祸,落下残疾甚至失去生命。

      很喜欢看到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画面。很希望天下再也没有流浪的小动物。

      毕竟我们人类的老祖先把它们驯化,是为了陪伴,是因为需要,尤其猫和狗,是我们最重要的伴侣动物。

      不养宠物就不会知道,它们能带给你的,远比你想象的多。

      我们只是陪伴它们一场。

      它们,付出的是一生。

      又有什么比陪伴和爱更珍贵呢?

      宋元泽没有说话。他目光专注看着唐溱溱的背影,无声的陪伴。

      玄凤鹦鹉的小眼睛瞅瞅这个看看那个,悄悄歪着脑袋蹭了蹭身旁主人的脸颊。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