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仿佛只是眨眼的瞬间,眼前的景象就变了一个模样。

      唐溱溱四下环顾,周围水田环绕,新插秧的绿色水稻苗在其中排列整齐,看着分外讨喜。

      偌大的水田中间位置立着一个像模像样的稻草人,穿着宽大的衣衫,戴着草帽。

      是唐溱溱仅在网络和书本上见过的情景。

      这里空气清新,但气温有点高,站在露天环境下没一会儿唐溱溱便感觉燥热,连忙走远了些寻了一处树荫纳凉。

      “小七,这里存在的入侵物种是什么呀?”唐溱溱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问道。

      “溱溱,你往身后看?!?

      唐溱溱听罢回头查看。

      这棵树旁边紧邻着一方池塘,池塘不深,可以比较清晰地看清池底堆积的淤泥石块等物。

      池塘周围的绿色植物上,田埂上,石头上,到处点缀着很多看起来很有少女心的粉色物体。

      “我的天哪!”唐溱溱意识到是什么后,紧张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经过相关知识恶补,她知道这看起来粉嫩嫩的东西其实很可恶,这是被环保部门列为“危害最大的外来物种”之一的福寿螺!

      不过亲眼所见,不由得有些被震惊到了。

      想想传言中的“密集恐惧症”,唐溱溱搓了搓自己露在外面的胳膊,一阵恶寒,觉得自己也体会到这个症状什么感觉了。

      走近了看,那鲜明的粒粒粉红色粘连成的块状的卵多到让人头皮发麻,唐溱溱下意识后退一步,觉得自己从此对粉红色不会再爱了。

      唐溱溱:果然是越美丽的越危险,这么少女的颜色,我的心没动,我的鸡皮疙瘩和汗毛倒是动了!

      戴上上次游戏剩余的橡胶手套,从地上捡了根手指粗细小臂长的树枝,想了想又掏出了口罩。

      等武装好自己,唐溱溱提着胆子就戳了过去。

      草杆柔韧,受力容易弯折,不方便把卵块捣碎。

      唐溱溱从背包里掏出一次性的塑料碗,用它接着刮下来的福寿螺卵。

      正戳的起劲,听见有熟悉的说话声和脚步声。

      唐溱溱回过头,就看见了找来的自家小姐妹和宋元泽。

      自是一番热闹地寒暄,然后三人有样学样地武装好,宋元泽走过来非常自觉地拿走了装满福寿螺卵的餐盒,进行“无害化消灭”——人力无情碾压。

      岚岚和唐溱溱初来时的表情一模一样,紧张得站在池塘边上抱着胳膊。

      梦茹脸上神色依旧清冷,挑了根趁手的树枝就来到池塘边开干了。

      等三人忙乎了一会儿,宋元泽的兄弟们和其他玩家也渐渐到场。

      小池塘被众玩家开启“围剿”模式,一部分人开始打捞水里的福寿螺。

      并在唐溱溱再三强调并确认下,众玩家都努力擦亮了眼,连连保证不会错捉了田螺。

      “最好记的福寿螺辨认方法是脆,黄,扁,大这四个字。它的螺肉颜色浅淡。我们本土田螺的屁股更长更尖,像宝塔。螺肉青褐色。不确定的就互相问一下,咱可不兴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记住啊,错捉了有惩罚!”

      “你们觉得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处理它们?”唐溱溱戳的胳膊都酸了,停下来歇了一会,问走到身旁的几人。

      “目前没啥好主意,除了武力碾压?!贬搬八底?,把手里装满螺卵的餐盒交给其他玩家带去处理。

      “它对于农业的危害很大,防治措施是农业防治,生物防治和化学防治三管齐下,不过它繁殖力生命力都很强悍,远远没有达到消灭它们的目标?!辈辉洞Φ睦暇苹氐?。

      “唉,可惜了,这么大个还不能吃。不然哪用这么头疼,吃都吃光了,哪还有机会放着它泛滥成灾?”

      老田可惜地摇了摇头。

      “嘿,你可别馋,一个它里面就有几千条寄生虫,那玩意儿高温烹饪都不一定杀的死,真吃进去,不被它祸害了也得恶心死?!?

      老酒说着,怕自家馋嘴的兄弟不信,便苦口婆心上前举例子:“你还记得咱们看过的那个新闻不?就是吃福寿螺感染一百多号人那个,头疼恶心都是轻的,那寄生虫专门往脑子里钻,破坏中枢神经,那人还能好?”

      “别别,别提这个,我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崩咸锾?,“谁想吃了,我才不爱吃这玩意儿,肉还不够塞牙缝的?!?

      唐溱溱几人看着两人的互动,不由笑出声来。

      确实,这福寿螺看着个头不小,肉也多,容易让吃货们意动,但它体内携带的寄生虫和病菌,危险系数极高。

      已经发生多起食用福寿螺感染入院治疗的病例,甚至还有不良商家用它假冒田螺端上餐桌,欺骗消费者。

      它“见绿就吃”,食性广,不仅啃食水藻,还危害水稻等农作物,破坏生态环境,挤压,剥夺本地物种生存空间。

      繁殖力强,生命力强,它所到之处宛如蝗虫过境,排泄物污染水质,外壳较薄易碎,很容易扎伤农人的手脚。

      荣登农民最痛恨的物种之一。

      能不痛恨吗,又祸祸农作物,破坏生态环境,欺负本地物种,还不能吃掉它以解心头之恨。

      就十分憋屈。

      隔壁小龙虾:嫉妒哭了呢。嘤嘤嘤。

      “没别的办法就只能加班加点了?!碧其阡谛⌒牡乇芸涨謇硗甑牟菀?,生怕沾染上奇怪的东西。

      在众玩家的努力下,这方池塘被翻了个底儿朝天,连池塘底部的淤泥等地方都被搜寻了个干净,并翻上岸晾干。

      连着周围的稻田,也被众玩家仔仔细细小心翼翼排查了一遍,生怕伤了稻苗,又怕漏了“目标”。

      福寿螺有冬眠的习性,这是以防万一还有在睡大觉的漏网之鱼。

      之后联系当地负责人接手。

      要经过水质净化,淤泥消毒等一系列治理措施,这方池塘及土地才能再度利用。

      “这些螺卵能不能用作饲料?”

      有不少地方的生物防治用到的就是鸭子,也许可以做到废物利用。

      对待敌人要如严冬般残酷。

      坚决榨干福寿螺。

      “福寿螺的卵应该也有携带寄生虫的可能,我觉得把福寿螺或它的卵直接给鸭子吃,是不是也会感染寄生虫?”

      唐溱溱发出灵魂一问。

      “据说一般是把福寿螺捕捞后煮熟或晒干了再喂鸭子。网上说鸭子吃福寿螺不是因为不怕感染,而是鸭子不在乎它的口感?!?

      长风推了推鼻梁处的镜架,“但这样就很麻烦,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做到?!?

      “如果有一套高温设备,把这些福寿螺经过长时间高温杀菌处理,是不是可以解决问题?”

      “那需要经过检验,处理后的螺肉确实杀死了寄生虫我觉得就没毛病了。但是我还是对它没有食欲?!?

      梦茹看着唐溱溱回道。

      “啊,我也没食欲,但这不是可以当成饲料嘛?!碧其阡诹谑?,谁要吃它,心理阴影啊姐妹。

      不过它毕竟是高蛋白,变废为宝想来小动物们会很喜欢。

      “最终问题就是上哪儿整这么套设备?福寿螺这么猖狂泛滥,那至少得需要一个厂房,一套设备可不够?!?

      听了岚岚的话,唐溱溱也发愁。

      “溱溱,我有个办法,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毙∑哒馐彼档?,“就看你怎么做了?!?

      “嗯?什么办法?”下意识地,唐溱溱捂紧了背包,觉得这一定是个让她肉疼的办法。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