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在众位钓友的热情帮助下,众玩家开始准备捕捞鳄雀鳝。

      有几个感兴趣的玩家也学着这些钓友的模样,借了钓竿套上饵料,投入湖水中,然后静坐等待。

      “…我感觉这和守株待兔没什么区别?!碧其阡谇那暮歪搬耙Ф?。

      “说的也是,那要不然用渔网?”岚岚一想,好似真是如此,一群人坐在那里等着愿者上钩。

      梦茹听着小姐妹的谈话,她开口:“鳄雀鳝体型大,能钓上来确实不错,但是很容易发生刚刚那样把人拖入水中的情况,用渔网围捕应该更可行,我们可以试试?!?

      “行,那我们需要找条船,准备些渔网,鱼叉等工具,多做几手准备?!?

      唐溱溱三人召集众玩家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船的事情交给我,我有?!倍髡芴质疽饬艘幌?。

      他有一条能容纳五六个人的渔船,是答题游戏得到的奖励。

      “那真是太好了。其他的工具我们找钓友问问,也许会有收获?!?

      等备齐了工具,由董明哲带着他的组员先开始捕捞作业。

      其实围捕最好多几条渔船一起作业,那样效率也高,也不容易有遗漏。

      但一条船成本不低,现在有一条能用,只能先用着。

      一条船能容纳五六个人,正好来的玩家差不多都是一组六个人,除了宋元泽他们小组是八人,不过恰好可以和唐溱溱她们三人拼船。

      董明哲带着组员很快出发,并在觉得合适的位置放下装了饵料的渔网。

      湖水水质还算不错,船上的玩家基本可以看清水里的情况。

      于是董明哲负责开船掌握方向,张玉林和青龙看着渔网,其他人朝不同方向的湖水里打探,寻找目标的身影。

      很快,就听见北乔激动的声音:“我看到了!在那!”

      董明哲顺着北乔手指的方向看去,一边调转方向,一边朝张玉林和青龙打了个手势。

      相处这么长时间,队友间简单的默契已然形成,二人应着,眼睛和手都配合着做好准备。

      “来了!”青龙低喊一声。

      那鳄雀鳝明显受到了船声的惊扰,正四下乱窜着,正好一头撞进了渔网的范围。

      “嘿!”张玉林和青龙忙将渔网拖上船,里面正躺着一条一米有余的鳄雀鳝,还在拼命跳动着,嘴里满满的尖牙在阳光下似乎闪着骇人的寒光。

      “好家伙,也就比刚刚那条小一点。估摸得有四五十斤?!倍私阕彀笊戏乐股巳?,扔进船上的鱼仓里。

      接下来董明哲这组又网住了两条,都是一米有余的大个头。

      渔网也被鳄雀鳝的牙齿咬破,最后这条差点儿逃脱。

      按刚刚在湖岸上一起商量的,渔网破了或是乏力了就来换下一组,大家轮换着上场。

      董明哲将船开回岸边,将鱼和渔网都带了下来。

      渔网补一补还能用。

      能省则省,身上都遗传着勤俭节约的民族美德。

      下一组是彭磊小组五人。

      将船的操作方式讲了一遍,并让彭磊上手试了试。

      董明哲便放心地下了船,回到岸边尝试着一起补渔网。

      “这牙口,刀尖儿似的,这么结实的尼龙绳看看给咬的。也没崩了它的牙?!?

      唐溱溱往垂钓者那边看了看,已经恢复状态的倔老头又拿起了钓竿,卯足了劲儿要再钓一条,光刚刚那条就够他吹很长时间了,能再来一条,嘿嘿,这一带钓鱼老大的名头就算坐实了。

      彭磊这一组,也捉了三条大鱼。

      下一组,除了宋元泽和长风,其他六人一起上了船,老???。

      同样由董明哲考核通过后,六人便出发了。

      这次他们选择去另外一边试试看。

      老田和老酒兴奋地紧盯着平静的湖面,内心起了较量,想把前两组比下去。

      岸上这边,唐溱溱又有了新的困扰。

      “大鱼我们可以捕捞上来,鱼卵怎么办?放着鱼卵不管,给它时间又能继续长成称霸,那治标不治本啊?!?

      正沉浸在眼前喜悦中的众玩家也慢慢清醒过来。

      对啊,怎么把这茬忘了。

      “它的卵有剧毒,在咱们这里也没有天敌,繁殖力强,寿命还长——”

      难怪都说祸害遗千年。

      唐溱溱越想越头疼,这得有多少鱼卵?

      关键是怎么处理这些有毒的鱼卵?

      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下水采摘鱼卵了。

      鳄雀鳝的卵呈绿色,粘附于水草或砾石上,这样一来,倒是方便不少。

      目标明确,比起在整片湖底漫无目的大海捞针,好上太多。

      唐溱溱把这个想法说了一下。

      “我们还需要准备潜水装备,湖中心至少4、5米深,总是上浮换气明显不现实?!?

      观察过湖水大概情况的董明哲说道。

      安排人去购买潜水装备,因为鱼卵有剧毒,需要妥善处理,唐溱溱又开始了新的烦恼。

      唐溱溱:⊙﹏⊙

      像福寿螺一样进行简单的人道主义毁灭很简单,不过我们的民族向来有不轻易浪费的传统美德,总是想着能物尽其用。

      一直到买潜水装备的玩家都回来了,大家再也没捕捉到一只鳄雀鳝。

      这鱼喜欢单独生活,应该是有领地意识,这么大个湖捉了七条大家伙,可能湖里确实没有了。

      但这只是猜测,下水还是很有风险。

      岸上留了几人,以备有突发状况。

      其余人,包括唐溱溱三人,宋元泽和长风等,都穿戴好潜水装备,往湖里走去。

      进了水里,视线一时间不适应,有些昏暗。

      视线往湖底的水草和砾石看去,绿色的水草轻轻摆动,唐溱溱大脑一时宕机。

      还以为鳄雀鳝鱼卵会很明显,忘了水草也是绿的!

      好家伙,这脑子越来越不靠谱了!

      下次得了属性点要全分配到智力点上,好好补补。

      唐溱溱一边发散着思维,一边往水草又靠近了些。

      不过等凑近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差别——鱼卵中有模糊的黑影,和通透的水草相比还是很好分辨。

      因为鱼卵有毒,所以手套戴了双层防护,并且人手一根结实的棍子当作采摘工具,尽量不直接触碰。

      一手拿着深长的细密网兜,一手拿着棍子,鱼卵太轻,一棍下去只怕它要飘。所以将网兜虚虚罩在上方,防止水流带走它,用棍子在水草上、砾石上轻轻一刮,然后收集进网兜里。

      湖的面积不小,一起进入湖中作业的玩家游着游着就各自分散开,看不见彼此。

      一个人置身昏暗陌生的水环境里,听不见周遭的声音,一想到还有可能存在那长相奇特又凶残的鱼,心里的恐慌忐忑感开始无限放大,唐溱溱甚至能隐约听见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总感觉四周昏暗的角落里隐藏着什么神秘生物,正暗自窥视着她。

      一边努力稳住心神采集着鱼卵,一边用余光紧盯着周围环境,不免手下就开始有些发抖,好几次直接将鱼卵戳破。

      “呼?!敝勒庋氯ゲ恍?,唐溱溱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调整着呼吸,不断给自己打气,想到自己还戴着防护手环,到底稍稍放了点心。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