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嗨,各位进我直播间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伯伯婶婶爷爷奶奶……”

      “目前我们所在地是我们城市新建的网红植物公园,我们今天开这个直播间是想寻求大家的帮助?!?

      红衣少年周栋梁转了一下镜头,把草地上的情况尽可能拍的清晰完整些,“大家也知道,这座植物公园前段时间因为几起意外事件进行封园管理,现在园方已经调查清楚,之前的伤人事件是红火蚁作祟?!?

      “现在大家看到的草地上那些身影,那是一群热心的哥哥姐姐在消灭红火蚁。现在可能出现了一些意外,他们的情况看起来不乐观,我想直播间里看到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可不可以来提供一下帮助,我们一起消灭红火蚁?!?

      “咦,你们看弹幕,”周栋梁扯了扯温楠和陈东的衣服,三个少年视线齐刷刷看着“叮咚叮咚叮咚”不停的弹幕刷屏。

      “看不清楚人耶?!?

      “这三个小同学我认识,小我两届的学弟?!?

      “消灭红火蚁?不是说笑吗?”

      “现在的人哦,为了流量真是煞费苦心,都开始吹牛了。小小年纪……”

      “速到?!?

      “准备出发?!?

      “我认识他们,他们是三个好孩子,学习也很好,多次被学校评为三好学生,优秀标兵,请有些人注意点,不要键盘一敲,随意抹黑他人?!?

      “咦,就没有人好奇封园了他们是怎么进去的吗?”

      “……”

      弹幕上各抒己见,讨论的热闹,有怀疑的,有不当回事儿的,也有看到消息往这里赶来的。

      “啊,有人出发了,有人来帮忙了!太好了!”

      三个少年开心得跳起来,互相击了掌。

      他们也接触网络有一段时间了,好评差评甚至恶评都经历过,在老师家长的鼓励支持下,慢慢的也开始学会宠辱不惊,不那么在意有些恶意了。

      “谢谢大家,谢谢!”

      三人激动之余不忘在直播间里感谢前来支援的人。

      草地上,已经没有了穿防护服的玩家,所有人的防护服都被红火蚁啃咬得百孔千疮,只剩破碎的布条凌乱散落在已看不出原貌的草地上。

      一场恶战。

      一片狼藉。

      玩家们此刻正在逐步往植物公园其他红火蚁分布地区推进,林地,绿化带,零散分布的观赏花木……

      玩家数量也有所减少。

      五分钟前,随着防护服失去?;ぷ饔?,虽然尽量躲避,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被红火蚁蛰咬。

      大部分玩家被蛰咬后有明显刺痛,瘙痒,烧灼感,慢慢伤口位置起了水泡,暂时没有其他症状;一小部分玩家出现伤口感染,过敏性休克等严重症状。

      此时所有玩家脑海里都出现一条通告:[诸位玩家请注意,游戏检测到玩家身体数据异常,请玩家选择是否现在离开游戏,立即接受治疗。倒计时5、4、3……]

      那一小部分伤势严重的玩家不用犹豫选择了是。

      剩下的没有明显异常症状的玩家里,也走了几个。有北乔,被以年纪还小需要照顾为由“赶”了回去,有何子阳,这家伙虽说症状不严重,但就数他身上被蛰咬的水泡最多,见者心慌。

      季彤和王杨也想趁机回去来着,没来得及,被高林和周豪拦下了。

      做错了事情,不承认错误,不接受惩罚就想跑,这么大个人了,长的一般,怎么净想美事儿呢。

      时间像是一直没有向前走,又像是过了很久,等已经疲惫到麻木的玩家们靠着不断补充体力丸终于挺到了最后一处,随着红火蚁蚁群越来越少,红火蚁大军越来越零散单薄,终于看到了希望,大家咬着牙继续坚持着。

      “我想起来我看过的修仙小说里,刚开始修炼的人需要每天挥剑三千下?!碧其阡谒底?,有些想笑,“咱们今天可不止三千,我觉得三万也是有了,不知可不可以有这个机会?!?

      “哈哈……我快废了,不求修仙,让我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我就别无所求了?!贬搬敖踊?。

      “快了,再坚持一下?!泵稳阋谰汕謇浠安欢?。

      “天啊,今天真是噩梦般的存在?!贬搬鞍?。

      此时三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口,有被红火蚁蛰咬的,有被草叶刮蹭的,更多是身体超负荷旋转带来的酸痛肿胀,疲乏无力。

      “等待会儿游戏结束,咱们去好好吃一顿,可把我饿坏了,眼花的时候看地上的红火蚁都像移动的红烧肉?!?

      “哈哈哈……快别逗我了,笑也费劲儿……”

      等看到直播前来支援的志愿者们到达时,各林地,绿化带,草地上几乎没有能下脚的地方。到处是堆积的红火蚁,原本满目绿色的植物公园大半变成了红色的世界。

      空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群人,正是力竭后咸鱼瘫的玩家们。

      “嗨,你们还好吗?我们是前来支援的人,你们辛苦了!”

      “嗨,你们好!我们只是太累了,歇歇就好,麻烦了——”这话回应的有气无力。

      老田把脑袋偏过来,看着说话的人。

      努力从牙缝里几出这几句话。

      “天哪,他们都被蛰伤了,快把他们抬上担架,送去医院处理?!?

      “小心点,放心吧,这蚂蚁要是还活着,他们也不能好好的?!庇腥擞行┙粽?,畏手畏脚,身旁的人赶忙安慰他。

      “尽量别碰到伤口,别戳破水泡,小心感染,去了医院再处理?!?

      “担架不够,快请求物资支援!”

      “姐姐,你们还好吗?”

      “……”

      浑浑噩噩神游天外的唐溱溱几人似乎朦胧中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可沉重的身体反应很慢,感觉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去看看那说话的人。

      黑曜石在和它的“战友们”——黑蚂蚁,豹纹守宫和大公鸡一起,将整座植物公园地下蚁穴里遗留的蚁后,蚁卵,老弱病残红火蚁们席卷一空打包带走后,回到了唐溱溱身边,自觉进入了伴生空间。

      得亏现在是晚上,从窗户爬进来的黑曜石和它身后用蛛丝拖着的“浩浩荡荡”长串珠似的战利品才没有引起旁人恐慌。

      只叫同病房的小姐妹们看了个稀奇,彩虹屁不断。

      “小石头太帅了?!贬搬熬镜乜醋藕陉资乩吹囊怀ご锨?,刚开始还有心情数着数,不一会儿便主动放弃了。

      实在是不看不要紧,一看那蚁球有不少都在蠕动,心里怕怕的。

      “继续睡吧,休息好了再说其他?!?

      原本还惦记着那满植物园红火蚁的唐溱溱听罢,打了个哈欠,很快沉沉睡去。

      众人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被处理过的伤口基本没有了烧灼感,被仔细上药包扎起来。

      浑身酸痛,比起昨天已经是好了太多。

      三个少年来了好几趟,看到一直担心惦记的姐姐们终于醒了,开心地跑过来。

      大家一起吃着午饭,唐溱溱好奇后续情况,便问三人。

      “那些志愿者哥哥姐姐和园区负责的叔叔阿姨们把植物园里那些蚂蚁都打扫干净了,说是加班加点又加人力到后半夜才清理完?!背露档?。

      “说是这件事上了新闻,大家都在网上讨论呢?!蔽麻档?。

      “我们之前的直播也有好多人来问你们怎么样了,”周栋梁看着唐溱溱几人,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自己擅自做主开了直播这些姐姐会不会生气。

      “谢谢你啦?!贬搬翱?。

      “对啊,要不是你们,我们就要睡在草地上了,也不会这么快得到救治?!蓖》康难钋缢档?。

      “姐姐不生气就好?!膘纳倌杲ソシ畔滦睦?,眼神也亮亮的。

      “你做的是好事儿,”唐溱溱点头认可,更何况,因为距离角度等问题,直播间里能看到的他们就是些有些模糊的背影。

      其实就算他们被清楚记录了,在大众面前露了脸,也不是什么事,只是惯常习惯低调了。

      “姐姐,伤口还疼吗?”温楠小心翼翼看着唐溱溱被包扎严实的胳膊问道。

      “不疼了。别担心?!惫郧傻牡艿芎每砂?/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