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梦茹猛烈地咳着,声音听起来撕心裂肺。好一阵,她才渐渐平静下来。

      是两个救援人员把她拉了上来。

      洪水来时,她正在协助转运伤者,来不及躲避,被来势汹汹的大水卷进废墟夹层里,不得脱身。

      万幸她除了被呛咳了一口鼻泥沙,身上有轻微擦伤,没有其他问题。

      她试着站起身来,环顾四周,试图在浊浪滔天中找出小姐妹的身影。

      视线里似乎看到一个人,她连忙小心靠近。

      不是牵肠挂肚的小姐妹,是一个新加入的玩家,有点眼熟。

      梦茹使劲挪开他身上压着的重物,将他小心救起。

      “喂,你怎么样,还好吗,清醒一点!”

      ……

      姐妹三人再次见面时,已经是傍晚了。

      下了一整天的大雨丝毫不见颓势,天色昏暗下来,气温下降,幸运的是,似乎终于不再有洪水了。

      脱离险境的人们互相救助,此刻大家都浑身脱力虚弱地互相倚靠着,坐在临时以几块破木板搭建起来的三角遮蔽物下,以此躲避大雨,互相取暖。

      雨幕中,有一个戴着草帽披着蓑衣的人影渐渐走近。

      唐溱溱再次半托半抱着一个伤者回来,只不过,这一次是一条搜救犬。

      它爪子之前受了伤,被山洪卷走后后腿折断,无力挣扎求生,被发现的时候几乎没有了生气。

      唐溱溱看到它的时候心疼不已。

      “黑虎!”有人看过来,然后一声惊呼,认出了唐溱溱怀里抱着的搜救犬。

      几个搜救人员扑过来,抱着黑虎痛哭。

      也就是这时候闹出的动静,让另外一边的梦茹和岚岚看到了唐溱溱,三个互相牵挂的人才终于见到了彼此。

      “呜呜……”感性的岚岚抱着唐溱溱和梦茹大哭着,眼睛红通通像个惹人怜爱的小兔子。

      三人抱在一块儿,心里都有种安心踏实的感觉。

      游戏地图上的红点都消失了,只剩几处让人感觉心情沉重的黑点,那代表已经逝去的生命。

      稍微休整过后,两拨人开始各自点名查人数,游戏玩家应到82人,实到80人,有两个玩家失去踪迹。救援人员倒是全员都在,但地上躺着一名再也醒不过来的最美逆行者,他当时正在废墟里参与救援,洪水灌入,他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把伤者和战友们推了出去,自己却被大量泥沙碎石等吞没……

      他们带来的搜救犬每一只都疲惫不堪,而唐溱溱带回来的黑虎,还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身旁挨着一个神情悲痛的救援人员。

      他们曾是配合最默契的搭档。

      幸存的人有些情况也并不乐观,有人身上有大面积擦伤,有人头部受伤,有人被墙板狠狠砸到,精神状态很糟糕。

      这次灾情受灾面积大,范围广,他们所在的地方只是灾情最严重的地区,还有其他地方需要救援人手,已经没有多余人力能赶来增援,他们接下来只能靠自己自救。

      “现在外面也缺人手,一时顾不上我们这里,”宋元泽和身旁其他小组长们商议着,“天马上就要黑透了,我们在夜晚很难辨别方位,我觉得今晚先就在这里原地休整,明天一早再走出去?!?

      “那些伤者怎么办?他们有的人可能熬不住……”有人提出问题。

      “这也是我找你们过来商议的目的,目前我的想法是等天亮再出发,大家都能够相对安全些,但是我们也必须考虑到这些伤者的情况可能等不了,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这……”众人面面相觑。

      白天都行进艰难难辨方向,夜色里难道会容易吗?

      只怕连急流产生的漩涡都看不见!

      “你们有医疗救护经验的人跟着老酒去给他们检查一下,看看情况我们再做定夺吧?!彼卧罅成厮档?。

      现在只能看伤者的情况了。

      希望他们能挺住。

      “咕噜噜……”不知是谁的肚子响亮地抗议了一声。

      宋元泽一愣,连忙叫住众人:“忙乎一天了,都忘了吃饭,大家没事的坐下来先填饱肚子,”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大家手里有多余的热乎饭,给咱们救援人员送点,别让他们饿肚子?!?

      “放心吧,我们心里都惦记着呢?!倍髡芴昵嵝?,看着宋元泽,“我曾经也是其中一员?!?

      等几人转身朝救援人员休息的方向走去,早有玩家争先恐后地端着热气腾腾的各种食物强行塞给受宠若惊拒绝三连的救援人员,哪还用他们几人操心?

      几人无奈相视一笑,心里却都暖融融的。

      “真好啊,这样的画面每次看到我都想哭……”

      “是啊,这算不算一种双向奔赴?”

      “呜呜,我又感动又想笑,你看他们拒绝不得一脸无助的样子……”

      听了几耳朵直播间里的讨论,唐溱溱吃着手里最后一份热乎乎的西红柿鸡蛋盖浇饭。

      人间烟火最抚凡人心。

      此刻热气腾腾美味可口的饭菜,同样具有神奇的魔力,抚慰众人当下精疲力尽的心。

      大家围坐在一起,埋头吃着美食,眼眶不由得都有了些酸胀——饭真香??!活着,真好啊。

      唐溱溱这边吃完了饭开始闭目养神,实际上是进入了梦境开始练习针刺穴位。今天白天没顾得上看理论知识,只能先练练手感,提升熟练度了。

      “紧急救援”游戏任务进度停在了80%,也许是明天到了安全地区才算完成任务?

      ……

      老酒走到宋元泽身旁,汇报几位伤情严重人员的情况。

      “骨折的伤者我们已经做好了复位固定,头部受伤的人有轻微脑震荡,主要是外伤,已经消炎敷上药了。他们的情况倒还好,不过,被墙板砸到的伤者情况不乐观,他的精神状况不好,意识模糊,有发烧迹象,怀疑除肋骨骨折外,可能伴有内出血,情况很危险?!?

      宋元泽及身旁的董明哲等人听了蹙起了眉头。

      如此就不能耽误时间,需要尽快将他送医抢救。

      “有没有办法控制住他的情况不恶化?”

      “外伤,轻度骨折都好说,但是如果身体遭受猛烈撞击造成内脏出血,或是断裂的肋骨扎伤了内脏,以现在我们手头的条件很难救治,我之前给他含服了一个我搓的野山参丸吊着命,但效果不明显,也许伤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众人一时沉默。

      “看来没有办法了?!彼卧笥胫谌硕允右谎?,“我们收拾收拾,赶紧出发吧?!?

      众人加快手里的速度。

      这厢还在梦里用功的唐溱溱手持毫针练习着扎穴位的精准度,感觉自己今天又有不小的进步,正打算小小地骄傲几秒,肩头就落下了一个重担,砸的她此时目光呆滞,一脸茫然。

      时间倒回30秒前。

      正努力练习针刺的唐溱溱耳旁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波动。

      唐溱溱当时还略有疑惑,我不是在梦里吗?

      梦里怎么还能听到这个声音?

      但熟悉的冷酷机械音确实响起,抛下一个对唐溱溱来说不亚于让她抱起两百斤的猪做十个蹲起这类想都不敢想的任务。

      猪:其实……我也不敢想。

      [叮!纸上学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中医针灸术博大精深,学习者需要不断结合理论知识自行领悟,更需要上手实操积累丰富经验。天将降大任于玩家唐员外,请立即出手救治重伤病人!]

      游戏地图上红点闪烁的位置,赫然就是刚刚老酒他们所说情况十分凶险的伤者。

      唐溱溱觉得自己可能今天体力过于透支累出了幻觉,不然怎么会听到让自己这个初学的菜鸟来救治重伤人员的笑话?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不是练手的小铜人!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