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两人拜师的意向确定下来,剩下的就是提前准备好拜师礼,无论能不能被两位前辈看好收为徒弟,该做的都要做好。

      唐溱溱在直播时和两位前辈约定好了拜访时间。她没有在此时直接表明拜师意向,觉得这样说出来不够郑重。

      最近以齐可玉几人为首的黑粉依旧十分活跃,不仅是唐溱溱的直播间,团队之前老玩家的直播间几乎都有他们的踪迹。

      他们甚至将上次灾情救援中不幸罹难的人归咎于是他们“作秀”,“打着救援的幌子博取关注”,“见死不救”……

      直播间心存理性的网友们已自发对这些黑粉们开怼,但在齐可玉等人有意的引导煽动下,一时也引起了不少人质疑。

      作为拥有特殊能力或道具的玩家,难道真的不能救下那几个人吗?

      只怕是根本没用心吧,对他们来说,普通人的性命没有被足够重视吧……

      之前网上见过能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键盘侠,唐溱溱都忍不住心里骂上几句。

      但自己真实遇到了,心情一时说不出的微妙。

      这些人你表现再好再完美他也能给你挑出刺来,与他们做无谓的争辩没用,只会浪费口舌把自己气个仰倒。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过没等唐溱溱他们想好对策,当地救援官方就在网上对他们提出了实名表扬,对他们的救援行动给予了肯定。

      特别提到了唐溱溱,老酒等人为抢救伤者做出的努力,并为此表示感谢。

      来自官方的认可让很多质疑的声音变小了,但齐可玉依旧咬定了他们救援时没有拼尽全力,有所保留,指责他们漠视生命。

      “你觉得他们仅仅是因为合作不成怀恨在心吗?”唐溱溱问梦茹。

      梦茹向来理性,想法更缜密。

      “看起来是这样。怎么,你发现什么了?”梦茹挑眉看过来。

      “这个齐可玉真是可恶。气死我了?!贬搬懊怀秤诜?,气的磨牙。

      “早就和你说了没必要和他们吵,反正你也吵不赢?!碧其阡谂牧伺尼搬暗募绨?,“好啦,恶人自有天收,再说现在也有官方给我们的肯定,大部分的人还是分的清黑白的?!?

      唐溱溱安抚好岚岚,看向梦茹:“我没有直接证据,但是就是觉得不舒服,你还记得他们那个队长吗,他给人的感觉很不好。如果背后是他,我觉得就不仅仅是单纯的抹黑我们?!?

      “我们先打听一下关于他的情况吧?!?

      如果真的另有阴谋,就要提前了解一下敌人的情况,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两天后。

      唐溱溱一大早起床收拾好,带着紧张的心情和老酒及另外一名玩家一起前往两位中医前辈的家。

      因为年纪大了,也为了让后辈得到锻炼,他们现在很少留在医馆坐堂,只在后辈们有问题时进行指导,平时会在家里研究医书典籍,或是侍弄炮制药草,养养生。

      “好紧张?!碧其阡谀罅四笫中?,轻吁口气,这几天自己强化训练了几遍,感觉能拿的出手了,可眼见着正方的大门就在眼前,紧张感又油然而生。

      齐老和周老世交多年,感情好到毗邻而居,两人的住所都是祖辈传承下来的四四方方的大院儿,质朴,古风气息浓郁。

      唐溱溱看到门口有人等候,忙快走几步上前:“您好,我是唐溱溱,我们是来拜访齐老的。麻烦您久等了?!?

      “不麻烦,跟我来吧?!贝┳胖惺脚炭厶谱暗哪腥思拥搅巳?,简单回应完,便转身大步走进门去。

      唐溱溱心里紧张,顾不得抬头看院中景色,只跟着前面的人一路进了书房。

      那人似乎只是负责把人带进门,唐溱溱他们进了书房后他便自行离去。

      “哈哈哈,唐小友,你可算来了?!备战?,一道爽朗的声音便传入耳中,抬头便看到一张笑眯眯的脸。

      唐溱溱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齐老先生您好,我今天来,其实有个目的,我想拜您为师,您看,可以吗?”

      趁着这股劲儿,唐溱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呦!是这样?”原本笑眯眯的齐老慢慢收了笑容,背着手一脸严肃地看着唐溱溱,似在审视着什么。

      唐溱溱不由心跳如鼓。

      “也好,不过,按规矩,你要先通过我的考核?!逼肜仙裆辛诵┧啥?,“过了考核,那我就收你为徒,如果过不了,虽然不能收你为徒,但平常遇到问题,还是可以来问我?!?

      中医世家收徒有比较严格的规矩,会多方考量一个人合不合适。

      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网络交流了解,齐老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是个好苗子,但还是要按规矩来。

      “我愿意接受考核?!碧其阡谟锲岫?。

      “好!”齐老点头,又看向一旁站立的老酒两人。

      “你们也是来拜师的?”

      “齐老您好,晚辈是酒时进,这位是李茂,我们来是想拜师学习中药?!崩暇坪屠蠲厦Ь椿氐?。

      “哦,你们的目标是周老头吧?怎么想学中药,不考虑跟我学针灸吗?”齐老问道。

      老酒便如实相告。

      “老先生,实不相瞒,我幼时跟爷爷学习过一点中药知识,会简单炮制药草,背过汤头歌,算是有一点中药基础,也想以后往这方面发展……”

      “好小子。你爷爷他现在在哪?”齐老越听眼前越亮,急忙问道。

      传承五千年的中医文化到他们这一代坚持的人越来越少,出身中医世家的他和挚友兼对头老周一直在努力把国粹中医继续传承下去。

      遇到同行就喜欢进行交流切磋医术,互相取长补短。

      “我爷爷前几年故去了?!崩暇坡腔衬?,低沉回道。

      “???唉……”正高兴想着又有可以切磋的同行,听到这个消息,齐老一时有些失落。

      是啊,年纪大了,早晚有这么一天。

      等他们这一辈人走了,下一代还有多少中医传承人呢?

      年轻一辈,能扛起来吗?

      自己还能等到中医再次发扬光大的那天吗?

      “抱歉,酒小友?!贝铀夹髦谢毓窭?,缓了缓心情,齐老对老酒说道。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周老头电话。

      “喂?老周,我这儿有你的徒弟,要不要领回去???喝茶什么时候不能喝,快点过来,不然我就自己留下了!哎呦,都是好苗子,我可发财了……”

      唐溱溱微低着头,悄悄抿紧了嘴角。

      不能笑,还没拜上师呢,忍住,别把师傅笑跑了。

      ……

      老酒和李茂跟着周老走后,唐溱溱开始了考核。

      首先进行的考核是关于品性。

      良好的道德品质是一个未来从医者的必备的基础条件,为医者,要遵纪守法,恪守职业道德,信誉良好。古人云:“为医者,必当先具佛心。先医己心,而后医人!”

      齐老提出了几个问题,唐溱溱顺利回答完毕。

      “那么我问你,我们民间有许多赤脚大夫,老中医,他们治病救人多年,并没有行医资格证,现在很多人觉得他们是非法行医,不予尊重,你怎么看?”

      唐溱溱认真想了想,说道:“按现在的国家律法,不论中医西医都需要行医资格证才能从业。没有办理资格证不可行医。老一辈的民间大夫他们很多人一辈子承袭师徒关系,走街串巷治病救人,凭的是本心,他们没有办理资格证的意识,也是受之前时代,地域,思维等的影响。国法之前人人平等,它的威严不容侵犯。但面对群众存在的实际困难,应该给这些群体进行宣导,普及相关法律,引导他们与我们现今的法治社会快速接轨。整顿中医行业拔除摸鱼之辈的同时,也要尊重老一辈民间大夫的医者仁心,对他们多一些理解与耐心。但我认为他们不该因此落上非法行医的帽子,更不该被谩骂指责,除了行医资格证,他们对病人一视同仁救死扶伤的心一点也不比任何医生少?!?/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