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黄星纪录片和视频在社会上带来的影响仍在继续。

      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自觉追求绿色生产,向绿色发展转型;越来越多的新型环保岗位应运而生,捡垃圾,维护市容市貌不再仅仅是环卫人员的工作;更多的城市,更大的范围开始推广“垃圾分类”,并细分成更多类别。

      有关部门经过详细的讨论,将“会自觉主动进行垃圾分类,不随地乱丢垃圾”作为公民应当遵守的基本准则,设立了奖惩制度。

      这场热火朝天的“垃圾运动”深入人心,每个人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今天捡垃圾了吗?”

      习惯随地吐痰,丢垃圾的人开始面临惩罚,严重将影响个人征信。

      ……

      “近日,据卫星图文数据反映,之前勘测到的向我国方向快速靠近的垃圾岛,如今开始逼近海岸线,对我国沿海生态环境和生产活动等带来严重威胁?!?

      这个垃圾岛,是前几年就在海洋里发现的一座由垃圾堆叠而成的“岛屿”,被戏称为“新大陆”。

      全球占比70.8%的海洋里,在我们大部分人还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充满了各种垃圾。

      主要的,危害最大的,就是塑料垃圾,也被称为“白色污染”。

      甚至在海洋最深处,也检测到了难以分解的塑料颗粒物。

      海洋里的垃圾不仅仅对海洋环境造成严重破坏,也极大地威胁了海洋动物的健康与生存。

      越来越多的残酷现实出现在镜头里,展现在我们眼前。

      被渔网缠住身体,时间一长勒进肉里痛苦万分的鲸鱼,吃了一肚子塑料袋无法消化搁浅死亡的海龟,同样一肚子塑料制品的海鸟遗体……

      数不清的动物们因为我们人类犯下的错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我们除了痛心,除了不值钱的眼泪,是否也可以行动起来,做些什么呢?

      ……

      休息了几天,唐溱溱去齐老那里检查了一下最近的功课。

      初秋时离开参与了迷宫城游戏,四个月后回来,现实已是冬季。

      转眼就要过年了。

      小院儿和后山上的草药长得郁郁葱葱,状态很好,唐溱溱不在家的时候,师兄师姐轮流过来帮她照顾。

      两棵太婆梨树经过一阵休养,已然恢复了蓬勃生机,给它们做好了防寒措施,以助它们顺利熬过新生后的第一个冬季。

      唐溱溱正抱着记录着自己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的厚本子在求教齐老。

      “过了年你就要参加针灸术水平鉴定,可有信心?”齐老喝了口茶水,问道。

      “师傅,信心还是有的,就是,就是可能不多?!碧其阡谟行┬男?,近四个月的时间,虽然每天梦里都在练习针灸术,可多数是巩固和自学,效果比不上师傅有针对性的教导。

      原本是想这段时间内加强学习的,到时候参加鉴定自己心里还有很大把握。

      可现在,唐溱溱不那么自信了。

      快要过年了,趁着自己没在游戏里,唐溱溱回了趟家,和唐爸唐妈一起置办了些年货。

      她负责的主要是零食这一块。

      这次回来,唐溱溱也和唐爸唐妈提起了自己有个小院儿的事,并言明师傅给自己垫付的钱自己很快就可以凑齐,才算暂时打消唐爸唐妈要资助她的念头。

      “爸爸妈妈,你们去小院儿里和我一起住吧?”唐溱溱想着,自己平常在家时间少,唐爸唐妈去了小院儿自己能经常见到他们不说,离师傅师兄师姐他们比较近,自己也更放心一点。

      就是家里的地可能是唐爸唐妈割舍不下的。

      “乖囡囡,我们去了,家里的地怎么办?”果然,唐爸犹豫道。

      他们也想能常??吹焦肱?,住在一起可以照顾她的生活饮食,可是这片土地也是他们难以割舍的。

      唐溱溱心知现在不能说服他们,便只好按捺住自己。

      不急,慢慢来吧。

      ……

      唐溱溱从家里回来后,和伙伴们一起又进行了几次游戏。

      时间飞逝,距离过年还剩五天时间。

      这一阵子,大家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做准备,第一步就是大扫除。

      小院儿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被唐溱溱用心地打扫得干干净净,之后,带着打扫工具锁了门往医馆走去。

      等她到了之后,师兄师姐们基本已经收拾得差不多,整个古朴的医馆已经窗明几净,利落整洁。

      “师妹,小院儿打扫完了吗?”楚宁走过来问道。

      “嗯,打扫完了,小师姐?!碧其阡谇钻堑卮展セ氐?。

      楚宁像个温柔的大姐姐,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来得正好,一会儿我们要写春联,你也一起?!?

      “???”

      看着唐溱溱瞪圆的眼睛,楚宁不禁一笑:“我们往年都是自己写春联,字写的好坏倒不是第一位,重点是大家都参与进来,会更有氛围?!?

      唐溱溱好奇心被激起,兴致勃勃地上前给师兄师姐们搭了把手,进行大扫除最后的收尾工作。

      至于师傅的家,毕竟是传承几代的古宅,已经有专人去保养清洁了。

      很快,大扫除告一段落,开始唐溱溱期待的重头戏。

      师兄们在医馆门口摆放了多张桌子,其他人抱来了提前买好的红纸和笔墨,红纸厚厚的一摞,看呆了唐溱溱。

      “这些红纸只是一部分,咱们这儿的街坊邻居每年这几天都从咱们这里买春联,大家一起写有时候还跟不上呢?!背馐偷?。

      “我也可以试试吗?”唐溱溱星星眼。

      一想到自己的“墨宝”被别人贴在门口,就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太骄傲了!

      唐溱溱完全忽略了自己很少碰毛笔墨水的事实。

      “当然,你可以先练练手?!背宰约菏γ煤苡行判?。

      唐溱溱跑去和裁纸的师兄要了几张裁好的红纸,拿着笔墨挑了张角落的桌子开始挥毫。

      写春联的墨水是经过调制的,因为专门的红纸表面有一层油性的涂层,普通墨水写上去会形成字???,断的现象。

      还有一种写春联的金粉,是为一些客人特别要求而准备的。

      唐溱溱还算有自知之明,拿了墨水,她不好意思祸祸金粉。

      “写什么好呢?”将毛笔饱蘸了浓墨,唐溱溱蹙着眉头思索着。

      想到了什么,她在铺平的红纸上开始挥毫。

      “上联:千福万福满堂福,

      下联:一顺百顺万事顺,

      横批:万事如意?!?

      “哈哈哈……”刚停笔,正准备好好欣赏自己大作的唐溱溱耳旁就传来一阵毫不掩饰地笑声。

      “你们快来看,师妹写的……哈哈哈……”三师兄笑得前仰后合,手都抱上了肚子。

      唐溱溱迅速红透了脸。

      低头看着自己写的这副春联,内容没毛病,但是这字,一个个软趴趴没骨头似的,有的笔画眼见着就连在一块糊成了一团,虽说确实写的挺大个,但就是感受不到丝毫大气,一个字,丑。

      大师兄盛清川闻声走来,忍不住训斥笑得没了形象的师弟,不过等他看到小师妹的“墨宝”,眼角没忍住抽搐了一下,瞬间明了了师弟的笑点。

      但他向来修养良好,不会当面笑话小师妹这稚嫩的毛笔字,而是憋了笑,口是心非地给羞红了脸的小师妹点了个赞。

      “嗯,师妹的字……对的工整,不错,不错?!?

      一旁好不容易停下来的江景淮没忍住,又是一阵魔性的笑声传来。

      师兄啊,咱没得夸就别硬夸了,更尴尬了好吗!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