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公元184年!

      黄沙滚滚,尸首遍地,鲜血染遍了整片大地。

      三十万黄巾军大败河北巨鹿,朝廷内部宦官外戚争斗激烈,疫病流行,民不聊生。

      荆州!

      “大郎,该喝药了……”

      一间牢房里床上躺着一个相貌俊美的少年紧闭着双眼。

      天庭饱满,口鼻方正,不过眉头却紧锁着。

      此时一道道信息如潮水般向着脑海浮现着。

      自己不过就是多喝了两杯就穿越了,穿越自然是好事,谁不想弄个锦衣玉食或者位高权重,独霸一方,最好是穿越在皇帝身上就更美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的……

      当然穿越到这具身体上自然也不差,名字叫刘琦。

      荆州牧刘表的大公子,一出生头上就带着一道耀眼的光环。

      可谓是鲜衣怒马,春风得意马蹄疾……

      床上的少年也就是刘琦兴奋的刚要跳起来,有这样一个好父亲这一世那还不是混的风生水起。

      而且刘姓好啊,正经八本的汉室宗亲,根正苗红。

      “三国我来了,好日子来了……”

      以前没少看过三国演义,玩过“三国杀”游戏,各种穿越三国小说更是看过无数本。

      什么三英战吕布,十八路大军齐聚虎牢关,这历史走向都知道。

      到时候看看抱棵三国枭雄的“大粗腿”苟在三国多好。

      按照现在这个时间点的记忆应该是黄巾军大败,汉朝即将陷入混乱不堪的日子。

      时势造英雄,一个个人物即将走到前台,什么大耳贼刘备,水上霸主孙权,生性多疑的曹操……

      还有着更多的奇人异士出山,虽然混乱却是多姿多彩。

      刘琦的心里暗暗高兴着,然而下一秒却有些傻了。

      那就是自己此时正在大牢中,屁股上还隐约疼着。

      这理想和现实差距也太大了,此时不应该是左拥右抱,美人香茗喂酒……

      然而这处境似乎不大妙啊。

      嗡……

      刘琦感觉到脑袋里一痛,又是一股信息涌了进来。

      还没等完全消化殆尽昏暗的大牢里又传来了第二道声音。

      “大郎,该喝药了……”

      如果说第一次的声音还有些平淡,这第二道声音显然加重了很多。

      隐约里带着不耐烦的语气,显然并没有把荆州牧的大公子头衔放在眼里。

      刘琦慢慢站了起来看着对面妖娆的女子。

      正是喊自己喝药的妇人,身穿七彩霞光锦缎,头戴琉璃簪,身材曼妙,只不过那一双桃花眼里却是带着一丝讥笑。

      眼前的妇人正是蔡夫人,父亲的后妻,荆州豪族之女,母亲陈氏故去后这个就上位了。

      冀州府里绝对是有话语权的二号人物,头号人物自然是自己的老子刘表了。

      怎么进的大牢刘琦瞬间明白了,昨日二弟刘琮招呼自己去饮酒,结果喝的是七荤八素的。

      不知道怎么的把进来禀报的小翠一把搂在怀里了,一张大嘴吐着酒气正要贴上。

      然后父亲和蔡姨娘就进来了,要知道刘琦平时里酒量可是不小,号称“酒中仙”,千杯不倒。

      然而这次却是醉的连老子刘表都认不出来了。

      所以悲催了,一顿马鞭抽的是屁股开花,还被冠上了大逆不道的罪名给扔进大牢里了。

      一个丫鬟小翠自然不算什么,关键是蔡姨娘的贴身丫鬟,平日里也是父亲的通房丫鬟。

      一瞬间刘琦全部都明白了。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本来刘琦在府中这些年就一直装疯卖傻小心翼翼的,没想到还是躲不过这一劫。

      “大郎,该喝药了……”

      薛姨娘似笑非笑的眼神让刘琦打了一个哆嗦。

      关键这话语太经典了,武大郎就是这么挂的。

      “这就要下手了?”

      喝还是不喝,一时间刘琦的心里转悠了千百遍。

      自己可不想一穿越过来就挂了,还想见见三国里那一个个绝色佳人。

      眼看着蔡姨娘的手已经挥了起来了,牢房外面的两个士兵就要走进来,刘琦猛的向前踏出一步。

      两人本来还有着三米多的距离突然被拉近了一大半。

      刘琦身形高大,相貌俊美,不过这些年身子被酒色财气掏空了不少,就像一个衰公子。

      蔡姨娘本来是瞧不起这个浪荡公子的,整天花天酒地,不学无术,武技更是稀烂,然而突然间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男人气息从对面传到了自己的鼻子里。

      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就这么定定的看了过来,仿佛眼前换了一个人般。

      那双眼眸里带着一股深邃的目光,如一潭秋水。

      不光这些还有着上位者的威武霸气。

      “你想干什么?”

      一时间高高在上的蔡姨娘也由声音里有些微颤。

      要知道刘琦身高一米八左右,蔡姨娘也不过是一米六左右。

      两人的距离又不过是一步之遥,蔡姨娘使劲抬着头,但也是一种仰望。

      眼看着那张俏脸有些变红,都要滴下水来,刘琦知道效果达到了,前世用这招没少征服那些美少女,当然这就需要身高的优势才行。

      “狐臭我能治?!?

      这句话一出口让蔡姨娘不禁脸色一变,刚才脸上的红晕倏退了下去。

      自己身上有狐臭虽然只有有限的几人知道,但大公子就是其中一个。

      这难闻的异味让蔡姨娘想尽了办法,遍访名医都无法治疗,无奈之下只能一天一沐浴,用香粉遮盖。

      “就你?”

      蔡姨娘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一脸的不相信,大公子刘琦琴棋书画样样稀松,骑个马还要找匹温顺的小母马。

      就这样一个浪荡公子居然说会看病,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刚才要不是自己被那股霸气给震住了,这药估计已经强行给喂下去了。

      “蔡姨娘别急,你看看这个?!?

      刘琦往后退了一步,手里出现了一枚亮晶晶的金针。

      刚才的压力骤减,蔡姨娘也不禁轻抚着起伏的酥胸。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脆香……

      即使是刘琦前世看过不少美少女,但也被这古典的美给弄得一愣。

      难怪父亲刘表对这个蔡姨娘言听计从,自己在府中的处境越来越难。

      首页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