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握草,发财了!”

      即使是刘琦也不禁大喊一声,这古怪的话语反而是让甲一等护卫懵圈了。

      握草是啥意思,从来没听说过这词,不过都知道大公子就是个废物,只知道花天酒地,只不过自己这些人都是家奴了,也只能认命了。

      “停,今天就在这休息了?!?

      刘琦突然一声令下,甲一等护卫赶紧搭建帐篷,构建防御。

      此时在刘琦的心里不禁呐喊着,当然更多的是感谢着蔡姨娘。

      机关算尽,只给了自己十个老弱病残的护卫,但她却不知道这些人在自己眼里可都是宝贝疙瘩。

      上过战场的老兵,经历过血的洗礼,每个人都能以一当十。

      “你过来?!?

      刘琦把正在搭建帐篷的队长甲一叫了过来,让其坐在地上,用手轻轻的敲着那条受伤的左腿。

      大公子的怪异行为让其余的护卫也看懵圈了。

      “你这腿受伤了没有及时处理,导致血管堵塞,如果再不救治恐怕就彻底废了?!?

      刘琦自言自语的说着,并没有理会甲一张大的嘴巴,也更没有想解释的意思,手一扬一枚金针突然扎了下去。

      “老大!”

      其余的几个护卫不由同时围了上来,要知道自己这十人可都是战场上过命的交情,相互替对方挡过刀子的。

      尤其是队长甲一,救过所有人的命,刹那间一道道眼神里充满着怒火。

      “该干啥干啥去,老子的命就是大公子的?!?

      队长甲一的声音虽然不高,却让其他的护卫呼啦啦的全都散去了。

      刘琦手里的金针不停的扎下去,甲一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

      虽然不知道大公子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却清晰的感觉到了腿上传来的一股疼痛感。

      要知道这一年来从大腿根往下就再没有任何知觉了。

      但这小小的金针却又让自己感觉到了这条腿还是自己的。

      “好了,甲一你试试?!?

      一炷香后刘琦把金针收了回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

      呼……

      一套狮吼拳舞的是虎虎生威,甲一的身形如同是一个高速旋转的螺旋,那条残废的腿已经恢复如初了。

      “甲一谢过大公子的救命之恩,小老儿这条命从今就是您的?!?

      五十多岁的甲一双膝跪地,脸上一片激动。

      锯腿不是没有想过,但在这缺医少药的年代就是个死,如果说以前是被迫效命,但从这以后却是甘心情愿的。

      “我等刚才错怪了大公子,甘愿受罚!”

      其他的护卫齐刷刷的跪在了刘琦的面前请罪着。

      “都起来吧,本公子岂是心胸狭窄之人?!?

      刘琦双手扶起一个个跪在地上的护卫,知道这十个护卫是彻底归心了。

      “甲二你过来,甲三你过来……”

      刘琦的金针上下翻飞,这些老兵都是因为战伤积累下的内伤,但对自己这个国手圣医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何况还有着“九针连珠”秘法,半天功夫所有人的旧伤顽疾全部拔除了。

      一时间所有护卫的眼睛都冒着小星星,传说大公子就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哪里想到身怀绝技,简直就是神医。

      开始时从府里出来心里都是一肚子的委屈全没了,谁不想跟个英明神武的主子。

      当然刘琦也是累的不轻,这副身体被酒色财气掏空了一大半。

      “大公子,喝口水吧?!?

      女扮男装的侍女小蝶乖巧的端来了一碗水。

      刘琦接过碗正要一口喝下去时突然停住了。

      “这水煮过没有?”

      这一问话让小蝶一头雾水,以前不都是这样生喝的。

      “把水煮开了再喝,传下话去其他人也是如此?!?

      刘琦显然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如果说生水里有细菌容易生病,恐怕面对这三千多年前的古人就是吐沫都说光了也没用,反倒不如直接下命令。

      如果是以前甲一等护卫对这项命令心里会不以为然,如今却是言听计从,公子的医术就是神迹。

      “太香了!”

      此时围在附近的几个护卫使劲的吸着鼻子,看着铁钎上穿着的烤野猪眼睛一眨不眨的。

      从府中出来虽然也带了一些粮食,但也不过是十天的量,自然是要省着吃。

      护卫甲六打了一头野猪,就在要烤的时候刘琦走了过来。

      先是让护卫在野猪上面抹上一层蜂蜜,接着又是一边翻烤一边撒着各种调料。

      一个时辰后整头烤猪滋滋冒着油,一片金黄色,不用说吃了就是看着都让人食欲大振。

      前世的自己除了研究医学看三国外就是美食了,这烧烤的技术还是花了三百块大洋买来的。

      “大公子,这个人鬼鬼祟祟的,跟踪咱们很久了,一定不是好人……”

      就在大家伙准备大口吃肉时甲三过来禀告着。

      刘琦一看被押着的人也是乐了,不正是鬼才郭嘉嘛。

      头发有些散乱,一边走一边揉着手腕嘟囔着。

      “我真是你家公子的朋友,不信见面了你就知道了……”

      正是郭嘉连滚带爬的跑出半里地后突然停住了脚步。

      能唱出如此豪迈的歌之人又岂会是好“男风”之人。

      而且从面相来口鼻方正,天庭饱满,双目如炬,身上还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要知道郭嘉自幼聪明过人,还学过相术,想到这里不由一拍脑袋,自己怎么胆子变得这么小了。

      如今黄巾军虽灭,但汉朝外戚,宦官逐渐势大不掉,郭嘉胸有沟渠,出身寒门,自然不甘心碌碌无为一生。

      这次出来游历也盼望能遇到名主,将来好一展所学。

      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但郭嘉觉得还是要结交一下为好,毕竟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好在刘琦一行人的速度并不快,反而是慢的很,后来直接还宿营了。

      郭嘉还在远处大树后想着自己是跳出去还是直接走出去好时又被押了出来。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小弟郭奉孝见过兄台,请问兄台尊姓?”

      鬼鬼祟祟的偷窥人家反而泄了行藏,还被抓了,不过郭嘉脸上丝毫没有尴尬之意,如果不是问姓名,这场景还真像是一个多年未见老友重逢。

      “难道这古人的脸皮都如此之厚?”

      郭嘉的开场白让刘琦也是对三国又有了重新的认知。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