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大公子……”

      此时甲一等护卫已经冲出了五十多米,根本没有料到面具人居然会轻功,那把锋利的长刀就要劈下,根本来不及回去救援。

      眼看着刘琦就要丧命于此,突然远处飞来三道流光,呈品字型,宛如流星划过。

      “不好,是箭疾?!?

      面具人想要用长刀抵挡时却发现飞来的三支长箭速度一样,显然是同一张弓射出来的。

      一支射向自己的咽喉部位,另两支向着左右胸口处而去。

      噗噗!

      空中的面具人用尽全力抵挡住其中一支长箭时,另两支长箭却是穿胸而过,眼看是活不成了。

      “对方怎么会有如此高明的箭术大师……”

      摔在地上的面具人感觉到生机流逝着,刺杀失败了。

      “是军中硬弓?!?

      郭嘉失声而出,这三支长箭发出的破空声绝不是软弓能达到的。

      古时弓箭分为软弓和硬弓,软弓多为骑兵使用,射速快但威力小,硬弓则是多为步兵使用。

      射速慢但威力巨大,当然并不是绝对的,刚才这三箭显然就是硬弓射出的,但速度并不慢,可见用弓之人的臂力惊人。

      “卫一……”

      其他的死士也没想到场中的形势会发生逆转。

      嗖嗖嗖……

      就在此时空中又传来了一阵阵破空声。

      每一箭都带走了一条死士的性命,箭无虚发。

      甲一等人更是士气大振,手里的长刀无论是劈,砍,划完全没有拖泥带水,每一招都是军中杀招。

      一刻钟左右所有的死士都被砍倒了,甲三等人并没有停手,反而是逐个检查每具尸体,果然有两个企图蒙混过关的死士,最终还是难逃一刀。

      这一幕把鬼才郭嘉也是看呆了。

      刚猛的军中刀法,出手就是以命相搏,即使是武技精湛的死士也被吓得畏首畏尾的。

      “大公子,您没事吧?”

      女扮男装的丫鬟小蝶从远处匆忙跑过来,脸上带着一片焦急。

      鬼才郭嘉的眼睛都看直了,自然是因为那肩上背的硬弓。

      显然刚才那些飞箭都是这个小丫鬟射出的,怎么也看不出这瘦小的身躯蕴藏着如此大的能量。

      硬弓最低为一石弓,也就是说双臂要有一百二斤的力量。

      看着小蝶细心的帮自己整理长袍,刘琦也是看呆了。

      跟随了自己六年的小丫鬟居然是个箭道高手。

      “小蝶你坐下,本公子问你几个事?!?

      刘琦忍住心中的喜悦拉着小丫鬟的手说着。

      这般亲热的情形让小蝶一哆嗦,虽然从大牢那天开始公子仿佛变了个人,对自己越来越好,但刚才那眼神怎么看都像是要把自己吃掉的意思。

      “大公子,奴婢站着就行?!?

      小丫鬟的反对自然是无效的,在一番问话中刘琦的心里是越来越高兴。

      “奴婢家中还有一个父亲和哥哥?!?

      “父亲叫黄忠,哥哥叫黄叙……”

      小蝶的名字叫黄舞蝶。

      原来是黄巾之乱时黄忠带着妻儿逃到了荆州,当时因为一场洪水妻子去世,黄叙病情加重,没钱治病,不得已把女儿黄舞蝶卖给牙人。

      牙人就是倒卖人口的,把穷人家的女儿在卖给豪族当丫鬟,当时饭都吃不上,为了给孩子弄条活路,很多穷人并不认为卖女儿是可耻的。

      凑巧的是黄舞蝶被卖到了冀州府里给刘琦当了贴身丫鬟。

      “真是捡到宝了?!?

      如果是以前的刘琦自然不知道黄忠是谁,但现在的刘琦是谁,那可是三国通。

      黄忠别名黄汉升,蜀汉五虎将之一,一手百步穿杨,箭射无双。

      六七十岁还能和关羽打个平手,可见实力不凡,如今可是正值壮年,恐怕就是和“人中吕布”也不遑多让。

      所以刘琦心里才大呼捡到宝了。

      “小蝶,想不想看看你父亲和哥哥?”

      刘琦从府里出来还真没打算好去哪里,这时候大耳贼刘备恐怕正忙着桃园三结义,缺兵少将的,而且没有正确的发展路线,整天东奔西跑的。

      至于曹操此时也不过是个西园校尉,实力也不强。

      投靠袁绍袁本初想都不用想,威望虽然不低,“四世三公”,家世显赫,但此人刚愎自负,官渡之战败给曹操,抱病而死。

      父亲的手下又多是豪族,张家,蒯家,想要依靠这些家族无疑是羊入虎口。

      搞不好就被张家等出卖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逃出府里的刘琦开还真想不出要去哪里好时猛然心中一动。

      丫鬟小蝶自然是喜出望外,连连点头,好几年都没有见到父亲和哥哥了,自然是想念的很。

      本来就对大公子刘琦唯命是从,这下却是心里感动的不行。

      “大公子,在面具人的身上发现了一块令牌?!?

      甲一把一块黝黑的铁牌呈了上来,刘琦看着上面印的蔡字知道就是蔡瑁府里的死士。

      其实这也没啥好猜的,二弟刘琮是蔡瑁的亲外甥,他如果当了府主那蔡家豪族收益最大。

      这次刺杀是失败了,但蔡??隙ú换嵘瓢崭市莸?,自己活着一天二弟想要顺利继承冀州牧就名不正言不顺。

      刘琦在考虑以后去哪里时鬼才郭嘉更是一脸的惊讶,从这些护卫的口中知道了丛林里的一切布置都是大公子刘琦交代的。

      一个被称为是豚犬的冀州牧大公子居然有如此的大智慧。

      先是料敌于前,接着用出了丛林法则灭死士,不光是如此,当看到刘琦熟练的把甲一等护卫的伤口处理好,一针下去那些护卫的流血部位全止住了……

      豪迈不羁的歌声,一曲高山流水更是出神入化,还有那神奇的烧烤记忆,即使是被称为鬼才的郭嘉也看的眼花缭乱。

      “大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难道真是豚犬?”

      刘琦自然不知道郭嘉心里的所想,想好了去哪里心里不由一片高兴。

      但转眼间看着眼前又发起火来了。

      “甲一,怎么打扫战场的?”

      这一声厉喝把甲一等护卫也喊蒙圈了,死士的兵器都收了,怀里的钱也掏出来了,就剩下一件遮体的衣服了。

      毕竟人死为大,就是埋了也得有件盖的吧。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