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出密林,走大路,然后再转水路,一路直奔樊城。

      这也是郭嘉给出的路线,刘琦也不禁暗暗佩服。

      不愧是鬼才,剑走偏锋,蔡瑁很快就会知道刺杀失败,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所以还会派出更多的杀手。

      樊城的方向还有不少黄巾余孽,路上的危险也最大,所以蔡瑁不管怎么算计也不会认为自己会这么走。

      虽然要面对黄巾余孽,但蔡瑁吃了一次亏,必然会派出大量军旅之人发起雷霆一击,就自己这几个人根本不是对手。

      “啪!”

      此时在蔡瑁的府中一记耳光甩了了脸上,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气得浑身哆嗦,脸色一片铁青。

      “为什么要派出死士,让他自生自灭不是更好,你忘了我的吩咐?!?

      苗条的女子正是蔡姨娘,对面高大魁梧的男子并没有躲闪,生生的挨了一记耳光。

      正是派出死士的蔡瑁,脸上带着懊悔之色,但并不是因为耳光,而是刺杀失败。

      “二姐,我派出的探子回报,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一刀致命的,大公子只是带着十个老弱残兵,断不可能做到,那就是有人在背后支持?!?

      琮儿好不容易已经得了府主的欢心,继承冀州府主有望,刘琦必须要死,否则死的就是咱们,咱们蔡氏一族。

      “背后有人?”

      蔡姨娘的脸上疑惑着,这十年刘琦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结交别的将领,手下更是没有一兵一卒。

      听到弟弟说到儿子的继承,蔡姨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刘琦要是死在黄巾余孽之下该多好,自己的心里也安些。

      “昨日我看老爷的怒气消了些,问起了大公子的事,知道主动出去要剿灭黄巾余孽还不由老怀欣慰?!?

      “毕竟是父子,亲生骨肉,血脉相连?!?

      蔡姨娘心里是不想亲手杀死刘琦的,这股念头也许是从大牢里出来之后才转变的。

      只不过弟弟提到儿子和家族生存,也不由屈服了。

      随着苗条曼妙身姿摇着头走了出去,蔡瑁一拍手,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眼前。

      一番私语后黑衣人退了出去,蔡瑁的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

      只不过有些好奇的是姐姐居然为了一个绊脚石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里面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尤其是那晚大牢里发生的事。

      不过当前是要赶紧铲除大公子刘烨,刚才二姐自言自语的黄巾余孽让蔡瑁眼睛里一亮。

      有着鬼才郭嘉的出谋划策就是好,刘琦带着人出密林踏上了官道,也就是所谓的大路。

      至于蔡瑁的追杀早就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因为走的根本就不是一条路。

      “大公子,该喝水了,大公子该休息了……”

      丫鬟小蝶知道要带自己去见父亲和哥哥一路上更是伺候的大公子刘琦舒舒服服的。

      即使是鬼才郭嘉看着都羡慕的不行,嘴里说着同人不同命酸溜溜的话。

      密林里打的野兽被制成了肉制品,伙食供应上的去,甲一等护卫脸上也浮现了红光。

      不过走路时甲一依然是一瘸一拐的模样,就连刘琦都好奇了。

      “大公子,我这都这样走路习惯了,再说还可以迷惑敌人……”

      这奇葩的话让郭嘉也是无语了,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

      自然是心里目前把这个大公子定义成扮猪吃虎的人了。

      刘琦自然不知道郭嘉心里的想法,目前尽快找到黄忠才好,武力值强悍,可是一道保命的护身符。

      至于怎样让黄忠投靠自己那还不好说,闺女在自己手里,而且还有一个命门掐在自己手里。

      “伯瑜兄,天下三分怎么个分法?”

      郭嘉虽然也是大才,但怎么也悟不出这怎么个分法,所以这话都问了十来遍了。

      越是好奇就越觉得心里痒痒的,可惜每次刘琦都是用手指指了指天上。

      “看天?”

      鬼才郭嘉嘴里嘟囔着,看的眼睛都累了,天上除了云彩也没别的东西。

      不过郭嘉是谁,寒门出身,不耻下问,不懂的就要一定弄懂。

      “大公子,郭公子是不是病了?”

      这阵子刘琦也是没事就拉着小丫鬟的手聊天,虽然救了自己一命,但小蝶丝毫没有救命恩人自居,反而是觉得理所应当的。

      多好的小丫鬟,所以最近小蝶的话也多了起来,心里想的是大公子人变得越来越好了。

      “没病?!?

      刘琦随口一说,顺手把小丫鬟肩膀上的硬弓给摘了下来。

      弓背是桑木,富有弹性,木质结实,更加奇特的是弓背的中间有着牟钉相连。

      弓弦是一根牛筋,韧性十足。

      也就说这把弓能够折叠,小蝶说是他父亲黄忠特意给打制的,为的就是出行携带方便。

      刘琦也不禁心里赞叹着古代人的智慧,以前自己又整天吃喝玩乐,所以才不知道小丫鬟原来是箭道高手。

      这次刺杀如果不是有小蝶的神箭就差点挂了,这可是三国,武力值强大的人太多了,得弄点保命的法宝。

      所以刘琦最先想到的就是修炼功法,结果一问甲一,结果得到的回答就是在战场上生死厮杀得来的武技。

      小蝶是有套祖传的内功心法,不过这小丫头死活就是不肯说,意思就是命是公子你的,但功法不能泄露。

      面对这死心眼的小丫头刘琦也只好先作罢了,功法的事只能在慢慢找了。

      “这烤猪最重要的就是注重火候,火候一大就焦了,火候小里面不熟……”

      刘琦指点着小蝶烤猪,当然是嫌弃甲一烤的猪肉太难吃了,把小丫鬟教会了自己就不用每次亲自动手了。

      此时在附近的护卫闻着这飘来的香味口水直流,以前吃的烤猪简直就是垃圾。

      上次吃过一次公子的烧烤,一下子终生难忘了,就连郭嘉也是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星一边使劲的吸着鼻子。

      心里想的是伯瑜兄真是个怪才,好像就没有什么他不知道不懂的。

      “谁在那里?”

      就在此时外围放哨的甲一突然一声大喝。

      甲二和甲三两人同时拿出了长刀围了上去,能让老大这么紧张的可不是普通的行人。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