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王村附近来了一百多流民,这可是送上门的好事……”

      下首一个贼眉鼠眼的人拿着折扇摇晃着说道,正是王家堡的杜师爷。

      上首的胖子正是王家堡的堡主王富贵,手下有着五百多乡勇,在这一带势力不小。

      平常更是干着鱼肉乡里的事,只不过这一片的百姓都太穷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要刮地三尺,所以附近的百姓都把王富贵叫“王三尺”。

      “杜师爷,这伙子流民也太不懂规矩了,来到这居然一点规矩都不懂,明天你带上些乡勇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王富贵咧嘴一笑,满脸的横肉都在震颤着。

      此时在刘琦的房中赵安带着几个农户站立在一旁。

      这么多人吃饭就是个大问题,解决吃的就要种地,靠打野兽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大公子,咱们是不是购买些种子,我们也带了些小麦,高粱,稻米的种子,不过数量太少了,还有就是这里的土壤并不是很好……”

      赵安向着上首的大公子刘琦拱手说着。

      “诸位父老乡亲放心,用不了几天粮食种子就都送上门了?!?

      刘琦的话让赵安等人也是一头雾水的,这还能送上门。

      不过人家毕竟是大公子,又是神医,赵安等人一脸狐疑的退了下去。

      “甲三,本公子交给你件事?!?

      一阵私语过后甲三心领神会的退下去了,刘琦用手揉了揉头上的太阳穴,轻轻叹了一口气。

      黄忠确实是一员大将,徒手就能和典韦不相上下,隐约还占了上风,可惜想要马上收心根本不可能。

      赵云赵子龙更是不知道何时才出山,别看自己有了一块根据地,但接着就要面对最大的?;?。

      是能继续苟在三国还是提前挂了这都成了未知数。

      自己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蔡瑁派出的人很快就能打听到自己的下落。

      “大公子,是不是我爹惹您不高兴了?”

      旁边的黄舞蝶看着刘琦眉头紧锁的样子不由感觉到心里一痛。

      大公子是自己的主子,也是自己天,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小蝶感觉到心里都是刘琦的影子。

      修长的飘逸的身形,深邃的眼眸,温文尔雅的笑容,谈吐生风的妙语,还有那些有趣的故事……

      一双芊芊玉手轻轻的按在刘琦的太阳穴上关心的问道。

      手如柔荑,肌如凝脂,黄舞蝶本来又模样俊俏,发育的又很好,刘琦平常没少占小丫鬟的便宜。

      要不是考虑岁数太小了,早就给一口吃了。

      啪!

      正是刘琦突然抓住了小丫鬟的一只手用嘴在指尖上香了一下。

      冷不防的袭击让黄舞蝶嘴里发出一声轻呼,猛然间整个俏脸烧得通红。

      不过却是没有抽出手来,自己早晚都是大公子的暖房丫鬟。

      看着刘琦并没有说话,半响后小丫鬟期期艾艾的说道:“大公子,要不我把修炼的功法告诉你吧?”

      刘琦本来还在把玩这芊芊玉手,猛然听到功法也不禁眼睛一亮。

      以前问了好几次黄家修炼的功法,但这死心眼儿的小丫头就是不肯说。

      ??!

      黄舞蝶嘴里一声惊呼,原来是整个娇躯已经从后面到了前面,正好坐在了刘琦的大腿上,这姿势也太羞人了。

      黄舞蝶感觉到浑身上下如同是一股烈火在燃烧着,羞的一头埋进了刘琦的胸膛里。

      “大公子,不要……”

      被一双大手吃着豆腐,黄舞蝶小声的叫喊着。

      抗议自然是无效的,半个时辰后一个娇小的身躯窜出了内屋。

      刘琦当然是不会动真格的,不过看着落荒而逃的小丫鬟那副样子瞬间神清气爽。

      “小腹收缩,胸部张开,深深吸气……”

      这些就是黄忠的修炼法门,刘琦如若至宝思索了一会后露出了无奈。

      这篇功法不错,但不是自己需要的,修炼的法门可以说是外门修炼之法,打熬筋骨,淬炼身体。

      但这就需要从小开始修练,自己早就过了修炼的岁数,骨骼已经定型,想要再修炼这些外门之法成效并不大。

      刘琦的心里也是一直有个武侠梦的,一?;映?,剑气纵横三万里,遇神斩神,遇仙斩仙,简直是帅呆了。

      看来只能日后再想办法了,当前就是怎么应对蔡瑁的人。

      典韦虽然有万夫不敌之勇,但却不是个帅才,刘琦拿过一张纸在上面画了起来。

      “不好了,王三尺的人来了……”

      王家村的一个汉子大喊着,整个村子里立刻乱了起来。

      鸡飞狗跳,尘土飞扬,小孩子的哭喊声连成了一片。

      谁都知道王家堡的堡主叫“王三尺”,没土都要刮三尺,虽然都气得不行但没人敢反抗,去年村子里的刘三因为交税的事多说了几句话就被打折了一条腿,这就是前车之鉴。

      “爹,咱们也去看看吧?”

      黄叙感觉到这阵子自己的身体机能越来越差,咳嗦的次数也增加了,不过并没有说出来。

      父亲为自己这病求医问诊十几年了,连妹妹都卖了,如今家里更是一贫如洗,仅仅靠父亲打猎为生。

      黄叙多少次想要偷偷了结生命,但最终还是没有下去手。

      “看看去,为父最近在山上发现了一头斑斓猛虎的踪迹,只不过这畜生狡猾的很,哪天射杀了估计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咱们去洛阳,那一定有高明的医师……”

      父子俩边走边说,黄忠其实心里也担心着女儿小蝶的安危。

      “你们这帮泥腿子都听好了,这位是王家堡的杜师爷,奉我家老爷的命令前来征税,一户一年十个大钱,没钱的拿三担粮食,敢违抗者轻则打断一条腿,重的嘛小命难?!?

      在百十多个乡勇前面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挥舞着手里的铁棍大喊着。

      后面的杜师爷贼眉鼠眼摇晃着手里的折扇打量着对面的人群。

      常山百姓虽然也有百十来人,但手里拿的不是锄头就是扁担,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显然就是一伙子流民。

      “杜师爷,凭什么我们辛辛苦苦种的地就要给你钱,给你粮食?”

      常山百姓里一个汉子挥舞着手里的扁担大喊着,上来就要钱要粮的,简直和土匪一样了。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