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能让奉孝贤弟夸赞的人可真是不多?!?

      刘琦脸上也有些小得意的说着,关键是郭嘉这记马屁拍的太巧妙了。

      这不就是说自己慧眼识珠嘛,鬼才就是鬼才。

      “奉孝,我带人去趟王家堡,这里就交给你了?!?

      这两天刘琦派人把王家堡的情况调查清楚了,“王三尺”这家伙确实是为富不仁,巧取豪夺,刮地三尺,坏事做尽了。

      自己本来还发愁没钱没粮呢,正好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如果王家堡的人不来强行征税,还真不好意思下手。

      听到刘琦要亲自去王家堡,鬼才郭嘉眼睛转了转,瞬间就猜透了要干什么去。

      “伯瑜兄,这事将来要是传出去怕对你的名声有损???”

      这番话可不是无的放矢,刘琦可不仅仅是冀州牧的大公子,还是正经八本的汉室宗亲。

      自己目前虽然看不出刘琦的最终志向,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选择樊城这块地理位置可不简单。

      背靠汉水,西边是刘彰的势力范围,东边是江夏郡,北边是南阳郡……

      将来一旦发生战事,樊城的地位位置优势就会体现出来。

      郭嘉此时想要去投靠袁绍的心已经淡了很多,主要是和刘琦越接触感觉越神秘。

      你说他没从过军却偏偏懂得丛林法则,懂得旗语,还有那队列,一站多半天的能有啥用。

      但今天却是开眼了,几天的训练就把一群农户训练的像一个战士了,要知道乡勇可不是普通的百姓就能打败的。

      “无妨,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郭嘉听到这八个字瞬间呆住了,要知道这可是后来的名句,汉末时根本没有。

      越品这句话越有道理,郭嘉虽然是谋士但也是一代名士,读过的书也有上千册,倒背如流,怎么也想不出这句话出自哪里。

      “伯瑜兄高才,嘉佩服?!?

      郭嘉心悦诚服的向着刘琦拱手一礼,越品这句话感觉越有道理。

      真恨不得把这位的脑袋打开看看,十年的歌舞升平,但出口就是名句,让自己这位名士情以何堪。

      刘琦脸上依然平静的很,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无意间把南宋时苏轼《晁错论》里的话给用了出来,但这效果可是杠杠的。

      至于怎么安排这些俘虏的王家堡乡勇就不用担心了,有郭嘉在自然是妥妥的。

      “老爷,杜师爷带人回来了,依小的看这次的收获一定不小,听下人说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那叫一个水灵……”

      大管家来福满脸菊花般的禀告着,早就等的不耐烦的王富贵嗖的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王家堡现在是不缺钱也不缺粮,但有一件事却是王富贵的心病。

      那就是五十多了只有原配生了一个儿子叫王平原,在曹操的手下当兵,后来再也没有一儿半女。

      小妾倒是纳了十多个,就是一个也不下蛋,王富贵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调养的药。

      虽然依旧每天努力耕耘,但就是不见哪个小妾的肚子鼓起来。

      “有啥禀告的,赶紧给老子放进来……”

      听到管家说有美女,还水灵水灵的,王富贵不禁又动起了心思。

      “大公子,这城堡修建的倒是有模有样的,如果要是强攻恐怕没有千八人很难攻破?!?

      甲一从军多年,一眼就看出了王家堡的险要。

      城墙高达二十几多米,上面都是箭垛,弓箭手和长枪护卫们轮流把守着,火力配备不弱。

      两扇十多米高的木门至少有十多公分厚,也就是说没有攻城器械想要攻进去可能性太小了。

      “那是,这城堡的修建也有小的一部分功劳呢?!?

      最前面用匕首顶着的杜师爷洋洋得意的说着。

      当时王家堡的乡勇全军覆灭,甲三把杜师爷压到刘琦的身前还没等开口说话,突然一道身影咔嚓就跪下了。

      “大公子,小的愿誓死追随您,若违此誓,天打五雷轰?!?

      这一情景也把刘琦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何况这杜师爷一脸猥琐的样子,小眼睛还滴溜溜的转着。

      接着听完杜师爷的解释这才明白了,这家伙叫杜长,原来是黑山军张燕的手下,后来和黄巾军攻打新野的时候受伤掉队了。

      结果还没等追上大部队黄巾军大败了,杜长自然不会傻傻的去送死了。

      三跑两跑的就来到了王家堡,靠着一副好口才当上了师爷。

      王家村的老百姓不清楚冀州牧大公子刘琦的身份,但杜长知道啊。

      正经八本的汉室宗亲,当初跟着张燕干也是想光宗耀祖,弄个一官半职的。

      结果最后落个反贼的下场,这些年杜长也一直想洗白了,但一直没有机会。

      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知道今天就是良机,如果错过了不但性命不保,荣华富贵也就没了。

      所以咔嚓一下就发了如此重誓,要知道古代人对天地充满着畏惧之心,而且在如此多人面前发了重誓,那就是把名望押上了,无异于是押命。

      如果日后杜长再想投靠别人恐怕就是一刀人头落地的下场。

      刘琦精通三国对杜山这个人也有些印象,不过这家伙并没有多大的名气。

      有人纳头就拜自然是好事,但怎么也得有点本领才好。

      “杜长啊,你都有啥特长?”

      这就是??剂?,也就是说你要是有用那就收下了,要是有大才还能重用。

      “大公子,我原来在张燕那里就是管理户籍发放物资的?!?

      “一人一策,五家为一伍,十家为一仕……”

      刘琦听着杜长的滔滔不绝也是心里大喜,可以啊这家伙,可不要小看了这户籍管理,现在自己手下的人还少,但这样也是认不全的。

      将来战士,农户会越来越多,那户籍这方面可就是非常重要了,而且这家伙还懂算学。

      刘琦当场就拍板了,以后你就是户籍长了,但也要等拿下王家堡再说。

      杜长也知道这是让自己表忠心呢,当即献了一个计策。

      杜长假装是大胜而归,再找上一个漂亮的女子在旁边,城门也就开了。

      其实刘琦的打算也是如此,自己手底下这点人都是农户,经过几天的训练勉强能作战不跑就不错了,但想要攻城想都别想。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