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握草,这么多的金银珠宝五铢钱,粮食……”

      刘琦虽然是出自冀州牧府,不过从母亲陈氏去世后就处处受制,吃穿用度也没少受苛刻。

      眼看着一间间库房被打开也不禁是吓了一跳。

      金银财宝至少有万两,粮食更是有万担,大约有二十吨左右。

      当然让刘琦最看重的就是一间库房里的刀枪剑戟等兵器了。

      “全部都运回去?!?

      刘琦大手一挥,总算是心里有了点底气。

      即使是马上种植也要秋天才能收割,这么多的人吃就是个问题。

      更别说还要发展军事了,王三尺的库房算是把自己最大的问题给解决了。

      当然这只是短时间的,至于长久之计在刘琦的心里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

      “伯瑜兄,这王三尺还真是刮地皮的?!?

      眼看着一辆辆牛车蒙着苫布拉进了营地,足足用了三天,郭嘉淡然的说着。

      刘琦也不禁汗颜了,看看人家郭嘉,还是寒门出身,再想想自己刚看到时的样子。

      “伯瑜兄,接下来你意欲何图?”

      就在刘琦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突然鬼才郭嘉问了一句,看似无心。

      此时的刘琦突然顿住了身形,看似无心,却是诛心之问。

      鬼才郭嘉是谁,曹操统一北方,可以说是全凭借他。

      即使是三国通的刘琦也不禁手心出汗了,原本以为靠着人格魅力,天文地理知识,还有美酒就能让郭嘉归心,原来是自己一厢情愿了。

      当初曹操河袁绍官渡之战时,孙策来了个偷塔,直接捣了许都,那可是曹操的老巢。

      当时曹操就慌了,下面的文武百官都离心了,结果就在要撤退时郭嘉说了几句话,孙策这人轻率而不设防备,必会被刺杀,结果一语中的。

      这也只是其中一个,后来才有郭嘉不死卧龙不出,所以可见郭嘉的鬼才之能。

      刘琦的手里拳头握得越来越紧,突然间慢慢的松开了。

      “奉孝,如今汉室没落,诸侯各占一方,大战必开启,吾欲先天下之先?!?

      刘琦说完后拱了拱手一步走了出去,头也没回,关键是不敢回啊。

      不管怎么的自己是尽力了,原本是曹操手下的郭祭酒,被生生的给拐来了,也许终究就不是自己的。

      刘琦心里也是一股无奈,三国里的名人太多了,枭雄也是不少。

      “主公慢走,郭嘉见过?!?

      就在刘琦走出十多步后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即使是刘琦的心里也不禁是一阵狂喜,主公是什么,那可是一种认可。

      虽然主公也能换,但目前就自己一个主公。

      “奉孝,咱们兄弟怎么还要这客气,赶紧快起来?!?

      看着鬼才郭嘉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刘琦回身的速度那叫一个快,满脸都是微笑。

      即使是郭嘉也有点懵,就这么的被刘琦搂着肩膀要喝两杯。

      这玩意咱懂啊,当初曹操听到郭嘉来了连鞋都不穿光着脚就跑出去迎接,刘琦心里总算是一块石头落地了。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琦刚得到郭嘉归心自然是要虚心讨教了,结果被这一段话雷的不清。

      绝对是有大才,历史没瞎吹,这高度绝对不是一般的高。

      “先生请教我?!?

      刘琦郑重的行了一礼,自己就是知道手里有军队心里才安稳,然后在三国苟生活,但还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一通酒下去郭嘉也有点醉了,虽然酒量不赖,但碰这刘琦这个千杯不倒的还真不行。

      “主公,嘉认为目前就是广积粮,筑高强,养声望?!?

      这九个字一出口,刘琦瞬间明白前六个字的意思,后三个字却是有些疑惑。

      养声望有什么用!

      “奉孝,醒醒?!?

      眼看着还没等问下去结果鬼才郭嘉脑袋一头扎到桌子底下了。

      “握草,刚才是不是灌酒灌得太猛了!”

      刘琦一脸无奈的喃喃自语着,让护卫把郭嘉抬了下去。

      “公子不要……”

      刘琦虽然号称千杯不多但也有点酒劲上来了,看着眼前伺候的小丫鬟自然是又吃了不少豆腐。

      当然最后还是刹住了车,小蝶还是太小了。

      “你这是老寒腿,以后避免潮湿,尽量保暖……”

      三天后王家村排在第一号的把老父亲给抬来了。

      刘琦手里的金针不停的刺下,疏通穴位,堵塞的经脉,一刻钟后拔出了最后一枚金针。

      “老刘头躺在床上十几年了,就这几针能让人站起来?”

      此时周围全是人,自然都是抱着看看的心思。

      别人不行自然不能代表刘琦不行,用的正是金针“九针连珠”绝技。

      很快老刘头被两个儿子给扶了起来。

      “动了,动了……”

      眼看着老刘头左脚慢慢的迈了出去,接着又是右脚。

      刹那间人群里是一片欢呼声,当然站在最后面的黄忠却是一脸苦涩。

      也许是大公子刘琦的医术凑巧碰上能治这病。

      结果又是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瞎眼老太太重新睁开了眼睛,第三个人的顽疾也被拔除了。

      刘琦拍了拍手袖子上的尘土飘然而去。

      “这就是神迹,神医……”

      此时王家村的众人都沸腾了,如果说第一个病人是凑巧,那第二个,第三个已经证明了一切。

      “神医啊,绝对是神医!”

      黄忠嘴里喃喃自语着,突然眼睛一亮,可惜半响后垂头丧气的从人群里又走了出来。

      原来是甲三手里的号牌已经发出几十个了,一天大公子刘琦只医治三人,也就是说二十天内都排不上号了。

      黄忠一巴掌狠狠的甩在自己的脸上,眼看着叙儿这几天咳嗦的越来越厉害,吐血次数也越来越多。

      上次人家大公子刘琦好心给儿子把脉,结果让自己给撵了出去,错失了良机。

      “军爷,我是黄舞蝶的父亲,我想见见女儿,您看看能给通融下吧?”

      军营的门口,黄忠拿出了家里最后的三枚铜钱满脸笑容的递了过去。

      回到家里的黄忠看着儿子黄叙已经瘦的皮包骨头,双眼凹陷,嘴唇发紫,一跺脚又出来了。

      面子值几个钱,儿子黄叙的命重要,不过黄忠可没脸去见刘琦,想着走女儿小蝶这条路线。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