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这句话是出自元代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里的一句,刚才看到这些百姓狼吞虎咽的样子一不留神念了出来。

      “主公真是好文采,忧国忧民,心怀大志?!?

      郭嘉从来没有听过这句话,就连出处也找不到,自然是以为刘琦现做的,虽然觉得似乎上面少了几句,但并不影响满满的崇拜。

      即使是刘琦听着这赞许声也不禁脸色微红,这可不是自己做的,但又不能解释自己是穿越过来抄袭的。

      否则就是郭嘉认主了也要吓个半死,自己绝对是三国里第一缉拿要犯,被人当小白鼠一样整天研究。

      刘琦心里只好念着对不住张大诗人的话了。

      粥随便喝,干粮就一人两个了,这也是刘琦的意思,关键是怕把人给撑死了。

      吃饱喝足的满头白发老头最先走了过来,脚步也有劲了。

      “大公子,您说想让小老儿王良做什么,别的不敢吹牛,木匠活小老儿敢说第二还没人敢说第一?!?

      刘琦也不废话把图纸拿了出来,老头王良接过看了起来,又有几个胆大的木匠围了上来。

      “这图似乎是军中弓弩,只不过这箭身为全铁,威力增强,杀伤力更大,箭头带钩箭身有血槽,一旦中箭就会失血过多丧失作战能力,只不过这驽身上的长条形是?”

      王良一开口让刘琦不禁心里一喜,想不到在这穷乡僻壤之地还真有木匠能认出自己画的是什么。

      “王良,你是怎么认出的军中弓弩?”

      听到这话王良捋着全白的胡须说道:“禀告大公子,小的祖上就是木匠,曾经追随过秦朝白起将军,虽然几经流离失所,但这技艺并未曾失传?!?

      “好,王良你就是这里的头,做好了赏你一两银子,其他人百枚铜钱?!?

      刘琦这一开口顿时让人群兴奋了起来,还管饭,还有钱赚,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主公是想要拿这些弩箭来对付蔡瑁派出的追兵,即使是有利器在手,胜负恐怕也在六四开?!?

      郭嘉眼睛一转就猜透了刘琦的意图,这弩箭明显是经过改良的,箭身用的又是铁质,威力更大。

      但想要抵挡住蔡瑁的军队恐怕只占四分,当然这还是多说了一分。

      这些天军营里的士兵一天一个变化,但除了甲一等护卫没有一个经历过真正的战场厮杀。

      上次王家堡派出的乡勇只不过是小儿科,蔡瑁的手下那可是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

      “奉孝说的有理,没有良将指挥,这次还真是吉凶难料?!?

      刘琦叹了一口气说着,刚打下一块领地,还有了点成色,如果弃之更加不利,蔡瑁的部队有骑兵,逃也逃不出多远。

      关键是没有统兵的将领,否则还能拼上一拼。

      郭嘉嘴张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弃之樊城之类的话。

      几百号人想要躲开蔡瑁的侦查骑兵根本不可能,而且这里还有不少老弱妇孺。

      主公刘琦已经在此地积累了一定的声望,百姓逐渐归心,樊城土地面积广阔,又背靠汉水。

      平时毫不起眼,一旦发生战争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奉孝,我决心已下,这一战绝不会退缩?!?

      刘琦抽出腰上悬挂的长剑一?;映?,旁边的一棵小树咔嚓断为两截。

      “嘉誓死追随主公?!?

      郭嘉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眼睛里带着一股无比坚决的执着。

      “好好好,等打退了蔡瑁的军队,定要和奉孝一醉方休?!?

      刘琦胸中的阴郁之气一扫而空,大笑着扶起了郭嘉。

      一说一答,如此豪言壮语惊飞了林中的一群飞鸟。

      “主公,上次你可是说要酿造出比百果酿还要好的酒,可不能失言啊……”

      一高一矮两道身形走在夕阳下,跟随在身后保镖典韦也不由胸中升起一道豪情。

      至于小丫鬟更是看着大公子刘琦高大的身形满眼都是小星星。

      “大统领,过了汉水再有三天就接近了樊城,这次想必不会再让主公失望了?!?

      “黑狼军”的二统领陈勇大笑的说着,被称作云涛兄的正是蔡瑁手下的大统领,得力干将。

      身高八尺,国字脸,手里拿这一柄亮银枪。

      大统领云涛嘴里轻哼了一声,上次的事让主公骂了个狗血喷头,要不是军师给解了围,恐怕一顿马鞭惩罚是少不了的。

      “陈勇,可曾打探到刘琦小儿的下落?”

      这次带出了八百多人,骑兵有三百多,三统领吴升带着从下游迂回而上。

      船上步兵六百多,全部都是黑狼军的精锐,只要锁定了刘琦的下落,量他也插翅难飞。

      “探子传来的回报,在樊城的王家村附近聚集了一批流民,从远处看貌似领头的就是大公子刘琦?!?

      听完陈勇的话大统领云涛一声长笑,想不到堂堂冀州牧府的大公子居然混成了流民的头。

      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如果被府主大人知道了肯定会吐血三升的。

      “站住,什么人敢在江上如此肆无忌惮的航行?”

      就在大统领云涛和陈勇二人放声大笑时突然远处飞快的划过来十几条快船。

      站在船头为首之人身高七尺,背弓带箭,身负铃铛,手拿短双戬,天庭饱满,嘴里叼着一根水草,显得放浪不羁。

      其余快船上的人无不都是奇装异服,手里拿着长刀,一脸凶光。

      大船迅速的被十多艘快船围上了,船上的士兵齐刷刷的举起了手里的长枪大刀。

      “胆敢拦阻蔡瑁将军手下大统领云涛的座船,就是黄祖来了也要赶紧让路,你们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二统领陈勇手里拿着蔡府的令牌一亮,大声呵斥着。

      “甘爷,貌似这帮家伙来头不小?!?

      刚才快船上问话的叫黑三,来到了快船为首之人面前说着。

      “真晦气,居然是蔡瑁将军手下的大统领,那就放了吧?!?

      背弓负箭的少年嘴里念叨了一句,显然并没有多少敬畏之心。

      十多艘快船被少年的一句话让开了水路。

      “小子,敢不敢留下你的姓名?”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