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胡说?!?

      就在此时刘琦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抱拳遥向东方。

      “父亲依在,我岂能擅自开府,这是陷我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举,开府之事万万不可……”

      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说出,吓得典韦赶紧缩了回去。

      “主公仁厚?!?

      郭嘉和黄忠几人同时抱拳说着,一时间大厅里又陷入了沉寂中。

      过了几息过后郭嘉突然站了起来说道:“主公,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名不正则言不顺,如今我军刚成型,一条条政令都需要处理?!?

      “主公志向高远,礼恭谦让于弟,既然无意继承冀州牧府的基业,何不自行开府?”

      这一番话说出来即使是坐在上面的刘琦半天也没有说话。

      不愧是鬼才郭嘉啊,瞬间就猜透了自己的心思。

      典韦提的开府需要父亲刘表的批准,即使是开府了也要受到冀州牧府的节制。

      也就是以后说要受到弟弟刘琮的节制,根据自己掌握的历史走向,很快蔡姨娘和蔡瑁就会向父亲提出让刘琮继承冀州牧府。

      如果将来一旦有战事,刘琮就能凭借大义节制自己,到时候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主公,军师所说不错,就是军队也该有个名字了?!?

      黄忠也是一抱拳说道,杜长紧接着赞成着。

      虽然自己是户籍长,但名不正言不顺,要是开府了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俺支持军师的话?!?

      虎了吧唧的典韦又跳了出来喊着,不过这次倒没被责骂。

      “诸位说的是有道理,只是本公子还需再想想,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自成一府自然是好,只不过这是在古代,凡事要讲个礼法谦让。

      吃相太急了日后也容易成为别人的诟语,当然刘琦心里还是暗暗高兴着,鬼才郭嘉刚才的话说的太漂亮了。

      蔡瑁一心想除了自己,父亲那边更是被蔡姨娘迷魂汤灌的不轻,自己和蔡瑁早晚要有一战。

      “咳咳……”

      “老爷该起来喝药了?!?

      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轻轻的给一个老者拍着后背。

      嘴唇轻咬,娥眉微蹙,虽是一脸愁容却更加显得妩媚多姿。

      “香儿,这破药也太苦了,吃了这么多副也不好……”

      老者接过了药碗皱着眉头一口喝下去,嘴边流下的药汁被称作香儿的女子用布轻轻擦拭着。

      被称作老爷的正是冀州牧府府主刘表,前些阵子带着护卫进山林打猎,不曾想却染上了风寒。

      回来时又多贪了几杯,房事纵欲过度,结果一病不起了。

      被称作香儿的正是蔡夫人,看着原来意气风发的相公如今变成了一个枯瘦老头也不禁暗暗伤心。

      “也不知道那孽子现在怎样了?”

      刘表靠在床榻上嘴里喃喃自语着,自然是指的刘琦。

      虽然这逆子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但也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这话一出口也不禁让刚才暗自伤心的蔡夫人心里一震。

      前几天老爷已经有心思立二儿子刘琮为冀州牧府的下一任府主了。

      就连封书都写好了,只差盖上府主大印送去洛阳了。

      当然送到洛阳帝都也不过是走个形式,为的尊敬皇家。

      蔡夫人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老爷,大郎出去锻炼下也好,总不能将来一事无成……”

      “禀告府主,蔡瑁将军有急事求见?!?

      一个府里的小丫鬟禀告着。

      “咳咳咳,把德珪叫进来,前阵子让他去打听大郎的消息,莫非是找到了?!?

      蔡瑁是后妻的弟弟,又是刘表的左膀右臂,自然是重视信任有加。

      “府主不好了……”

      就在刘表勉强的靠在床榻上时,突然一道声音传了进来,这句不好了让蔡夫人也不禁娇躯一震。

      紧接着走进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是蔡瑁将军,眼睛里带着血丝,风尘仆仆的。

      “德珪,难道是大郎又闯祸了?”

      刘表虚弱的问着,自己这个大儿子就是不让人省心,又是一阵咳嗦声响了起来。

      “老爷,轻点……”

      眼看着咳的厉害相公刘表蔡夫人赶紧伸手轻轻拍着后背。

      “府主请节哀,大公子被二龙山的土匪黄巾余孽给杀了?!?

      呼……

      蔡瑁这句话一出口刹那间房屋里一片寂静。

      冀州牧府主刘表的脸上突然僵住了,还在拍打的蔡夫人嘴里发出一声惊呼,迅速的用手捂住了嘴。

      “胡说,大郎怎么会被土匪所杀,谁敢碰冀州牧府的大公子的一个手指头?!?

      突然蔡夫人一声娇喝,柳眉直竖,一只玉手指着弟弟蔡瑁。

      “德珪,你是不是搞错了?”

      半天才缓过神来的刘表语气严厉的说着。

      “府主,属下岂敢拿大公子的死活开玩笑,人头都被那大当家的何仪给割下来,属下幸好给抢了回来?!?

      蔡瑁一脸苦涩的说着,随着一拍手,一个士兵呈上了一个木盒。

      “打开?!?

      想当年刘表只身入住荆州,结识蒯良,蒯越,蔡瑁,诱敌宗贼入瓮,杀其部下无数,也是一方豪杰,什么血雨腥风没见过。

      话语虽然虚弱不堪但却带着一股坚决。

      蔡?;恿嘶邮?,士兵把木盒缓缓的抽开了,里面一颗人头上血肉模糊,但依稀还能看出是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孔。

      突然床榻上的刘表一用劲把人头的右侧面翻开。

      一颗红痣长在右耳之下,这也是刘琦下生带的胎记,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秘密。

      “我的儿,噗……”

      刘表突然一声大喊,紧接着一大口鲜血喷出几米远,双眼一闭。

      “老爷你醒醒……”

      蔡夫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府主大人?”

      这一陡然惊变让蔡瑁也有些措手不及,上前几步伸出了手指探在刘表的鼻子下。

      “快叫医师……”

      随着蔡瑁一声大喝,冀州牧府里乱做成一锅粥。

      而此时的刘琦却一点不知道冀州牧府里发生的变故。

      在郭嘉和黄忠几次的劝说下终于同意了自立一府。

      军队的名字叫“虎刃”,名字自然是黄忠提出来的,意思是这支军队将来就是“虎狼之师”。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