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当前位置: 读书阁>都市小说 >起雨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从西凤到永安,白久走过了三个州郡,几乎穿过了半个大虞,路程之遥远可想而知。

      一夜过去,直到秋日当头时,白久从睡中苏醒。认真的梳洗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出了客栈。

      在街头寻了一位憨厚的大叔问路,便向东城走去。

      走过一座城中心的石拱桥,看了看桥下潺潺的流水。

      白久问路问路再问路,终于在一条小巷前看到了——一棵寒柳。

      东城一棵寒柳身后的小巷,巷里最后一家,便是白久要去的地方。

      幽静的小巷很窄,有一辆马车能勉强穿过的宽度,历经风雨的石路让这里显得很破旧,两边不知是谁家的宅院,白天也很是安静,仿若没有人住。但每一户的院门都很干净,显然是经常打扫的。在小巷的最里面,正对着小巷有一道门。门很不起眼,若非走到最后能看到,白久绝对不会注意这道门。

      就是这道门,白久沉默了一会走了过去,并且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白久抱了抱拳,说道:“您好!”

      那中年男子的目光从白久身上扫过,存在着几分疑惑。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询问的目光盯着白久。

      “晚辈白久,来自西凤城陈家?!?

      白久说完,将手中的一封信递给了那中年男子。那是陈家老爷子临行时,交给白久的其中一封信。

      中年男子接过信,看了一眼。信封是青色的,用的是很普通的纸,不算华贵,唯一的特点就是上面有一个飘渺的陈字。

      “进来吧?!?

      中年男子将门打开,院里面的景色便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很旧的院子,不管是里面的石桌还是石椅,亦或者说是那棵已是满枝霜红的枫树。

      白久走了进去,进去的时候他仔细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

      他看起来很沧桑,那种沧桑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经历,他的侧脸有道疤,很长,很窄,若是此时有用剑的高手在此,一眼就能认出,那是剑伤。

      “老爷子身体还好吗?”

      中年男子开口了,他的声音虽然厚重,却有些轻微的颤抖。

      “爷爷的身体依旧很好,只是一直念叨着您?!?

      白久回答道。

      “前辈久居在外,不理世事,生活倒也没有烦恼。但是时间长了也会枯燥无味,爷爷让我来向您转告一句话。

      “哦?老爷子让你告诉我什么?”中年男子看向白久说道。

      “爷爷说,当年的事情早已过去。您早就是自由身,如果想走,没有人会阻止的?!?

      中年男子看着白久,没有说话。

      白久没有看他,而是继续的说道:“爷爷还说,永安城不错,若非家里的问题,他也会住在这里。如果前辈回去,自然多了一个下棋的人。如果不走的话,城既然也还可以,该放下过点自己的生活了?!?

      有清风吹来,火红的枫叶终于脱离的树枝,散落地面。

      那名中年男子静静的望着白久,良久之后,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你是白家的人?”

      白久沉默,然后说道:“白家只有鬼?!?

      ……

      白久走了,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年人与陈家有着怎样的关系,他只看的出来,在他说放下的那一刻,那名中年人明显在颤抖。

      放下,放下的究竟什么?如果是仇恨,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呢?

      从小巷里走出,白久又看到了那棵寒柳。

      小巷之外,落座石旁。

      这棵柳树太直了,它的旁枝很是发达,在这样已经深秋之时,柳叶还没有发黄,青青翠翠。像是一把剑一般直挺挺的立在那里。

      柳枝在风中摇曳,恍然独自轻舞。一柳在这永安城内,显得别样不同。

      “司空见惯,与众不同?”

      白久似有所悟,低声轻语,转身离去。

      ……

      清风院,天齐四院之一。

      作为天下书生所向往的书院,清风院与寻常的学院截然不同,院中并不怎么注重修行,学生大多如此,皆是不会修行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是读书,清风院有藏书楼十一座,号称天下书籍不出其左右。

      当然作为天齐四院之一,学生中修行者所占据的比例依旧很多,但也比不上别的学院的学生。这样的一个文邹邹的学院,对外所称也是清风书院。然而也就是这样一个学院,它的名字排在天齐四院的第二位。

      万事因果自成,清风院能在四院中排名第二,除了自身强大的实力外,背景也尤为的庞大。其身后便是永安城东侧的那座竹山。竹山上有座学府,凌门学府的名号天下皆知。大虞安国已是百年时间,然而凌门学府的存在又何止百年,这个世界无数的名人都与之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文以治国,这里便是大虞的那个文。

      清风院的建立之初,太祖皇帝立于淇水河畔,说下那句前贤名言。

      “天地立心,生民立命,往圣继绝学,万世开太平?!?

      短短百年,清风院已有天下第一书院的名号,甚至在无数大虞民众的心中,它的重要早已压过了天择院。

      而白久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清风院在永安东城,院外围绕穿城而过的河水-淇水。

      文者乐山水,这就是当年那位院长的想法。

      如今科举已快要开始,秋季到来,也到了各大学院招人的时候了,清风院也一样。白久远远的都能看到,在通向清风院的个个座石桥上,人群陆陆续续的走过。

      年轻的学子,年迈的书生,那里有很多人。

      白久随人群登桥,穿过清冷的淇水,走到了清风院的院门前。

      院门的材质是来自竹山的翠竹,一节节的竹竿编成了一个可容数十人同时穿过的庞大院门。上面有提字,来自当朝相国大人,也是如今大虞的文圣—凌来。

      清风自来。

      白久看着这四个大字,隐存其中教化之意。他知道这四个字的由来,四字之前还有四字。

      你若盛开。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这便是清风院。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