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当前位置: 读书阁>都市小说 >起雨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清风院的入院考试在前院,那里有一块很宽广的空地??盏厣洗罱ㄗ偶蛞椎拇笈?,有桌椅陈列其中。

      如此看来今年的考试模式是定下了,笔试应该不会错的。

      那么题目呢?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众所周知,清风院的题目在于不同。也不知是前代哪位贤人留下的雅言,不同才有价值,才造就了如今的清风院院试风流。

      白久很期待这次的考试内容,他读书已经数十载还从未经历过一场考试。若题目真的像人们所说的那样,那他自己该如何回答?

      这是个问题。

      …………

      清风院很深的院内,那里有一座很高的楼,其名藏书。

      白衣少女站在这座楼前不知在想些什么,秋日里的阳光不暖人,但却十分的映人。少女本就落落大方,明媚动人,此时映在阳光里,更胜秋水三分。

      不知何时,清风院的莫副院长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微笑的说道:“清风院这样一座书院,也能让你这女娃娃心动?想必也就是因为这藏书楼了!”

      欧阳落说到:“世人都知清风有楼其名藏书,几乎存有天下所有的书籍,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藏书楼内还存有一把剑?!?

      莫副院长笑道:“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那把剑放在楼里已经数十年,至今为止不还是放在那里?多少天才因此来到书院,又有多少因此黯然离去?!?

      欧阳落没有说话。

      莫副院长伸手指了指藏书楼,说道:“以你的实力,应该可以走到第三楼,而那把剑至今为止都放在最高的那一层,我可以带你可以去感悟,但切记那把剑,绝对不能碰!”

      欧阳落问道:“碰了会怎么样?”

      莫院长表情严肃的说道:“镇压仙剑的阵法岂是儿戏?”

      欧阳落听后沉默片刻,忽然问道:“仙剑既然如此重要,为何不是放在天择院,而是清风院的藏书楼中?要知道天择院可是如今最注重修行的学院。

      莫副院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环顾四周,笑道:“风水胜地,甲于一洲?!?

      他望向藏书楼,忽然百感交集。不过情绪之变,却又宛若覆水。

      …………

      案子上的试卷极厚,像一座小山一般。

      白久看着这些试卷隐隐有一些的紧张,题目会是什么?莫非要用一柱香的时间写完这些?自己能写完吗?

      他坐在案前,努力的让自己平静起来。然后伸出手,掀开了试卷的第一页。

      白纸印着黑字,说明着重要与明显。

      他的手忽然僵住了,明亮的双眸忽然闪过一丝疑惑的神情,就连那垂下的眉头竟然也微微挑起。

      你读书至今都懂些什么?

      宽大的纸张第一页,就在正中央,写了这样的几个大字。

      这也算问题?这怎么回答?白久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扭头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那几位,发现他们也出现跟自己一样的神情。

      白久微微蹙眉,接着掀开了第二页。

      从第二页往后,如小山般的卷子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题。那些题出自各家各卷,几乎包揽了世间所有的书籍。就如一本百科全书一般,不过这里的不是答案,而是问题。

      读书十几载,白久看过的书籍何止千卷,但就单单这第二页上的问题,白久就有很多答不出来。

      白久苦笑一声,心想:清风院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

      ……

      这世间有很多的问题,每个问题又有许多的答案,那么这一些加起来无穷无尽的墨海中,又有谁能够驰骋不倒。就连当今的文圣凌来也从未说过饱读诗书四字,更何况这些只是读书数载的年轻书生。

      所以就需要方法。

      解决问题的所在不是答案,而是方法。

      参加入选考试的学生们已经考过了半个时辰时,在清风院某个开阔清明的房间内,教习们也在商讨今天的问题。

      这些教习有些都已经白发苍苍,不知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场景,自然不会乱了分寸,不过他们手中的那壶茶撒了一些,写在纸上的笔墨有些重,这些都可以看出,他们有一些的激动。

      其中一名教习点评今年的试卷说道:“今年的试卷是从竹山上直接传下来的,也不知道是谁出的卷子?问题吗,到是符合我清风院的风格,不过……”

      另一名教习补充说道:“答案是什么?”

      是的,众人商讨的就是这个问题。试卷是从竹山搬下来的,也不知出题的又是哪位先生?每一次清风院的入院考试题目虽然都很奇怪,但也是这些教习一起思考出来的,心里都有明确的标准。而今年的这一题,就连他们也不知道如何评定。

      “说起来这些问题跨度也太大了,琴棋书画煮菜烹茶,几乎所有能想到的这上面都有,别说这些学生,就连我们也不可能全部答的出来啊?!?

      “不知是哪位先生出的题,若是老大还好,题的意思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但若要是老二,估计这世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答案了?!?

      有位教习好奇的问道:“问题吗,就是太复杂了。不过我更在意的是,老大跟老二比起来哪个学问更高一些?”

      有人笑道:“自然是老二高一些吧,文海如渊可不是白说的?!?

      “不过也有传说,老大体弱,长年被相国大人教导多伐山间的竹子,看书的时间比不上老二。但是说起来,毕竟是文圣的大徒弟,自然也是满腹经纶?!?

      提起这两个人教习们的语气中都存有佩服与赞扬,有人笑着说道:“当年大西州无物寺的明山和尚来竹山求教,不也是老大与其辩论了三天三夜,听说这一次事后,连明山的佛心都受到了影响?!?

      另一个人接着说道“不光是明山和尚,道门的玉路不也一样,看破世间路途,说的容易,不也输在了凌门?!?

      敞亮的房间里响起来众教习的笑声,这些世人觉得天大的事,在他们的口中,就是今日不同的话题罢了。

      “诸位,这些先放放……”说话的是一位年轻的教习?!拔揖醯梦颐腔故窍壬塘恳幌抡獯问跃淼氖掳??!?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陷入了沉默,没错这才是今日的重点。

      正当大家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房门忽然被吱啦一声推开,众教习愕然望去,只见来者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白鹤。

      竹山有一人养了一只鹤,这件事别人不知,清风院的这些教习可是清楚的很。

      白鹤下竹山,带来了山上那人的一封信。

      白纸信上,写的就是今日教习们所讨论的问题。

      竹山的问题,自然由竹山来解决,这就是安排。

      …………

      这场考试持续的时间很长,题难是一个问题,题多也是一个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怎么写。

      白久想了很长时间这个问题,想的满脸汗水,想的更是不知所措,但最后他还是想到一个方法。

      淇水悠悠,清荡上岸,岸上的那一排枫树好似燃烧了起来,火烧云更是红的好生美丽,两两相衬,好似落了满满一川的枫叶。

      此时的白久看不到这美景,他又略微思索一会,最终在卷子得第一页写上了自己的答案:“略懂”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