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当前位置: 读书阁>都市小说 >起雨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清风院是众所周知天下最著名的书院,今年的院试理所当然也汇聚了极多的青年才俊。白久从西凤城这样一个偏远的城市,来到这里。读书十几载从未有过一次考试,这世间除了陈家的人,似乎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能力。

      相貌清秀,低眉愁苦,衣冠平平的他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无法吸引别人的目光??忌撬匦牡?,除了自己的成绩外,便是那些考试前便颇有名气的名字上。

      才子自然很多,比如早在数年前便入永安,来自丰临的林琅,如今年纪刚过十八,但他的书画却已经摆在了永安城最大的望鹤楼上。再比如来自南海的某座非著名书院的娄青山。

      但是林琅毕竟只是书画,娄青山也只是诗歌比较出彩,考生们最在意的还是号称百墨之家钟家的二公子。

      钟家并不在大虞而是在西离,对于大虞属于外国友人了,但钟家的名号却很大,千世之氏,以文墨流传世间。而这位钟家二公子钟天明虽不会修行,却也受过号称西离文圣离荣子的指点。

      传闻三岁识字,八岁作诗,成长过程中更是广交墨友,钟家往来无白丁,使他的成长堪称完美。

      盛名之下必无虚士,钟天明如今未过十八岁,却已经写过数篇精彩的文集。

      随着文举到来,天下第一书院清风院也开始收人。

      钟天明千里迢迢的来此,目的就是为了考进清风院。

      清风院虽说考试问题奇异,但若说这么有名的才子都难以考入,那就有点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所以考生们并不关心钟天明能不能过关,只是很想知道他的答案,和他是否能够把得头名。

      此时钟天明,娄青山,丰临林琅三人正站在那处榜单下,负手向上看榜。奇怪的是他们的表情各不相同,要说也不可能相同,只是因为这表情中没有喜感,很是奇怪。

      永安权贵的子女站在他们身后,压低着声音讨论着什么,有几个人的脸色与他们三人一样的难看。

      拥挤的人群在他们的身后自觉空出了一片空地,不是因为害怕,更不可能是大虞的律法,是因为这些少男少女都是身世不凡,自身都有名望的人,下意识的与他们保持着距离。

      清风院很早就贴出了成绩,早已在那里等候的人,看过之后都很是诧异。

      人群惊呼不已,在榜单的上面,理所应当的出现了三人的名字,但奇怪的是,他们三人谁也没有出现在榜单的最上面。

      最上面的有两个人的名字:

      白久、欧阳落。

      ........

      清晨的阳光很浓,金色的光线把清风院前这座石碑照射的很神圣,石屏缝间淇水水面仿若都透漏着暖意。若有若无的薄雾隐默于当中,早早的来到这里查看成绩的考生们,望着屏上的名字,表情很是有趣。

      探花榜上的欧阳落,除了实力不凡外,更是欧阳家有名的才女。昨日进院,由莫副院长亲自带领,所以她的名字的出现并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可是白久呢,从偏远的城镇,几乎横穿大虞来到了这里,入永安城短短数日,谁会认识这样一位少年呢。

      白久是谁?他的名字竟然在钟天明的前面,他的名字竟然还在欧阳落的前面。

      “白久,这个人之前有过什么出名的地方吗?”有人看着名次疑惑的问道。

      “我在永安城这几年也对这个名字闻所未闻?”疑惑的声音更多了。

      要知道在这座天下魁首的永安城中,有才却不出名的人,是极少的。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时,石碑影下忽然升起了一阵清风,很是突然,略带着永安花影阁胭脂的香气。众人略感疑惑,注目望去。

      胭脂的香气自然随着人来,然而谁又能用的起花影阁这么贵重的胭脂,又能吹起这一阵清风呢?

      欧阳落随清风来到这座石壁下,欧阳家的才女自然有财力也有实力。她的出现让原本就略有骚动的人群,更加热闹了起来。

      钟天明收回望向石壁上的目光,略作沉吟。旁人不认识白久,他自然是认得的。只是他也想不到,那晚看似寻常无奇,甚至有些不起眼的少年,竟然能拿到这样的成绩。

      看到欧阳落随风飘落,自然也看到她眼神中的诧异,然而正当他准备开口时,却发现,欧阳落的目光不在他们,也不在石壁的榜单上,而是看着人群的某一处。

      她看向人群,不知在看何人,最终目光停在了一处。

      人们有些疑惑,发现钟公子的目光也在那处,进而疑惑变成了好奇,因此吸引了很多人注目望去。

      被无数人注意下的那片考生,自然觉得这目光不是针对自己,所以识趣的向两边散去。

      人群渐渐出现了骚动,不多时,便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人。

      一个正在努力向石壁靠近的少年。

      ……

      欧阳落笑道:“见过白公子?!?

      清风院前,淇水悠悠,石壁傲雅,她就像介于两者之间的事物一般,宁静而清雅。

      这样的一个女孩对你笑一下你都会觉得紧张吧。

      壁影下传出了惊呼声,莫非他就是白久,怎么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

      考生们的目光很复杂,有疑惑不解有震惊难言,这样的题目竟然还能有这种答案。

      钟公子毫无缺点可言的回答,竟然只得了第三名,欧阳落也就罢了,这白久怎么回事???略懂是怎么回事???

      有些情绪比较激动的考生终于抑制不住喊出了自己的问题,顿时也得到了数人的回应。

      欧阳落有些不喜的皱着眉头,语气却平和的问道:“莫非诸位是在质疑院内的决定?”

      似乎是忌于欧阳落话中的意味,人群的声音略低了几分,但依旧有人低声轻言。

      就在这时钟天明在人群中响起:“清风院的院试题目向来以有趣著称,诸位一大早聚集在这里,自然不是为了风景。入院的排名,题目的答案,都是最有趣的问题?!?

      欧阳家与钟家都属于世家,私下自然有来往。何况那一夜陋巷中四家族商议之事虽然没有结果,但也给了三人一段相处的时间。

      不过,钟天明的目光忽然落在了白久身上,笑道:“白兄博通古今,只是今日这个答案实在难以服众,若白兄有更好的解读,还望说出来,也好为大家心中的疑问解惑?!?

      年轻总会气盛,这不关乎修养,而是人之常情。今天榜单上的名字有钟天明,但却很奇怪的不是第一名,他自认为他的答案和问题是相照的,以及他对自身才华的骄傲。读书人既然不会修行,那就是一个普通人,眼前的这位少年很明显也是一个普通人,既然都是普通人,那我钟天明为什么会不如他?

      听到钟公子都是如此回答,其他考生自然更加肆无忌惮了,追问的声音越来越多。

      白久还未说话,欧阳落眼神却逐渐变冷,四周缓有清风而至。

      就在这时,从壁影后忽然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

      “因为卷子是竹山上的人出的,而他的答案竹山上的人喜欢。你们还有问题吗?”

      一位身穿深色大褂,手中握着一把竹扫帚的老妇人,不知何时从壁影后走了出来。她佝偻着身子,带着人群脚下的灰尘,慢慢的走了出去。

      ……

      看着这位消失在远处的老妇身影,众考生很是愕然,没有人再说一句话了。并不是因为说话的是这个老妇,而是因为这老妇所说的话。

      竹山认同的人,实力,势力……所有的外在都可以说明了。

      一句话,明理的人自然明白??墒怯行┤瞬⒉徽庋衔?,有些人以为白久是走了大运,有些人却很气愤得向那远走的老妇说道:“她以为她是谁???”

      就在这些少数的人准备追问时,却发现白久与欧阳落两人,早已经不在这里。

      趁着众人回头望远去的老妇时,欧阳落拉着白久,早已走上了淇水的桥头,接着消失在桥下的人群中。

      有人看向了钟天明,似乎想从他的口中听到些什么。

      而钟天明望着两人的离去,眼中闪过一丝淡色,自嘲的一笑,伸手招揽着娄青山与林琅,随着几名永安城的贵女,也就此离去。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