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fuck!”

      络腮光头看着完好无缺的肖自在,一脸震惊,大骂了一声吼,举起手中的rpg,再次扣动了扳机。

      他周围的那些黑人小弟们也纷纷举起ak47,对着肖自在疯狂扫射!

      “轰!”

      “哒!哒!哒!”

      从rpg射出的66mm炮弹以及ak47中疯狂射出的7.62mm子弹,如同一道金属风暴一样,朝肖自在袭来。

      巷子里爆发出剧烈的火光,呛鼻的火药味。

      肖自在看着眼前的绚丽烟花,笑了笑,双眼中的红光越来越亮。

      他侧了一侧身子,接着缓缓伸出右手,朝前轻轻一推,低声道:“大慈大悲手!”

      “轰!”

      一道巨大的金色的掌印朝前飞去。

      将那66mm的炮弹以及漫天的7.62mm子弹全部打了一个粉碎!

      肖自在一个闪身,瞬间来到了那络腮光头的面前,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络腮光头的喉咙,笑道:“施主,贫僧这就送你下地狱?!?

      “咔嚓!”

      络腮光头的脖子直接被肖自在捏断,“轱辘”一声,他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样滚在了地上,眼睛里充满了震惊和恐惧。

      肖自在侧过头,看着络腮胡子的那些黑人小弟,咧开嘴笑了笑,道:“哦,差点忘记了,还有你们!”

      那些围着的黑人小弟,见到这无比血腥残忍的一幕,一个个扔下ak转身就跑!

      太恐怖了!

      这个人不是人!

      他是魔鬼!是地狱里的撒旦!

      太可怕了!

      哦,上帝快来救救我!

      肖自在摇了摇头,双目猩红,朝着那些逃跑的黑人,伸出两只手,快速朝前打去,脸上也露出了十分开心的大笑!

      “轰!轰!轰……”

      一道道巨大金色掌印朝前快速飞去。

      五分钟后,肖自在停下了手,眼中的猩红之色散去,恢复清醒的他,看着眼前的景象,伸手狠狠地拍了拍脸,十分自责地说道:“没忍住??!还是没忍住??!”

      只见巷子里一片血肉横飞,见不到半点的尸体,全是碎肉,鲜血流了一地,如同一条赤红色的河流,河流上漂浮着一根根碎裂的骨头。

      碎裂的骨头中还夹杂着几个瞪大眼睛,脸上写满恐惧的黑色人头雕塑。

      “??!”

      简·福斯特看着眼前这幅地狱一样的画面,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她脸色煞白,心脏疯狂地跳动,身下多出了一瘫水渍,她吓尿了。

      肖自在听到叫声,猛地侧过头,双眼猩红,他缓缓走到了简·福斯特的面前。

      接着蹲下了身子,笑了笑,问道:“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简·福斯特先是点了点头,又狠狠地摇了摇头,双目涌出了大量的泪水,十分恐惧地说道:“撒旦先生,你可以放过我吗?我才二十四岁我还年轻,不想下地狱,而且我一点坏事都没干!”

      “撒旦先生,我叫简·福斯特。我真的是一个好人,好人不该下地狱的,您说对吗?”

      “撒旦先生,我知道你跟上帝他老人家不对付,但你看看我,我什么也不能干,下了地狱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撒旦先生,你可以放过我吗?”

      肖自在闻言,怔了一怔,长叹了一口气,推了推眼镜,笑了笑,语气十分温和地说道:“如果把大多数的常态称为常态的话,我,是一个变态?!?

      “为了生存,人会杀人,可我只是单纯迷恋上了它而已。杀人,杀掉其他的不行,只有人?!?

      “这是一种病,我已无药可救?!?

      “我不是撒旦,只是一个病人?!?

      简·福斯特听后,脸色更加煞白,眼泪流得更多,她鼻子轻轻一抽,带着哭腔问道:“所以,撒旦先生,你还是要杀了我吗?”

      “杀我的时候,可不可以仁慈一些,我不想变成一堆碎肉……”

      肖自在笑了笑,道:“我已经吃饱了,不需要再吃了,虽然他们很难吃,而且我是一个病人,但也是一个好人?!?

      简·福斯特眨了眨眼睛,打着哆嗦问道:“所以,撒旦先生,你是打算放过我了?”

      肖自在点了点头,笑道:“小姐,你该回家了,我打算去找下一个餐后甜点。记得下一次,不要出现在夜晚的地狱厨房。这里对于你来说,很危险!”

      说罢,肖自在缓缓站起身,扭了扭脖子,准备去吃个餐后甜点。

      简·福斯特伸出手拉住了肖自在的衣服,脸上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请求道:“撒旦先生,能拜托你送我回家吗?你也说了,地狱厨房的夜晚很危险?!?

      “撒旦先生,求求你了!那些人真的太恐怖了!”

      “你要是走了,我恐怕……”

      肖自在闻言,点了点头,笑道:“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斗ɑ酚醒裕阂砸坏拼畹?,终至万灯皆明?!?

      简·福斯特听到肖自在的话,十分开心,虽然她不知道这位撒旦先生嘴里说的话啊,但今晚她的命算是保住了。

      有撒旦先生在,那些恶魔全部都要回到地狱!

      肖自在笑了笑,世尊之法门,引世人向善,今日救人一命,也算积累功德。

      他伸出了一只胳膊,温和地笑道:“简小姐,地上的血太多,别沾到你的身上,请抱住我的胳膊?!?

      简·福斯特点了点头,小心地抱住了肖自在的腰,道:“撒旦先生,我住在曼哈顿区第五大道中央公园那里?!?

      肖自在抱着简·福斯特的腰,一边飞檐走壁,一边问道:“哦?那你为什么来地狱厨房,这里可是和你家有很远的距离??!”

      简·福斯特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大风,以及不断消逝的景象,心脏砰砰地跳,这真是太刺激了,她深呼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笑道:“有位新来的同事住在地狱厨房,她生病了,我晚上下班的时候去看望了一下她?!?

      “准备住一晚,早晨再走,但刚刚临时收到了实验室的通知,明天会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前辈要来,所以,我得去整理一下那些困难的问题,请教他?!?

      “然后就遇见了刚才的事情了!”

      肖自在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说道:“简小姐,下次记得一定不要在夜晚的地狱厨房出现?!?

      “世尊有言: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心是恶源,形为罪薮?!?

      简·福斯特听后,皱了皱眉,看着肖自在的侧脸,突然问道:“撒旦先生,你一定很痛苦吧!杀人的时候,一点也不会快乐吧!”

      肖自在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我很痛苦吗?

      还好吧!

      至少比医生先生强多了。

      比小丑先生强多了。

      我的心中有信仰,有世尊的光辉,只是一个有点普通的病人。

      他们的病更重??!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