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纽约曼哈顿区第五大道。

      中央公园。

      肖自在松开了手,将简·福斯特放下,推了推眼镜,笑道:“简小姐,再见!”

      说罢,肖自在转身离去。

      简·福斯特看着肖自在的背影,心中忽地有些怅然所失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攥紧拳头,大声问道:“撒旦先生,我们真的还会再见到吗?”

      肖自在闻言,挥了挥手,笑道:“世尊有言:缘起即灭,缘生已空。得失从缘,心无增减?!?

      “一切有如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听着那些听不懂的话,简·福斯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丢了,她狠狠地摇了摇头。

      对着肖自在的背影,大声喊道:“撒旦先生,你下次要是真的饿了,又找不到坏人的话!控制不住自己的话!”

      “那就请你把我吃了吧!”

      “我住在中央公园对面的那栋大楼里,301室!”

      肖自在听后,整个人不由得怔了一怔,脚步也跟着顿了一顿,他摇了摇头,继续向前。

      “自在,你要是真的饿了,控制不住自己,就请你把我吃了!”

      这话还真是熟悉??!

      上一次跟我说这话的,是解空大师。

      那还是在灵隐寺修行的时候,那是第一次有人救赎我……

      这是第二个了……

      我佛慈悲!世尊是你吗?

      是你又在弟子心中撒下了一点光辉吗?

      这一次大概会有不一样的果吧!

      “南无阿弥陀佛!”

      肖自在推了推眼镜,笑了笑,轻声呢喃道。

      ……

      地狱厨房。

      hell's kitchen。

      “该死的恶魔!你不要过来??!”

      一个凶恶的匪徒惊恐地大叫着。

      “拈花指!”

      一道刚劲有力的金色指印,扎在了匪徒的脑门上,将他的头扎了一个稀碎,白花花的豆腐脑炸了一地。

      肖自在推了推眼镜,笑了笑,道:“我真的没有过去??!”

      他继续向前走去。

      “大慈大悲手!”

      一道巨大的金色掌印飞出,拍在了匪徒的胸膛上,巨大的冲击力,将那匪徒直接拍进了墙上。

      “龙爪手!”

      一道巨大的金色爪印飞出,抓在了一个匪徒的脑袋上。

      “龙吸水!”

      一道龙型真气飞出,将一个匪徒吸到了肖自在的手上,肖自在轻轻一捏,将那匪徒的脑袋生生给捏爆了。

      “大摔碑手!”

      一道巨大的金色石碑飞出,将一个匪徒拍了个稀碎。

      “多罗叶指!”

      “狮子吼!”

      “般若掌!”

      “罗汉拳!”

      “……”

      随着肖自在那低沉的声音不断落下,地狱厨房内不断的有人倒下。

      一具具尸体被打得镶嵌在墙上,镶嵌得死死的。

      肖自在打量了一眼自己的杰作,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地道:“可惜了!没有氧气瓶和葡萄糖,总觉得还差点味道!”

      “这些人真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样的菜没有质量,只能靠数量堆积……”

      “而且胃口越来越大了……有些难办??!”

      “刚才感觉饱了,但吃了一个甜点以后,又饿了……”

      “心魔越来越严重了……”

      肖自在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五点了,也该回去了。

      今天的狩猎就到此为止了吧!

      “嗖!”

      一道破空声从肖自在的身后猛地响起。

      他皱了皱眉,手上亮起了金光,一把抓住那袭来的东西,那是一根铁质的警棍。

      “恶徒!你这双手沾满了血腥的屠夫!我夜魔侠一定要打倒你,将你送到警局!”

      一道无比冷漠的声音响起。

      肖自在转过身,双眼猩红,眼神中也爆发出十分浓烈的杀意。

      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衣的男人从巷子中走了出来。

      夜魔侠冷笑一声,从胸前拔出剩下的一根警棍,握紧手中的警棍,猛地一跺地,一个闪身,朝肖自在杀去。

      肖自在见此,咧开嘴笑了笑,这个人还有点意思,有点强,但也就只有点强。

      可惜,你出来的太晚了。

      你要是再早一会,我还能陪你耍耍,但现在我要回去了。

      肖自在朝前走了一步,一把抓住夜魔侠那挥舞着警棍的手,狠狠一捏,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接着一个势大力沉的过肩摔,将夜魔侠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然后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夜魔侠的胸口上。

      肖自在这一串动作,无比的自然,一气呵成。

      夜魔侠还没缓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折了八根肋骨,折了一只手,五脏六腑也都被踹出血了。

      浑身上下真是疼的要命!

      感觉整个人都废了!

      这个凶徒也太可怕了!

      我一定要制止他。

      不能再放任他继续行凶了。

      巨大的信念让夜魔侠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从地上一点点的爬起,他声音无比颤抖地质问道:“混蛋,我夜魔侠一定要制止你!”

      “绝对不能继续再放任你行凶了!你这样的人只会让地狱厨房更加混乱!”

      “你以为你所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吗?如此残忍的杀戮,你与这些凶恶之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一切自有公理正义去审判他们!”

      “你以为你有一点超能力,就能超脱于法律之上吗?”

      肖自在笑了笑,眼睛里露出了赞赏的神色,缓缓开口道:“不错,你的意志力很不错,明明已经丧失了反抗的能力,还能站起来……”

      “你令我很开心,只是你还是太弱了……”

      “另外,我是一个病人,请不要跟一个病人讲道理?!?

      “还有这世上能跟我讲道理的,只有世尊如来,只有佛祖释迦?!?

      说罢,肖自在手上亮起金光,对着夜魔侠的脸来了一个大摔碑手。

      他看着倒下得夜魔侠,推了推眼镜,笑道:“夜魔侠施主,请你睡一觉吧!希望下次你能让我体会到一些快乐,希望你能有一些长劲儿!”

      “现在天就要亮了,希望你不要遇见一些凶恶的匪徒……”

      “哈哈哈……我想,你应该是安全的,毕竟这周围的匪徒,都被贫僧杀光了……”

      肖自在双手合十,低声呢喃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趁着夜色还未彻底散去,朝皇后区英克拉姆大街奔去。

      黎明来临的那一刻前。

      我应该就到家了。

      今晚,还真挺有意思的。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