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漆黑的精神空间中。

      穿着白衣服的医生,此刻双眼血红,抱着那块漆黑的石头,用自己的嘴一下一下地啃着,他的牙齿已经碎裂,嘴里全是鲜血。

      小丑醉熏熏地瘫倒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医生的行为,疯狂地大笑了一声,道:“喂,喂,喂,食人魔先生你的牙齿咬不动石头的!little monkey可是金刚不坏的存在……你这个行为可能要将他激怒,等他出世的那一刻,你很可能被他一棍子打死!”

      医生闻言,怔了一怔,将那漆黑的石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愤怒地嘶吼了一声,面目狰狞地看着小丑,双眼涌出大量的眼泪,歇斯底里地质问道:“joker,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jake他创造了我,却让我始终呆在这暗无天日的黑暗之中!”

      “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好饿??!我感觉我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逝去,我就要死了……”

      “暴虐的杀人狂可以出去残忍的虐杀!疯狂混乱的精神病可以出去造成惨无人道的屠杀,传播自己的混乱……而我只是想吃上一口羔羊,就要被囚禁在这里……”

      “joker先生,这真的不公平!为什么?”

      小丑见此,缓缓站起身,走到了医生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食人魔先生,你的存在很重要,在某种意义上你比我们都重要,要知道饥饿是一切生灵的天敌,你承载了这具身体以及这个灵魂的全部饥饿!”

      “食人魔先生,你真的很饿吗?坚持不住了吗?”

      医生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血红着眼睛,说道:“joker先生,我记得你好像吃了我的一顿饭??!那可是恶魔先生为我做的菜,地狱的盛宴,它的味道怎么样?”

      小丑听后,闭上了眼睛,脸上也露出了无比回味的神色。

      回味了片刻后,小丑睁开了眼睛,伸出了大拇指,笑着赞叹道:“那个味道真的不错,那是黑暗中夹杂着堕落的味道,很美味!delicious!”

      “对了,我还喝了一瓶地狱之血,那真是很好喝的酒,我体内的酒神因子活跃度更加高了……”

      医生听后,舔了舔舌头,露出尖锐的虎牙,笑道:“joker,你吃了我的饭,让我无饭可吃……不应该报答我一下吗?”

      小丑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了疯狂的大笑,问道:“食人魔先生,你想怎样报答?”

      “joker先生,请为我掰下一根你的手指,我想像吃清脆的萝卜那样吃掉它!”

      “哦!嘻嘻嘻……这还真是一个好玩的事情,我答应了……不过混乱的味道可不是那么好吃的……汉尼拔医生!”

      “joker,果然你是这些兄弟里最好的那个……”

      汉尼拔小口小口地吃着小丑手上掰下来的清脆萝卜,从心底里发出了赞叹,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十分满足的色彩。

      小丑听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疯狂,越来越大。

      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

      ……

      纽约皇后区英克拉姆大街。

      周然别墅。

      “叮!叮!?!?

      早上七点钟,一阵吵闹的铃声响起。

      正是昨晚周然提前定好的闹钟,本来想让黑寡妇娜塔莎定的,但上次一觉睡到中午的事情,让周然无法相信这个女特工会定好闹钟。

      听到这刺耳的闹钟声,周然从睡梦中醒来。

      果不其然,黑寡妇根本就没有定闹钟,不然响的应该是两个闹钟。

      周然伸手将闹钟关了,但他却并不想起来。

      他突然觉得很累,四肢酸痛,像是刚做完健身锻炼一样。

      而且脑子有点涨,不是很清醒,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

      周然狠狠地摇了摇头,走下床,来到浴室,将冷水狠狠地冲在自己的头上,又洗了一把脸。

      呼,清醒了。

      果然冷水永远是让一个人从睡梦中清醒的最好办法。

      周然简单地洗漱了一番,走进卧室,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叫黑寡妇起床,“爱莉小姐!爱莉小姐!”

      睡觉中的娜塔莎听见了周然的声音,皱了皱眉,一把拿起被子蒙住了头。

      周然见此,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去了一趟浴室。

      回来后,一把掀开了黑寡妇的被子,将冷水浸泡过的毛巾,狠狠地扔在了黑寡妇的脸上!

      睡得迷迷糊糊的娜塔莎,突然感觉到脸上传来一阵刺骨的寒冷,整个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激灵了一下,猛地从床上坐起。

      她用一双哀怨地眼睛,看了看周然,指了指腹部,缓缓开口道:“boss,我是一个病人!我刚来了姨妈,你这样子很不绅士!”

      “而且叫起床的方法有很多种,为什么要用这么暴力的方法?你可以来一个温柔的叫法!”

      周然听后,不由得皱了皱眉,确实刚才的行为很不绅士!

      该死!

      睡得太沉!

      忘记这个女人昨晚来大姨妈了!

      他轻咳了一声,笑了笑,十分有礼貌地说道:“抱歉,爱莉小姐,我忘记这件事了。不过今天真的很重要……一时情急,还望原谅?!?

      娜塔莎舒展了一下身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十分得意地说道:“那boss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了,至于要求是什么?我还没有想好……”

      周然看着娜塔莎这个得意的状态,整个人不由得有点麻!

      大脑也在飞速的运转思考。

      黑寡妇,她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的互动行为怎么这么不正常?

      她这是在演戏吗?

      还是真的对我有感觉了……

      这个互动有点超脱了一般朋友的感觉,似乎有点朋友已满,恋人未达的状态……

      周然轻咳了一声,不再去想这些令人纠结的问题。

      他点了点头,盯着黑寡妇的眼睛,缓缓说道:“好的,爱莉小姐,不过只有这一次……这一次是破例的,也是惟一的,我周然很少向他人做出承诺?!?

      “因为承诺这个东西,一旦答应,就是一定要做到的……不然只白白的空口许诺,这没有什么价值?!?

      听着周然的话,娜塔莎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明明可以拒绝!

      但他却答应了!

      而且答应的很认真!

      这个认真严肃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可爱呢!

      我似乎有点……

      我在想什么呢?

      这只是一个任务。

      这只是一个逢场作戏的电影罢了!

      娜塔莎轻叹了一口气,笑了笑,眨着眼睛说道:“这么说,能获得boss的一个承诺还真是我的荣幸呢!爱莉好开心??!”

      周然白了一眼,冷声道:“爱莉,你赶紧去洗漱一下,我在车上等你?!?

      “对了,今晚提前下班,晚上七点,带你去商场买些衣服?!?

      “你也不能总一直穿我的衣服上班吧?”

      说罢,周然转身出了卧室。

      娜塔莎看着周然缓缓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走向了浴室。

      哦!

      fuck!

      黑寡妇,你到底在干什么?

      该死!

      你这是春心萌动了吗?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