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奥巴代亚松了松领带,深呼了一口气,双目凶狠地盯着远方,整个人如同野兽一般愤怒地嘶吼了一声,缓缓开口道:“jake,希望你能识时务一点,你们东方那里有一句很流行的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希望你可以识时务,虽然我很讨厌你,但不得不说你对斯塔克工业集团真的有很大的帮助,你是一个人才?!?

      “但不听话的人才,还是去地狱见撒旦要好的多!”

      “jake,我真的不是很想让你下地狱啊,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

      斯塔克工业大厦。

      副总裁办公室。

      周然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笑了笑,道:“爱莉,看来真的让你说中了,奥巴代亚先生决定回家养老了?!?

      “对了,你中午想吃些什么呢?我让鲍勃去准备一下……”

      娜塔莎闻言,笑了笑,道:“来份罗宋汤,酸黄瓜搭配红烩牛肉,再来一杯烈性的伏特加。好久没有喝伏特加了,想喝一点?!?

      周然点了点头,道:“ok!”

      接着他按了按桌子上的黄色按钮,笑着吩咐道:“鲍勃,老样子,给我来一份鹅肝,一份嫩一点的香煎羔羊排,还有一份三分熟的菲力牛排,对了还有一碟蚕豆,一盎司蜂蜜,半杯红酒?!?

      “对了另外再来一份罗宋汤,酸黄瓜搭配红烩牛肉,一杯烈性的伏特加!”

      跟鲍勃点完餐后,周然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看了起来,他一边看,一边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不错,今天这些文件归纳得很不错,轻重急缓,大事小情,都处理得很棒,爱莉,看来你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工作?!?

      娜塔莎笑了笑,道:“有boss这样的榜样在,我如何能不努力?boss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吧!”

      周然摇了摇头,摊了摊手,笑道:“爱莉小姐,我从未怀疑过你的能力,毕竟,你说自己有五年的工作经验,还曾经工作于汉默工业和奥斯本工业?!?

      “不过,虽然不怀疑你的能力,但担心还是会存在的,我可不希望因为一个不称职的秘书,使我的工作蒙上污点?!?

      娜塔莎点了点头,道:“boss的担心可以理解,毕竟你是一个很追求完美的人?!?

      娜塔莎看着周然,决定来一次开门见山的试探。

      她笑了笑,如同天真的少女一般,眨着眼睛好奇地问道:“对了boss,我没来斯塔克集团之前,就在时代周刊上看过一篇关于你的介绍?!?

      “那篇介绍是一个有名的大编辑写的,他说你除了科学研究的领域以外,可谓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请问这是真的吗?”

      周然闻言,轻轻地摇了摇头,笑道:“这个夸奖得有点过分了,若是说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那我还差得远了?!?

      “这世上哪有人可以无所不知?可以无所不能?我只不过就是什么都懂了一点罢了?!?

      娜塔莎听后,笑着问道:“boss,你会打手枪吗?”

      周然点了点头,回答道:“那当然会了,在美利坚不会打手枪,若是遇见一些穷凶恶极的坏蛋,那不是直接去天堂见上帝了!”

      “而且不要忘记我是在斯塔克工业集团工作,在这个曾经第一军火商的地方工作,学会使用各种枪械这不是很正常嘛?”

      “我不仅会打手枪,还能单手压ak,我的枪法极准?!?

      娜塔莎笑了笑,会使用各种枪械吗?这很符合小丑。

      她继续问道:“哦,那boss你喜欢油画吗?对油画这门艺术有了解吗?”

      周然伸手打了一个响指,挑了挑眉,侃侃而谈地说道:“这个当然有了解,毕竟我曾经谈过一个生意,那个合作伙伴就是一个十分喜欢油画的人。曾经为了达成这项合作,我学习了一个多月的油画的知识?!?

      “油画的前身是15世纪以前欧洲绘画中的蛋彩画,油画的流派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以客观的再现为主的创造性作品;第二类是以主观表现为主的创造性作品?!?

      “第一类分为:巴洛克、洛克克、古典主义、学院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写实主义、照相写实主义、印象主义。第二类则分为印象主义、野兽派、立体主义、未来主义、抽象主义、超现实主义?!?

      “对我个人来说,我十分喜欢超现实主义画派。超现实主义画派受柏格森的直觉主义及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学说的影响,主张表现人的潜意识和梦幻?!?

      “嗯,我很喜欢一位西班牙的画家,他叫米罗,他有一副作品叫《哈里昆的狂欢》很有意思?!?

      娜塔莎深呼了一口气,很喜欢艺术,这跟小丑更像了,局长曾经说,那位小丑的凶犯,是一个艺术家,他的行为很有艺术,那是一套具有自己独特的规则与理解的艺术。

      娜塔莎笑了笑,称赞道:“真没想到boss你竟然懂得这么多的知识,对了,boss你看过马戏吗?”

      周然摇了摇头,道:“马戏我倒没怎么看,只在书上看见过,但是我认为马戏应该算是一种喜剧,令人开心的剧,不过喜剧的核心还是悲剧?!?

      “我记得马戏团会有一个小丑的角色,在观众看来小丑是一个喜剧角色,但在小丑自己看来他应该是一个悲剧角色?!?

      说罢,周然忽地皱了皱眉,低下了头。

      一秒后,他缓缓抬起头,看向黑寡妇,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眨了眨眼,问道:“对了,爱莉小姐,你为什么要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娜塔莎看着周然脸上那突然出现的笑容,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头皮发麻,浑身颤抖,汗毛炸裂。

      这个笑容……这个笑容……这个笑容是小丑的笑容!

      他真的是小丑……

      ……

      周然轻咳了一声,伸出手在黑寡妇的面前晃了晃,皱紧了眉头,问道:“爱莉小姐,你怎么了?”

      他有点好奇,不知道黑寡妇刚才怎么回事,突然就怔住了,怔了得有一分钟,真是太奇怪了。

      听到周然的话,娜塔莎缓过神来,她看着面前的一脸正常的周然,摇了摇头,笑道:“boss,我没事,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对了,boss,你应该多笑一下,你刚才笑起来真的很帅?!?

      周然闻言,深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十分担心地说道:“爱莉,你是不是最近精神状态不好?”

      “爱莉,我觉得你的精神好像出现了问题,因为我刚才真的没笑?!?/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