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傍晚,八点四十。

      纽约市皇后区布莱克大街。

      周然一路开着劳斯莱斯来到这里,刚才在离布莱克大街差不多两条街道远的地方,他看到了一个身穿一身火红色长裙,长相十分漂亮,并且十分有气质的姑娘,那是一种外表看着十分温和,但骨子里却十分高傲的气质。

      这种气质让周然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那个姑娘大概有二十出头的样子。

      当然他也就是那么多看了两眼,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毕竟,他可不是托尼斯塔克那个花花公子。

      不过,周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自己未来还会和那个姑娘遇见的。

      而且自从黑寡妇来到他身边后,一直守身如玉的jake先生,总能遇见好看的姑娘。比如在第五大道哈里维斯旗舰店遇到的那个偷拍他的金发姑娘,还有刚才那个身穿火红色长裙的高傲姑娘……

      我似乎就要来桃花运了。

      周然笑了笑,如此想到。

      接着他缓缓停下了车,从车上走下,脸上也跟着露出一个笑容。

      黑寡妇终于走了,现在的他身边没有了这个女特工,真的是太开心了,他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气,精力无限,今晚我要和瑞克师父好好的对练一波。

      周然的脸上带着笑容,缓缓地走进了他面前的那座看着十分破落的武馆。

      武馆的外表虽然陈旧破落,但内里却又是一番模样。

      推开门是一条长廊。

      左右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青铜雕塑,千奇百怪,有长着九个头颅的大蛇,有狮身人面的巨兽,有穿着铠甲的将军,有手捧书画的吟游诗人,有驾驶战车在战场上横冲直撞的猛士……

      每一次走进武馆,看着这左右千奇百怪的雕塑,以及墙壁上雕刻着的各种各样的画面,周然都有一种在观看一部壮丽史诗的感觉。走过这条长廊之后,眼前是一个古朴大气,壮观无比的厅堂,一左一右是两面巨大的青铜墙,青铜墙上镶嵌着各种各样的古老青铜兵器。

      这两面巨大的青铜墙不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每一面都分成了六个部分,每一个部分青铜墙的边上,都摆放着一张古朴破败的青石座椅,座椅上还雕刻着一些看不懂的符号。

      可能这就是西方人奇奇怪怪的思维吧,特殊的审美方式。

      何况,瑞克师父不仅是一个西方人,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十分有内涵,很有智慧的老头。

      穿过这个壮观的厅堂后,才算正式地来到了武馆的内部。

      那是一个十分宽阔的院子,院子中摆满了各种训练用的工具器械,还有十几个木人桩。

      院子后面是一间十分简单的小木屋。

      木屋前,有一个身材瘦弱地老头正躺在一张摇椅上,身子也在跟着摇动,他呆呆地望着天空,嘴角处还有一行口水流出来。

      不知道他到底在看着什么?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这个老头手背上青筋暴起,手心中紧攥着一根只剩半截的拐杖,生怕被别人抢去的样子,应该是一件对他来说十分珍贵的宝物。

      整个人看着十分痴呆。

      周然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瑞克师父,晚上好?!?

      老瑞克听见了声音,无比缓慢地转过头来,那是一张无比苍老满是褶皱的脸。

      但从他那有些高挺的鼻梁以及面部的总体轮廓,依稀可以看出,老头年轻的时候,应当是一个帅哥。

      老瑞克用混浊地双眼看着周然,僵硬地笑了笑,道:“周,你来了……不过,我记得今天不是礼拜,你通常都是在礼拜来的……”

      “嗯,像这种情况通常应该都是,你很有压力或者十分开心的时候,嗯,看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很开心?!?

      周然笑着走到老瑞克的身后,将双手放在老瑞克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起来,点了点头,道:“确实很开心,一个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就是偶尔会让我感到很麻烦很不自在的人,从我身边离开了……”

      “我现在感觉整个人无比开心,浑身充满了力量,精力无穷,瑞克师父,你感觉这个力度怎么样?”

      老瑞克笑了笑,问道:“你的力道很好很舒服,对了,你刚才说的不会是一个女人吧?”

      “我猜她一定还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要不然,我实在想不到是什么东西能让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感到麻烦……”

      周然点了点头,道:“她确实是一个十分漂亮女人……”

      老瑞克闻言,猛地起身,行动十分迅速,一点也不像一个年迈的老人,他用混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周然,十分紧张地问道:“真的是一个女的,而且还是个十分漂亮的女的……周,你对她有没有感觉?”

      周然摇了摇头,道:“那当然没有感觉了……如果有感觉的话,我怎么会感到麻烦?”

      老瑞克闻言,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开口道:“没有感觉就好,没有感觉就好……”

      周然皱了皱眉,盯着老瑞克问道:“瑞克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有感觉就好?总感觉没有什么好事?”

      老瑞克眨了?;熳堑难劬?,长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唉,周,你知道的我一向对你很好,已经把我压箱底的招数全部交给了你?!?

      “并且我还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儿子,眼下我老瑞克已经年迈到这个程度,我甚至一整天吃不到一碗饭……”

      “我感觉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了,很快就要死了……”

      “老瑞克在临终前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想看到我仅剩的最后一个女儿嫁人?!?

      “我想把她托付给你……最好可以尽快生个孩子……我想再次看到我的第三代人……”

      周然听后,倒吸了一大口冷气,摇了摇头,狠狠地拒绝道:“不可能,这不可能,瑞克师父你瞧瞧你这个岁数,都到了老掉渣子的年纪,请问你的女儿现在得多大?”

      “你上个月可是刚过完120岁的生日??!就算你女儿出生的再晚,又能有多晚?”

      “那好,现在我算她四十岁,这已经很晚了吧……可是我才二十八岁,瑞克先生,这真的不合适……”

      老瑞克听后,讪笑了一声,连忙解释道:“周,她没有那么大,她才二十岁,是我二十年前,老当益壮留下的种……”

      “而且她真的很漂亮很贤惠……你们可以见一面……她绝对是我这辈子最优秀的创作……”

      周然看着瑞克师父那满脸的褶子,再次狠狠地摇了摇头,并且言辞十分犀利地拒绝道:“no,这真的不可以。瑞克师父,我再次重申一下,我是不可能跟你女儿在一起的……”

      “哪怕此刻你说得天花乱坠?但一看到你的这张快要入土的脸,我很难相信你女儿的年龄……也很难相信她会很漂亮……”

      “因为根据科学数据统计,男性在一百岁的时候,他的那个已经根本不能使用了,并且他已经彻底丧失了生育能力……”

      “如果那真的是你一百岁留下的种,我怀疑你那天可能是喝多了,不记得了,现在你需要赶紧去做个dna测试,你可能帮别人养了20年的女儿?!?/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