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听完尼克弗瑞的话。

      娜塔莎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异样的色彩,她皱紧了眉头,低下头,一张脸突然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悲伤,一半是喜悦。

      她的嘴里一边发出怪笑,一边呢喃道:“嘻嘻嘻……红房子……红房子……我是黑寡妇……黑寡妇……不,我是小丑……我是获得新生的小丑……我到底是谁?”

      “嘻嘻嘻……我是黑寡妇,我不是小丑……我不是黑寡妇……我是小丑……”

      “嘻嘻嘻……红房子……红房子在哪里?红房子到底是什么?”

      “嘻嘻嘻……我到底是什么?”

      “……”

      这古怪的笑声配上那断断续续地呢喃声,简直如同地狱中的魔鬼在嘶叫,无比的诡异,无比的刺耳,那不像是一个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无法触碰,不可诉说,不可名状的混乱与恐惧。

      娜塔莎猛地抬起头,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房间内的一众特工,状态无比疯狂,歇斯底里地大声咆哮道:“我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

      面对着黑寡妇那双充斥着混乱与疯狂的眼睛,尼克弗瑞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汗,但他没有选择逃避退后,他选择直接与黑寡妇进行对视,如同一个没有一点感情的冰冷机器,他寒声质问道:“娜塔莉亚·阿里亚诺夫娜·罗曼诺娃,你是红房子训练出来的特工间谍,你是一把冰冷无情的武器,为了顺利毕业,为了能够活下去,那一天,你亲手杀死了你所有的同伴,你亲手杀死了你所有的朋友!那一天你选择成为黑寡妇!”

      “但现在你有了第二次选择的机会,是亲手杀了我们,从黑寡妇变成小丑,还是摆脱小丑的阴影,重新变成神盾局的高级特工娜塔莎!”

      “你的身上已经背负了一笔无法偿还的血债,难道还要再背负上一笔吗?”

      尼克弗瑞一边冷着脸质问,一边将右手放进裤兜,握紧了裤兜中那把已经上膛了的手枪,那是一把随时可以开火射出子弹的手枪。他的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枪口已经对准了黑寡妇,只要她一旦有什么轻举妄动,子弹就会从枪口迸射而出,打在她的头颅上。

      尼克弗瑞他绝对不允许有一点的危险产生,而且这个危险本身还来自神盾局本身,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这是一个无比大的耻辱,这也是他自己绝对不能容忍的。

      听着尼克弗瑞那一句句如刀子一般冰冷无情的话,娜塔莎只觉心脏一阵刺痛,脑袋像炸裂了一般的疼痛,一张张沾血的脸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有的脸上是笑容,有的脸上是悲伤,有的脸上是恐惧,有的脸上是愤怒,有的脸上是惊慌,有的脸上是憎恨,有的脸上是解脱……那每一张脸她都非常的熟悉,那每一张脸她都认识,娜塔莎呆呆地望着那些脸,巨大的悲伤如同海啸一般席卷了她的整个心灵。

      她的眼睛里不知不觉间涌出了大量的眼泪,她想要发出哭泣的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她悲伤到失去了声音。

      眼泪划过脸颊,乃至到了嘴唇也毫无察觉。

      那好看的妆容也被泪水弄花,形成了无比混乱的油彩,嘴唇上的口红向两边散开,那鲜红的像血一样的颜色,一点一点地蔓延至耳根,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大的笑脸。

      娜塔莎终于发出了声音,但那声音不是哭泣,却是一阵诡异的笑声,她无比绝望地低声呢喃道:“桀桀……最善良的爱莉……嘻嘻……最漂亮的贝娜,最有气质的莎拉,最可爱的莉莉雅,最高冷的艾琳,最容易发怒的桑娜,最令人讨厌的凯丽,最胆小的杰西西……没人爱的兰妮……”

      接着她的耳边,在一瞬间响起了无数的低语。

      “娜塔莎,我最好的朋友,杀了我吧!爱莉,真的不怪你,能死在你手里我很开心,这总比死在别人手里要好,你一定要活下去,你要离开这个地狱,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啊……外面也会跟这里一样的寒冷吗?外面像我们这样大的孩子也是这样吗?带着我的那一份活下去,帮我看看那些景色……”

      这是最善良的爱莉。

      “呜呜呜,娜塔莎,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我对你一点威胁也没有不是吗?求求你了,杰西西真的不想死……”

      这是最胆小的杰西西。

      “娜塔莎,我们一起竞争了很多次,这一次死得一定是你,我桑娜才是最后能活下来的那个!”

      这是最容易发怒的桑娜。

      “娜塔莎,你将会怀着痛苦度过你的余生!你的这一生都会像我一样没人爱!我,兰妮,会在地狱里等着你!”

      这是没人爱的兰妮。

      “娜塔莎,这里真的很冷,比艾琳的身体还要冷,我们是好朋友,但我已经拖累了你,我们已经没有一粒食物了。而且上次的战斗我已经受伤了,我的身体真的挺不住了……这片冰原里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所以,娜塔莎请吃了我吧……你一定要活下去……”

      这是高冷的艾琳。

      “……”

      “……”

      “娜塔莉亚·阿里亚诺夫娜·罗曼诺娃,恭喜你活着回来,你成为了红房子最优秀的特工间谍,你将获得黑寡妇的称号!”

      这是冷酷无情的将军。

      娜塔莎无比痛苦地跪倒在地,双手抱住了脑袋狠狠地磕在了地上,额头被她撞得通红,她无比大声地痛哭道:“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娜塔莎不是故意的……娜塔莎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没有想杀了你们的……”

      尼克弗瑞见此,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终于成功了,稳了,这回稳了。

      黑寡妇现在这个状态,已经正常了一些,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清醒过来的。

      她一定会清醒过来的,在小丑的那场烟火绽放前清醒过来。

      神盾局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只剩五十二分钟零四十七秒。

      洞悉人性弱点的尼克弗瑞,很清楚黑寡妇自身所存在的弱点,黑寡妇的弱点就是她的名字,就是那座红房子。

      那里埋葬着她的过去,那是她心中最大的伤疤,那是她永远也不敢面对,那是她永远也不敢主动撕裂的伤口。

      那座红房子,是她此生最恐惧的地方……最崇拜的地方……

      每一个成功的高级特工,都会是一个心灵受过严重伤害的病人,他们都有着严重的心理疾病……他们都有着永远无法面对的过去……他们都有着无法诉说的故事……

      打败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用一个更深的恐惧来进行替换。

      树立崇拜的最好办法,就是重新为她建立一个新的神袛。

      黑寡妇在自我催眠的过程中,恐惧着小丑,又崇拜着小丑,一点点地打破了她的规矩,逐渐丧失了自我……

      她已经疯掉了,真的疯掉了,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但她心里始终还保留着最原始的恐惧,就是那座名为红房子的地狱,以及她背负的这个名字……

      尼克·弗瑞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特工之王,洞察人性弱点的他,只思考了一瞬间,就找到了这个最好的办法。

      这是最好的办法,却也是最暴力的方法,用恐惧来冲击恐惧,唤醒黑寡妇心中那段一直不愿面对的过去,唤醒她心中最原始的恐惧。

      用这个最原始的恐惧,打碎小丑带来的黑暗,带来的阴影。

      这也是为什么尼克弗瑞最终会选择黑寡妇进行这次催眠的原因?

      就是因为,黑寡妇本身就有足够多的成为小丑的潜质,也有足够多的原始恐惧可以逃脱掉小丑的恐惧……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