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伊齊基爾與利克托已經離開了主控室,他們正在召集人手,并準備布置防守計劃。他們遵守命令,并不覺得留守在船上有失榮耀。雖說的確想要追隨他的腳步一同登上那該死叛徒的旗艦去參加戰斗,可命令就是命令。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何慎言的計劃堪稱瘋狂。

      “我們要如何登艦, 大人?”

      “很簡單,撞過去?!?

      因賽爾看著何慎言,像是沒反應過來似的。于是何慎言又說了一遍:“我們撞過去,因賽爾?!?

      他伸手拍在桌上,光幕熄滅。何慎言輕輕地說:“你知道復仇號的最高行駛速度有多快嗎,因賽爾?”

      戰團長搖了搖頭,表情之中帶著一種茫然——他們與復仇之魂號之間起碼隔了數百萬公里不止。

      “快得超出你的想象,但這不是重點?!焙紊餮孕χf?!爸攸c是,我們會像碾垃圾一樣碾過去。任何擋在我們路上的船都會被徹底湮滅成無用的太空垃圾,而阿巴頓卻只能縮在他的船上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

      因賽爾忍不住問:“為何不用傳送呢,大人?”

      “因為我想聽見他的祈禱聲?!焙紊餮砸馕渡铋L地說?!拔蚁胱屗鄬λ闹T神祈禱幾次?!?

      -------------------------------------

      阿巴頓本以為自己早就習慣了亞空間的動蕩不休,但他還是沒料到這一幕的發生。

      荷魯斯在上。

      那他媽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他回到復仇之魂號上沒多久,本想著在亞空間內進行修整后再去完成他的計劃,確切的說,是計劃的一環。但事情并不總是如他所愿,即使他得到了四神的青睞也是如此。

      他們從亞空間里被趕了出來——他應該用這個形容詞嗎?

      阿巴頓不知道,他找不到更好的詞匯來形容那聲巨響與強烈的拖拽感。更為糟糕的是,他的星語者在剛剛返回物質領域一剎那就開始成片成片的死。

      他們的死法各不相同,只有一點一模一樣。他們的眼眶都被金色的火焰燒焦了。親自趕到現場看見這一幕的阿巴頓只是讓人將他們的尸體處理干凈,對為何會發生這種事閉口不言。

      而這厄運還遠未結束,鳥卜儀瘋狂示警,駕駛員的尖叫聲讓阿巴頓前所未有地感到焦躁。不過,等他看見了駕駛員看見的那東西,他也就理解了。

      于是阿巴頓開始試圖聯系他周身的混沌戰幫,他認識其中一艘,那是卡恩的船。他發出了通訊信號, 對方卻回復了一句粗俗至極的屬俗語, 甚至說完后很快就開走了。

      而那些其他的回應他的人也沒什么好話,其中一個自稱為剝皮者的色孽信徒對他破口大罵。

      說他的‘第十三次黑色遠征簡直就是一次天大的笑話,連個屁都沒撈著還害得他們死了成堆的人’,阿巴頓不想理會他。只是派了一小隊黑色軍團的人馬去把他的船上把他撕成渣。

      他對于這種無法理解他計劃的人毫不在乎,嚴格意義上來說,目前為止,他真正在乎的只有一件事。

      怎么活下去。

      就在他坐在復仇之魂王座上感到焦頭爛額之時,一名恐虐信徒跑了進來。這并不如何常見,雖然復仇之魂號上魚龍混雜,信什么的都有。但傳話這種事一向是不會交給恐虐信徒們的,而這個急匆匆跑進來的家伙甚至還在腦袋后面打著釘子。

      他能說清楚話嗎?阿巴頓很懷疑。

      “進攻——他們——進攻!”那家伙口齒不清地吼叫著,口水噴濺,阿巴頓煩悶地看著這一切。他幾乎都要忍不住冷笑了:看啊,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永遠都沒法徹底殺死那個腐朽的帝國。

      他站起身來,走到那家伙面前,輕輕揮了揮曾經屬于他父親的動力爪。在鮮血飛濺間,阿巴頓呼喚了一個名字:“烏希奧?!?

      一個意識連接了他的大腦,并在其中溫柔的低語:您有何事?

      “到底發生了什么?”

      烏希奧, 復仇之魂的精魂, 復仇之魂的心臟。當她活著的時候,她是提茲卡的少女,名喚伊特扎拉。在死后,她先是成為了艾娜美妮西斯——戰艦泰拉羅克號的核心機魂——然后,在與新船融合之后,她得到了新的力量和人格。

      她就是這艘戰艦——戰艦的船體就是她身軀的延伸,戰艦的裝甲就是她堅韌的皮膚,戰艦的離子熔爐就是她的內臟。

      她身處于船上某處,處于高高吊起的維生罐體之內,懸浮在冰藍的液體之中。在那人造的羊水里輕輕搖晃,將自己的思緒通過連接至她裸露在外的大腦的機器蔓延至戰艦各處。

      烏希奧回答:有人在向我們進攻。

      “我知道,該死,我當然知道這件事!我又不是看不見他們那該死的藍色能量束!”

      阿巴頓痛苦地吼叫出聲,這種無法掌握任何事的感覺令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往事:“告訴我一些我不知道的!”

      于是,烏希奧為他展示了一個畫面。

      在那深邃而黑暗的宇宙之中,一艘橫跨真空的巨大艦船正朝著他們駛來??此凭徛?,實則迅速。它不開火,不抵抗任何襲擊。直直地朝著復仇之魂號行駛而來,位于戰艦前段的巨大撞角碾碎了任何擋在它面前的船只。

      無數炮火轟擊在它的護盾之上,那種阿巴頓從未見過的淡藍色護盾吸收了所有魚雷與導彈,它們甚至都沒能在它銀色的外殼上留下痕跡。

      也有不少驅逐艦試圖憑借自己的速度接近它然后進行跳幫戰,可它們面對那星球大小的船是顯得如此無力。別說接近了,就是貿然接近一點點都會被它周身帶起的巨大動能徹底湮滅。

      比被撞角碾碎成太空垃圾還要悲慘——它們什么都留不下來。

      此情此景,無疑是這艘戰艦與其船長在用行動表明一件事:我只要復仇之魂號。

      阿巴頓睜開眼睛,臉部肌肉顫抖,目眥欲裂。

      您有何吩咐?

      烏希奧的聲音依舊如此溫和,她似乎并沒意識到那艘船朝著他們航行而來意味著什么。阿巴頓本想說些什么,可一陣從他頭皮傳來的強烈疼痛卻停止了他的思緒。

      等到疼痛平息,他呼喚道:“烏希奧?”

      精魂并未回答。

      一種不祥的預感開始愈發強烈:“烏希奧?”

      依舊沒有回答,緊接著,一個陌生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一個男人的臉突兀地出現在他面前,帶著冰冷的微笑:“你好啊,掠奪者、戰帥、荷魯斯的兒子。初次見面,祝你...身體健康?”

      “我該稱呼你什么?算了,就叫你阿巴頓吧?!彼⑿χ鴵u搖頭?!澳愕姆Q號還真多?!?

      “......你是誰?”

      “我是一個可憐的人?!蹦腥舜鸱撬鶈柕鼗卮??!澳阆胫牢覟槭裁匆獊碚夷銌??”

      一陣閃電從他的腦海中閃過,阿巴頓恍然大悟,緊接著是咬牙切齒:“你就是那艘船的船長?!”

      男人并不回答,好像阿巴頓的話完全無足輕重似的,他說了句與阿巴頓的話完全無關的話,用的是命令的口氣:“我想要你開始祈禱,阿巴頓?!?

      他的眼中燃起金色的烈焰,光是看上一眼都讓阿巴頓感到渾身發冷。他對那火焰再熟悉不過了——在他還沒有背叛的年歲里,他曾經長久地凝視星炬。

      那烈焰屬于何人,不言而喻。

      “快開始祈禱吧,阿巴頓,記住,一刻都不許停。向你的諸神祈禱,念誦祂們每一個的名字,殺了你的船員和你的手下,將他們的尸體擺成那四個混蛋會喜歡的樣子......然后開始祈禱!”

      男人咆哮著說:“因為從現在開始,無論你躲在人間還是亞空間,我都會一刻不停地追獵你。我會將你的手下斬盡殺絕,任何敢于追隨你或阻攔我的人都會死!直到無人再敢追隨你為止!我會燒毀你的控制的星球,焦灼你所掌握的每一片土地!摧毀上面的所有東西!”

      “直到你成為一個一無所有的乞丐!到了那樣,我還是不會放過你!我會把你拴上鏈子,用鞭子抽你讓你逃跑!你會失去任何所謂的榮耀,甚至忘卻自己的名字!但即使你成了一個白癡,我也不會罷手!除非你的諸神回應你,并給出我想要的東西!聽好了!阿巴頓,聽好并記住我的每一個字!”

      “跑吧!如果你能的話!尖叫著向祂們祈禱吧,讓我看看你所信仰的神明會不會來拯救你!”

      通訊結束,阿巴頓跌坐在王座下方的臺階上,面色蒼白。與此同時,復仇之魂號上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

      他知道,這艘船已經無法再移動了。

      -------------------------------------

      何慎言沒有做什么戰前動員——他只是當著三百名阿斯塔特的面把自己和阿巴頓之間的對話廣播了一遍。

      這效果比任何東西都要好,法師帶著冰冷的微笑滿意地看了他們一眼,隨后滿心期待地呼出一口氣。

      來吧,來吧。

      亞空間的邪神?玩弄人心與現實?讓我來看看你們會不會出手拯救這個白癡。我拭目以待。

      他無聲地狂笑著。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