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伊斯特凡三號。

      在帝國內部,這個名詞代表了很多東西。

      兄弟倒戈,背叛、鮮血。曾經的手足將刀劍對準對方的后背,而領頭者所求之物僅僅只是一個燃燒的銀河。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

      例如使用病毒炸彈,然后在大氣層內用復仇之魂號的光矛將其引爆。使得整個星球都陷入了火海之中,超過六十億人在此死去。他甚至不惜清理自己軍團內部仍然忠于帝皇的子嗣, 還說服了自己同樣背叛的兄弟也這么做。

      那是一場屠殺,數不清的忠誠派戰士死在那場戰斗里。其中就包括福格瑞姆如今所使用武器的前任主人,索爾·塔維茨。

      而現如今,福格瑞姆卻說,他覺得自己聽見有人在伊斯特凡三號之上呼喚他的名字。

      “看來是過往的冤魂來找你索命了,福格瑞姆?!?

      殘破的鳳凰躺在醫療艙內, 法師略帶嘲諷的話沒讓他有所動容:“我反倒希望是那樣?!?

      “如果他們的靈魂還在那顆星球上, 我會前去的,我必須親自前去......”福格瑞姆喃喃自語著,氣泡在醫療艙內升起又炸開,綠色的醫療液正在緩緩治愈他嚴重的傷勢。

      “很遺憾,但伊斯特凡三號目前并不在我們的航行路線上?!?

      何慎言索性靠在墻邊,他不介意多聊一會兒:“而且,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福格瑞姆。你的悔意無法倒轉時間,讓當時的那個人做出正確的決定。沒必要替他愧疚,你不是他,他也不是你?!?

      “不,我不會逃避我應該承擔的責任。如果我連親自與他們見面都做不到,我還能做到什么?如果真的有過往的冤魂來找我索命,那就來吧,我不會逃避?!?

      “那么,看來我只能祝你好運了?!?

      何慎言笑了笑,他不指望自己能三言兩語說服一個原體。而且也從未想過要強制說服他們,每個人都有其自由意志, 更何況,福格瑞姆所求的事非常正當。

      有人呼喚,豈有不回應之道理?

      他扭過頭,視線在一瞬間跨過了星海,來到距離不遠的普洛達爾斯星系,在那里,有許多人正在祈禱。

      “再等一等,我們很快就到?!?

      -------------------------------------

      “上尉,深沉之毀滅號呢?”

      “駐扎在另一顆星球上了......問這個干什么?”

      上尉瞥了一眼問這話的士兵,對方滿臉不情不愿:“那是我們的龍!”

      “那是帝國的龍!”

      上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帝國需要她,她就去哪兒!”

      這個插曲沒持續太久,新調遣來的政委很快就過來把這個家伙拉走了。他們全連正在前往第三機庫,第二連很快就到。上尉不知道新載具會是什么東西,但是,有深沉之毀滅號珠玉在前,恐怕新載具會很難入他法眼。

      這個想法在十分鐘后被他自己甩在了地上,然后用腳狠狠碾碎了。

      “*臟話*的帝皇在上??!”

      上尉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面前的那東西,嘴里叼著的煙都差點掉在地上。其他人的反應也大差不差,聽見這句話的政委甚至都沒作何反應——他也陷入了一樣的震驚當中。

      流線型的身軀, 機體本身呈現出低調的黑色,以白色勾勒出主體線條。帝國的金色天鷹標志在胸口處閃閃發光。

      老實說,擺在他們面前的那些東西讓上尉想起他曾經見過的帝國騎士機甲。那些身高九米到十五米不等的龐大戰爭機械在戰場上極為強大, 每一個都足以影響一場戰爭的局勢,當然,在卡迪安陷落的那場戰爭中,騎士們其實也做不了太多事。

      一陣震驚的沉默過后,上尉為自己點起一根煙,猛吸了一大口:“好吧,法陣中樞......這次又是什么好寶貝?”

      說話的間隙,他回頭看了眼自己的士兵們。那群混蛋一改之前得知無法駕駛深沉之毀滅號的低沉,此時各個摩拳擦掌,好不激動。

      “‘英武之刃’,第一代戰爭機甲,駕駛艙需求四人,高達十五米。采用精神連接,無需復雜的操控設備與嚴格訓練。一舉一動都能迅速得到反映,且擁有極高的敏捷。但機甲受損,駕駛員也會體會到同等的疼痛?!?

      法陣中樞很快就為他們介紹了起來:“配備魔力護盾,可偏折大部分火藥武器。表面采用符文學復合材料,對動力武器亦具有極強抗性。對全地形都具有極強的適應能力,同時具有一定程度的飛行能力?!?

      “須知:英武之刃專攻近戰,因此不含任何遠程攻擊手段。機甲本身能夠極大地強化駕駛員的反應速度,通常情況下,四人的意識會在駕駛過程中與機甲融合,反應速度會上升六倍左右。同時,機甲核心處被銘刻了陰影符文,能夠短暫進入暗影之中進行短距離傳送與潛行?!?

      “本身能量足夠持續二十四小時的全力戰斗,同時采用了‘殺戮轉化’系統,能夠通過殺戮敵人并同化其血肉精華來延長續航時間,也可使用太陽能?!?

      “介紹完畢,上尉,您是否需要立刻進行訓練?”

      “......停一停,四人一組?”

      上尉撓了撓自己的頭:“我的第一連現在有四百人,這里有一百臺英武之刃?”

      “目前已有九十一臺,剩余九臺尚在制作當中?!?

      “那第二連呢?”

      “第二連的戰爭機甲為‘雷云’,專精遠程火力壓制,可與您的第一連形成較好的聯動。您不必擔心機甲數量問題,目前,復仇號的大部分魔力供給都提供給了生產線。預計三小時后便可生產完畢?!?

      “好吧,那我就沒什么問題了——所有人聽好!”

      上尉轉過身來,看著激動的士兵們,不懷好意地笑了笑:“進行分組,你們都聽見了。四人一組,然后采取抽簽進行分配,我們現在只有九十一臺英武之刃,所以注定會有三十六個倒霉蛋只能看著其他人進行對練?!?

      他大手一揮:“來吧,進行抽簽!”

      十五分鐘后,上尉與其余三十五名士兵一起坐在倉庫的邊緣,他陰著一張臉,滿心郁悶。

      “媽的......”他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煙。

      -------------------------------------

      復仇號底層那些卡迪安士兵們的激動沒有躲過何慎言的眼睛,說的直白一些,只要他想,這艘船上所有人現在在干什么他都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過,這倒也不是他主動的。復仇號因為其特殊性和法陣中樞的關系,基本上每時每刻都在向他被動的報告這些訊息。比如前方多少多少米處有星球的殘骸可以用來吸收,哪里又檢測到了混沌叛徒們的氣息之類的。

      說實話,挺煩的。

      不過,煩歸煩,這些訊息還是必須要接受的。復仇號上沒有星語者與領航員,能夠為船上的人們進行導航與預知危險的只有他一人,也只有他能夠承受住復仇號這種龐大的訊息雜流。

      若是換普通的靈能者來,恐怕數百人都沒法堅持住十來分鐘。訊息雜流和復仇號上下各處的運行擾動會將他們直接連接的精神沖刷的一塌糊涂,靈能者的精神會受到極大的沖擊,不是變成白癡,就是變成瘋子。

      主控室內,法師悠然自得地將腳翹在桌子上,把玩著手里的一塊黑色圓球。這里面裝著一個徹底背棄人類投身混沌的混蛋,一個令人作嘔的渣滓。

      盧修斯——不滅者,盧修斯。

      名字很唬人,的確如此。但他現在是一塊石頭,無法與人交談,無法使用任何誘人墮落的能力。就算它現在被一個孩子拿在手上,它也無法影響對方的心智。而他那駭人聽聞的重生能力也無法使用了。

      何慎言又沒殺了他,只是讓他變成了一顆黑色的圓球罷了。

      他正在思考下一步該如何進行,復仇號很快就將抵達普洛達爾斯星系。除了殺死那些恐虐的信徒和其他混沌叛徒之外,他還有些其他的事要做。例如救下那些被抓走充當奴隸的平民??峙靶磐叫枰`,這件事說出來可能會顯得有些可笑。

      但是,四邪神的信徒之中,恐虐的信徒反倒不會濫殺無辜——血神需要的是勢均力敵或強大對手的頭顱,濫殺無辜對祂而言是一種恥辱。所以,除非那些拿起武器反抗他們的人,恐虐的信徒一般不會屠殺婦孺。

      不過,他們會將他們抓走關在飛船底層充當奴隸,為他們維修護甲、飛船以及一些簡單的雜活。甚至為了保證他們的數量,這幫恐虐狂戰士時不時還會催促那些可憐的奴隸進行生育......

      總之,這幫人在不戰斗的時候居然還算得上是正常。

      除此之外,安格朗倒是十分罕見地給他提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