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安格朗急匆匆地走出了房間,他會度過焦躁不安的十分鐘,在這十分鐘的步行之中,他會來到第二艦橋,并對法陣中樞提出要對那個孩子進行全面檢查的要求。

      他不知道的是,全面檢查早在利克托帶著阿斯塔特們回到復仇號上的那一刻便開始了。

      何慎言金色的眼眸閃爍了一下,他微笑起來。那個孩子有著靈能潛質, 所以被卡恩挑了出來。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卡恩命人為他注入了一段記憶。

      我們可以這么說,這孩子現在就是一封活體信件。

      很大膽,也很心細??ǘ鞑⒉恢腊哺窭适欠褚匀祟愋螒B回歸,他只是瞥見了一些幻象。那封信只有安格朗才能打開,就算他失敗,這個孩子被帶走, 如果遇不見安格朗,那么他留下的信件可能再過一萬年都不會有人知道。

      畢竟,誰說得清這孩子能活多久呢?如果卡恩勝利,他恐怕會被卡恩親手殺死。如果卡恩死去,殺死他的人也并非吉瓦多倫,那么,這個孩子恐怕也會被立即凈化。如此之多的可能性,不太像是一個恐虐信徒想得出來的。

      何慎言微微低下頭,與他精神相連的法陣中樞立刻發來報告:“根據您的要求,其余六顆星球已經被我們捕獲,未在其上檢測到人類活動?!?

      “卡恩說的那些惡魔引擎呢?”

      “一共二十臺,位于普洛達爾斯二號。還有數十名混沌巫師正在其上待命,我們攔截了卡恩艦船發射出去的信號,他們尚未知曉卡恩已經死去?!?

      “還真是大手筆......二十臺惡魔引擎,如果他當時和阿巴頓聯起手來,說不定我們會遇到些麻煩?!?

      何慎言擺了擺手:“將除了二號的其他星球全都毀滅,封閉二號星球上的能量通道,封鎖那些混沌巫師的施法能力。通知利克托,兩個小時后,他們會再次出發?!?

      “已通知利克托盾衛連長?!狈囍袠形锁Q著, 藍光閃爍了一會兒?!袄送卸苄l連長已收到,另外,檢測到一艘身份標識為帝國方面的遠行駁船正在靠近?!?

      “遠行駁船?這是哪個不怕死的行商浪人做生意做到大裂隙附近來了?”

      “是否進行通訊?”

      何慎言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露出一個微笑:“不。我親自去看看?!?

      -------------------------------------

      “即將抵達普洛達爾斯星系,阿里安托修士,請您做好準備?!?

      機仆冰冷而機械的聲音從它喉嚨處的發聲器傳了出來,回蕩在這艘駁船的走廊之間。阿里安托不動聲色地點點頭,他不想對機仆流露出厭惡的情緒。但無論過去多久,他都沒法適應這些由死刑犯或瀕死之人改造而來的半機械生物。

      它們多數還殘留著人類的外貌,‘殘留’,僅此而已。

      阿里安托咀嚼著這個冰冷的詞匯,突然意識到,自己也只不過是一個過去的殘留。他啞然失笑,機仆搖搖晃晃地遠去了,它的支撐架顯然出了些問題。就連阿里安托這樣不怎么精通機械的人都看得出來。

      可惜了,扎克利若是在這兒,應該會忍不住他的手,給這個機仆來上一些改造......

      他開始暢想過去,直到塔格利安來到他身邊。

      “最后一個任務?”

      “最后一個任務?!?

      阿里安托帶上自己的頭盔,在戰場上遇見的那個死去機仆的顱骨被他掛在腰間的武裝帶上。塔格利安同樣帶上頭盔, 他們在狹窄的走廊里穿行,很快便來到了機庫。

      遠行駁船雖然掛著遠行二字,但卻絕對算不上是個旅行的好選擇——更別提執行任務了。這艘船的機庫甚至只勉強裝得下一艘運輸機,阿里安托二人不得不從狹窄的縫隙之間擠過去,金屬墻壁與他們的動力甲互相摩擦碰撞,發出刺耳的聲音。

      這對他們而言絕對是新奇的體驗,阿斯塔特們還從未遭受過這種待遇。行走的間隙,阿里安托回頭看了一眼塔格利安,隔著陰沉的目鏡,他看不見塔格利安的眼睛。但他知道,這混蛋絕對在笑。

      嘲笑他們彼此。

      然后,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這昏暗的機庫內響起:“兩位好啊?!?

      鏈鋸劍立刻開始轟鳴,塔格利安轉過身,和阿里安托背挨著背。爆彈槍在一聲咔噠聲后上膛,阿里安托瞇著眼,目鏡的搜索功能和他本身的肉眼不停地在這狹小的空間內回轉,試圖找到那個說話的陌生男人。

      “不必試圖使用武器,它們傷不了我?!?

      從黑暗中探出一只蒼白的手,優雅地按在了阿里安托的鏈鋸劍上。手指修長,輕巧地撫摸著鏈鋸劍旋轉的刀刃?;鹦撬臑R,阿里安托加大動力。但換來的是一聲輕笑:“停下?!?

      于是,鏈鋸劍真的停下了。

      不是失去動力那么簡單,阿里安托渾身發冷,他的獨眼開始感到一陣刺痛。手中的鏈鋸劍仿佛‘死去’了一般冰冷,那種寒意甚至透過他的臂甲一直傳到右邊的心臟。令他動彈不得。

      一個男人從黑暗中走出——不對,不是走出。

      是黑暗臣服在他腳下。

      陰沉的、四散的黑暗如同有了自我意識一般,充滿畏懼地跪在了男人腳下,逃開他即將前行的路,待他走過之后,又在他身后重新匯聚成瑟瑟發抖的一團。

      “你——是——誰?”

      阿里安托試圖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被拉長了一倍不止。男人站在他們面前,四周的空間開始無限放大,無限拉長。直至變成一片純白。這個一身黑袍的英俊男人就站在他們面前微笑著看著他們。

      他很英俊,面色蒼白。但這些膚淺的外貌因素都不是阿里安托如此關注他的原因之一。

      阿斯塔特的牙齒開始打顫。

      生理原因,他想。內心冰冷地思考著,是的,生理原因。我經過改造的身體在害怕他——為什么?

      男人的眼眸是金色的,其中沒什么感情,那微笑也虛假的令人覺得可怕。阿里安托感到渾身冰涼,仿佛就連呼吸都已粘滯。他嘗試著深呼吸,就在三顆肺為他輸送空氣的那一瞬間,男人臉上的微笑消失了。

      然后,他,不,他們。他們得以重新呼吸。阿里安托能聽見塔格利安在大口喘息,還有他自己的喘息聲。

      “請原諒我的不請自來,也請原諒我的無禮。但我個人現在覺得比起言語來說,行動更加直接,也更加省時省力?!?

      自大的混蛋。阿里安托想。

      男人看了他一眼,又笑了起來。這次卻不是那虛偽的微笑了,而是真心實意的笑容:“你說得對,阿里安托修士,我的確是個自大的混蛋,這點毫無錯誤。我為你的觀察力感到吃驚,極少有人能在第一面就看清我到底是什么人?!?

      讀心。靈能者。

      “你是誰?”阿里安托問。

      “好問題,我自己也想知道答案?!?

      男人說著近似謎語的話:“這個問題可謂是人類歷史上的終極哲思,有多少人都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我,是,誰。舌頭卷曲,上唇碰撞。三個簡單的音節,卻蘊含著宇宙間的哲理?!?

      他的微笑逐漸轉變成情難自禁的大笑:“......以上這些,都是放屁?!?

      “重新自我介紹一下吧,何慎言,一個法師?!彼D過頭,阿里安托看到一片純白的空間開始變得透明,然后聽見身邊的塔格利安變得粗重的呼吸。他知道,自己也是同樣。

      原因無他,那艘漂浮在宇宙中的船實在是太大了,大到已經無關任何其他東西,只需讓人瞥上一眼,便會陷入深沉的恐懼之中。

      “看見那艘船了嗎?”何慎言優雅地問?!澳鞘俏业拇?,復仇號,我很喜歡這個名字,希望你們也能喜歡?!?

      復仇?向誰復仇?

      “好問題,阿里安托修士。復仇號的名字得名于一個孩子和一個沒有名字的靈能者,這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至于現在......談談你們的任務,如何?”

      “什么任務?”

      “裝傻充愣對我是行不通的,阿里安托修士。我知道你們的過去,也知道你們來此是為了什么?!?

      “既然你都知道?!卑⒗锇餐姓f?!澳悄銥楹芜€要問呢?”

      “我說出來,和你們說出來,本質上是兩件事?!?

      阿里安托沉默了一會,塔格利安在他身邊舉起了爆彈槍。槍口上抬,直直地指著何慎言,卻只得到后者一個漫不經心的微笑。

      “我們的任務是,調查普洛達爾斯星系?!?

      “最后一個任務?”

      “最后一個任務?!?

      何慎言點了點頭:“誠實,阿里安托修士。我欣賞你的品質,盡管我知道伱現在恨不得立刻就殺了我——先不談這些了,你從審判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