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能治,但不好治。

      何慎言現在要做的事是在不傷及阿里安托與塔格利安記憶和人格的情況下重塑他們的大腦,這件事本來算不上難,一個簡單的治愈術就能夠將他們大腦受到的損傷恢復。

      然而,黑暗巫術在他們腦中撕開的那個小口卻讓事情變得有些難以處理,可以稱得上是相當程度的棘手。

      何慎言突然皺起眉:“安格朗,你對屠夫之釘了解多少?”

      “一種靈能外科植入物。穿過顱骨, 深入大腦,放大受害者的瘋狂和憤怒......你不是知道這些事嗎?”

      “我當然知道這些......”何慎言對他招了招手,右手仍然穩定地輸送著靈能以一步一步蠶食阿里安托腦內的微型亞空間裂縫?!斑^來看這個?!?

      “看仔細一些?!彼涞卣f。

      安格朗彎下腰,以他不曾有過的工匠一般的嚴謹緊緊盯著阿里安托暴露在外,微微顫動的大腦。不同于正常人類的粉紅色,他的大腦傷痕累累, 表面滿是空洞和粗糙的劃痕,幾乎要讓人懷疑他是否還活著。

      紅砂之主微不可查地嘆了口氣。

      無論看多少次,他都無法習慣屠夫之釘對受害者所造成的危害。在他推翻了努凱里亞那些殘暴的統治者后, 立刻就派人開始著手研究如何解除已經被打好的屠夫之釘。

      然而,無論加入多少研究者,又有多少因為忍受不了痛苦寧愿作為試驗品博得一線生機的角斗士加入,這個問題始終都沒有被解決。甚至在他回歸帝國后,這種東西依舊在他的噩夢深處縈繞。

      他見過這種景象,無數次。

      阿里安托的大腦略有不同。在隔開左右半球的大腦縱隔,那道深深的溝渠之間,他看見了一個符號。

      恐虐的符號。

      兩道交叉的橫線,共同組成了一個粗糙的x,在底部劃有一橫。組成了一個符號化的顱骨,此時正隨著阿里安托大腦的顫動波動起來,分外詭異。

      安格朗抬起頭來,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橫眉怒目,顯然已經動了真火:“恐虐的信徒不可能忍住他們對于殺戮的渴望,在兩名阿斯塔特的大腦中刻下恐虐的符號卻不殺了他們?!?

      “你還算清醒?!?

      何慎言冷笑著握緊右手,加大了靈能輸送的程度。金色的烈焰蔓延至整個大開的腦腔,沒有對阿里安托的大腦本身造成任何傷害, 至于那恐虐的符號, 在第一時間就被徹底焚滅了。

      “他們接受了審判庭的任務來到這里,最后一個任務?!?

      別致的手術依舊在穩定地進行,何慎言卻說出了一個令人不寒而栗的猜想:“試想一下——安格朗,怎么會這么巧?”

      “你在懷疑審判庭?”

      “我不該懷疑嗎?”

      安格朗沉默了一會,他瞇起眼,思考時的他會習慣性地呲起牙,看上去仿佛下一秒就要隨時砍下誰的腦袋:“值得懷疑,但他們沒理由這么做?!?

      “這就是問題所在,如果他們仍然忠誠,他們沒理由這么做。但如果他們之中有叛徒呢?或者,我再將問題說的嚴重一些?!?

      何慎言收回手,阿里安托的大腦復原,傷痕消失,顱骨歸位,頭皮嚴絲合縫地沾上。他的眼皮顫動,醒來時便聽見法師嚴肅而冰冷的聲音:“......他們之中只有少部分忠誠者?!?

      “發生什么事了,大人?”

      “沒你的事?!?

      何慎言順手給他解開拘束帶,讓阿里安托能夠從冰冷的手術臺上起身。隨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去左轉,艦橋上天花板的藍光是法陣中樞,你可以將它理解為機魂一類的存在。去問問它, 鑄造間在哪,你的盔甲和武器正在進行更新?!?

      “......我明白了,大人?!?

      阿里安托赤足站在冰冷的銀色金屬地板紙上,安格朗對他投以關心的眼神。而這個滿面疤痕的戰士卻移開了自己的眼神,不與安格朗目光碰撞。他看了眼仍然躺在一邊,雙目緊閉的塔格利安,隨后便走了出去。

      待到他出門,他們才開始繼續剛才的話題。法師繼續下一個手術目標,安格朗抱胸站在一旁。

      “你在提出一個相當嚴重的指控,何?!?

      “我不需要指控任何人,我只需要回到帝國。倒是,誰是叛徒,誰仍然忠誠,我一看便知?!彼频L輕地回答,手上的動作仍然不慢,打開了塔格利安的顱骨,果不其然,他的大腦皮層上也被印下了一個恐虐符號。

      “但我們現在回不去?!?

      “是啊,這就是我擔心的?!狈◣煹椭^,一句讓安格朗遍體生寒的話被他拋了出來:“但我們很快就會回去——如果你是叛徒,你會怎么做?”

      他抬起頭,盯著安格朗,金色的雙瞳之中似有烈焰燃燒:“我回到泰拉之時,它們沒有絲毫勝算,但我現在還沒回去......你覺得它們會怎么做?”

      “必須立刻啟程!”

      安格朗急促地說。就算這是另外一個世界的帝國,他也不可能對這里的人民視而不見——他們難道不是人類嗎?難道沒有受到壓迫嗎?他不能允許這種事發生。

      “別忘了那件完整的stc......研究可還沒有結束呢?!?

      何慎言陰沉的說:“又是這種陽謀......將我們拖在這里,祂還真是摸透了我的性格啊?!?

      -------------------------------------

      漫步在銀色走廊之內,阿里安托很難適應他現在的狀況。

      原本幾分鐘就會持續一陣子的大腦陣痛消失了,阻擾他思考的粘滯感也消失不見了。無比的順暢,無比的......自由。一萬年以來,他頭一次感到自己不受任何約束。

      他不再是屠夫之釘的奴隸了。

      一抹微笑轉瞬即逝,阿里安托知道自己的相貌因為那些傷痕而變得有多駭人,他不想嚇到可能會遇見的船員。然而,他在這里全速步行了半小時也未見到任何人。

      阿里安托不免開始為這艘‘船’的龐大而感到暗暗心驚。他詢問了一下頭頂的藍光,即法陣中樞,而后者的回答令他完全無法理解。

      “星球戰艦......”他嘀咕著這四個字,突然加快了腳步,快步走過拐角。根據法陣中樞的指引,鑄造室就在這里。

      黑色的大門,很好辨認,與周圍的銀色金屬截然不同。他來到門前,正在想要如何進入之時,從門的上半邊散發出藍光,掃描至他全身。機械聲響起:“阿里安托·迪卡里奧修士,歡迎?!?

      一陣嗡鳴,門打開了。他赤足走進,內里有著許多金屬架,一些有著破損的動力甲正在其上,被藍光籠罩著。他的盔甲便掛在其中一個金屬架上,吉瓦多倫站在旁邊,顯然已經等候多時。

      “有何貴干?”阿里安托冷淡地問,走到自己的盔甲旁,仔細地端詳著這件跟了他一萬年的老伙計。

      在吞世者們背叛后,他們的藍白色涂裝自然也被叛徒們拋棄了,而身為忠誠派的阿里安托也收到了牽連。他也必須更換掉這曾經代表了自己榮耀的配色——阿里安托選擇了自己親手刮下涂裝,讓金屬暴露出原本的顏色。

      暗沉的灰色,這就是他盔甲的顏色。表面滿是劃痕、彈坑與各種不計其數的小小損毀。與他本人相呼應,他們都曾飽受傷害,卻仍然堅強挺立在這宇宙之中。

      現在,他痊愈了,他的動力甲也是如此。

      “來看看你——順便告知伱一些事?!?

      “我不需要你的提醒,吉瓦多倫?!卑⒗锇餐锌炊疾豢此??!熬退隳銢]有背叛,但你當時從戰場上消失了,我們找不到你。厄爾倫連長給你的任務是守住右側的通道,你沒能守住,你無視了一切通訊請求?!?

      “因為我昏過去了?!?

      “昏過去了?”

      阿里安托冷笑起來:“有什么攻擊能讓你昏過去?你正面硬抗過雷鷹的炮擊,我們把你從地上拖出來時,你甚至還有閑心開玩笑。什么東西能把你打昏,吉瓦多倫士官?”

      “他?!?

      一個冰冷的字眼。

      吉瓦多倫閉上眼:“我想攔住他......我還記得當時的情景?!?

      他伸出手,指了指身前:“從這里過去八米,是蘭德爾站的地方。他被那個怪物腰斬了,死的時候嘴里還念著他的名字?!?

      “那邊,那邊是醫師班羅爾斯,我們叫他沉默者,還記得嗎?因為他老是不說話。他朝著他們沖鋒,然后被等離子打爆了頭?!?

      “這里是火力手帕羅,混小子,我看著他進入軍團,看著他死去......他整個人都被打散了,血肉濺在我的右邊目鏡上,我不得不將他的一塊殘留物抹去,扔在地上。因為我必須繼續戰斗?!?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