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似乎永遠不停的警報聲在巨人耳邊回蕩,打斷了他正常嘗試進行的冥想。

      他沒有穿盔甲,赤裸著上身。一條粗糙且老舊的麻布馬褲,一雙布鞋。

      這就是他擁有的一切衣物。他的身上滿是各種恐怖的疤痕。挫傷、砍傷、燒傷,還有一些彈孔。最為引人矚目的或許是來自他背后的一道燒傷,那疤痕覆蓋了他的整個后背。從他站起身時略顯得遲緩的動作來看,顯然, 這些表面已經愈合的傷痕并不真的如此。

      表情冷峻,他的臉隱沒在黑暗中。配合上那副表情,他看上去活像是一頭離群索居的巨狼。

      實際上,的確如此。

      巨人推開自己居住了五十五年的棚屋大門,他原本打算再過一段時間就換個地方住。不過,響徹整個巢都的警報聲顯然是讓他的計劃破產了。走出門, 他看見一副瘋狂的景象。

      巢都的底層并不安穩, 但很少會發生這樣的事。

      鮮血的氣味傳進他的鼻腔, 還有一種熟悉的硫磺味道。他瞇起眼,注視著從他面前跑過的人。其中有穿著破舊的平民,有渾身紋身,腰間鼓鼓囊囊的黑幫。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變種人,甚至有一些披著黑袍的可疑人士夾雜在人群當中。

      尖叫聲此起彼伏,他仿佛在一瞬間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他熟悉的世界。

      尖叫聲一刻不停,人們仿佛看見了夢魘和鬼魂。

      有什么東西能讓這些生活在底層巢都的人感到如此害怕呢?

      離群索居的狼回頭望去,火光沖天,那個離他住處不遠的底層交易廣場被一群惡魔狂笑著染成了地獄的模樣,鮮血涂抹在地面。無首的尸體,開膛破肚的尸體......熟悉的景象。

      他的心臟抽痛了一瞬間——緊接著,憎恨與憤怒涌上心頭。他回到屋內,從門后抽出了一根實心的鐵棍。

      巨人開始朝地獄行走,或許應該稱之為行軍。他的步伐穩重而快速, 一只手握持鐵棍立于前方, 一只手位于腰側, 很明顯,這是他過去留下的習慣。

      他分開了朝他這邊跑來的人群, 自他開始,驚恐逃跑的人們被分成了兩隊。他們帶著不解和疑惑看著這個巨人,看著他頭也不回地邁向地獄。

      就像是劈開海浪的礁石。

      巨人默不作聲地站在廣場前方,人群變得稀少。幾個放血魔還在廣場上沉迷于鮮血當中,它們并不在乎逃跑的人,只想將這里剩下的人趕盡殺絕。巨人右腿后撤,腰身用力,右手猛然擲出了那根鐵棍——遠遠稱不上武器的東西在空氣中發出一聲刺耳的爆響。

      一只放血魔被他用這根鐵棍釘死在了地上,它的半個顱骨被洞穿了,猙獰的下巴裂開了。鐵棍深深沒入地面,放血魔污穢的血液與它周身那褻瀆的氣息已經讓這凡物扭曲成了一個詭異的角度。但它已經完成了它被扔出去的使命。

      他跳起,然后輕盈地落地。手無寸鐵,但他本身就是最致命的武器。右拳揮出,精準的命中了一個放血魔的咽喉。那可憎的生物顯然還未意識到自己已經‘死去’這個事實,它咕噥著,那雙令人不快的眼睛中還帶著對鮮血的渴望,走了幾步。它轟然倒地。

      巨人開始了一場殺戮——他殺死這些怪物的效率并不比放血魔殺死那些平民要慢上多少。他甚至沒有武器, 沒有盔甲。惡魔們的鮮血噴灑在他身上,灼燒一般的微微刺痛傳來,令他微微皺起眉。

      五分鐘后,他站直身體。雙拳還在緩緩往下滴落骯臟腥臭的血液,那幾只放血魔被打的扭曲的身體躺在他身后,已經沒了聲息。

      但是,他知道,事情還遠未結束。巨人抬起頭看向底層巢都昏暗無光的‘天空’,那里實則是上層的天花板。他優越的聽力讓他明白,這不是巢都下層有邪教召喚出惡魔的偶然事件。

      而是一次真正的,覆蓋至整個巢都的惡魔入侵。

      我不能置身事外了。

      -------------------------------------

      “堅守外墻,為了神圣泰拉!”

      連長的吼聲在通訊頻道內炸響,帶著無可置疑的堅定與憤怒。

      路西法黑衛的一員,年輕的利托西斯揮舞著手中噼啪作響的動力劍,將一個爬上城墻的低級惡魔捅了個對穿。那該死的東西在死前還怪笑著看著他,令利托西斯的心中泛起一抹難以言說的古怪情緒。

      他很清楚,那絕對不是欣喜。利托西斯看著它的尸體掉落下去,和它那同樣可憎的同類一樣在地面摔成了肉醬。他心中突然充滿了憤怒——這些該死的東西,它們竟敢用自己的鮮血玷污這神圣的地面!

      戰斗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這些從巢都里涌出的惡魔正在試圖進入皇宮。它們完全是癡心妄想,利托西斯敢對帝皇發誓,除非路西法黑衛在今天盡數死亡,否則,絕對沒有任何一只惡魔能夠穿過他們守衛的外墻。

      “西邊需要支援!重復,我們需要支援!”

      西邊?!他就在西邊城墻不遠處!

      利托西斯回頭看去,瞳孔猛縮。他的全覆蓋式頭盔內部安置了縮放功能,此時更是讓他清晰地看見了西邊城墻上到底發生了何等的慘劇。一只和其他放血魔有所區別的惡魔揮舞著手里猙獰扭曲的刀刃,一下殺死了周圍五米所有的士兵。

      他們被切開的身體飛舞在空中,和血液與內臟一起掛滿了那怪物的身體。它享受地咆哮出聲,丑惡的、遍布利齒的嘴中吐出一根長舌,汲取著地面的血液。

      悲傷、憤怒。但利托西斯沒有讓這些情緒影響到他接下來的判斷。

      沒有絲毫猶豫,他立刻取下了腰間的集束手雷,取下保險,按下‘三秒’的按鈕后,將其狠狠扔了出去。他的訓練沒有辜負他,集束手雷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落在西邊城墻之上。曾經一塵不染的華貴金色城墻已經被守衛者們的鮮血與尸體涂滿了。

      集束手雷在一秒鐘后爆炸開來,火光吞噬了那只惡魔的身體。利托西斯聽見一聲慘叫,他迅速回頭看了眼城墻下方,很好,它們距離攀爬到危險距離還有一段時間。于是他拔出腰間的爆彈槍,開始對著那慘叫聲傳來的方向連連開火。

      還有幾個士兵和他一樣,也這么做了。那只惡魔在慘叫聲中跌落下了城墻,利托西斯希望它死無全尸。這個年輕的士兵狠狠地咒罵了一句,連長的聲音再次于通訊頻道內響起:“注意西邊城墻!第三排,抽調二十人去西邊城墻!”

      “守住,兄弟們!祂在看著我們,祂就在皇宮之中!我們必須守住城墻,這里可是神圣泰拉!”

      不用你說,連長,我們都知道這件事,那場光雨沒過去多久。

      利托西斯轉移槍口,繼續扣動扳機。爆彈槍的火力十分致命,就算是他們所使用的口徑也足以在這些惡魔的身上轟出一個巨大的血洞。它們在地面上不甘地咆哮著,利托西斯冷笑著看著他們,比出一個侮辱性的手勢。

      就在此時,一個陌生的聲音接進了他們的通訊頻道。聽上去冷硬又粗糙,活像是兩塊石頭在彼此摩擦:“這里是帝國之拳第一大連,我們即將從獅門星港向皇宮推進?!?

      “你們都聽見了,小伙子們!堅守陣地,祂的天使即將到來!”

      萊山德聽著通訊頻道內那路西法黑衛連長高昂的吼聲,贊許地點了點頭。他是帝國之拳第一大連的連長,第一大連又被稱之為‘帝皇之盾’,這個充滿了榮耀的頭銜乃是他們自己掙來的。無人對此提出異議。

      換句話說——第一大連之內,全是精銳。

      “連長,要使用終結者裝甲嗎?”技術軍士在他們的內部通訊頻道內甕聲甕氣地問,從他那邊傳來幾個惡魔的慘叫聲。

      “不,我們要輕裝上陣,以最快的時間趕到皇宮外墻。那里的情況不容樂觀?!?

      萊山德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若是其他人,八成會同意使用終結者裝甲。但萊山德不同,他從無數的教訓中明白了自負的危害以及謹慎謙虛的必要。因此擁有了多恩之子中少有的靈活性,絕不會為了彰顯實力而擊殺沿途的所有敵人。

      “可是,連長,沿途還有不少帝國民眾正在遭受它們的襲擊......”技術軍士仍然沒放棄使用終結者的念頭,萊山德卻已經失去了解釋的興致。咔噠一聲,他扣緊了武裝帶,帶上了頭盔。變得更加可怕的嗓音在技術軍士耳邊響起。

      “難不成其他的帝國部隊是吃干飯的嗎?你認為極限戰士們與那些英勇的星界軍沒法應付這些該死的東西嗎?”

      他嚴厲地說,同時舉起動力劍,遙遙一指遠處那正在奮戰,浴血殺敵的塔拉尼斯騎士機甲:“追求榮譽要有個限度,擊殺所有敵人不會讓你的榮耀添磚加瓦!完成任務才是第一位的!現在,全連進軍,我們要用最快速度趕往外墻!”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