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復仇號。

      這艘巨大的星球戰艦此時正飛速前進。然而,由于它的體型,即使已經用上了最高出力,卻還是顯得有些緩慢——安格朗知道,這是錯覺。

      但他仍然滿心憂慮。

      主控室內,福格瑞姆一言不發地用兩根手指摩擦著手中動力劍的鋒刃。那屬于索爾·塔維茨的武器在他手里只能算是一把單手劍,好在鳳凰的武藝能夠彌補這一點。要知道,&nbp;&nbp;雙手使用武器所帶來的可不僅僅是速度上的增幅。

      “我勸你坐下來?!?

      他頭也不抬,只是在安格朗踱步走過他時順便提了一句,但落在安格朗耳里仍然像是句淡淡的嘲諷。紅砂之主瞇著眼看了看他“你難道一點都不為此感到憂慮?”

      “那又有什么用?”

      福格瑞姆終于抬起頭,右臉頰上狹長的傷疤隨著肌肉一起運動“何在離開前說得很明白,我們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你就算在這里繼續像個白癡似的走上幾百年,情況都不會有什么變化。更何況,那里可是神圣泰拉?!?

      他露出一絲冷笑“泰坦、騎士機甲、寂靜修女什么惡魔能在一個星期內頂著他們占領泰拉?別忘了,蠢貨,&nbp;&nbp;祂可還坐在王座上呢?!?

      “注意你的言辭?!卑哺窭释瑯踊匾砸粋€危險的微笑“我不介意在殺那些惡魔渣滓之前先將你打個半死——噢,&nbp;&nbp;差點忘記了?!?

      他瞥了眼福格瑞姆的前胸“差點忘了,你還沒恢復呢。我可不想欺負一個殘廢?!?

      這句話讓鳳凰的臉抽搐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氣才冷靜下來,隨后便移開了目光“我沒興趣和你打嘴仗,安格朗。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你的焦躁對我們毫無幫助?!?

      安格朗嘲諷地笑了起來“別說的好像你什么感覺都沒有似的,你要是真的心如止水,干嘛一直摸你的劍?”

      “和你無關?!?

      “是啊,就好像我在這走來走去也和你沒什么關系一樣?!?

      “你吵到我了?!?

      “你拿手指摩挲劍身的聲音也吵到我了?!?

      “那才多大聲音?!”

      “反正我聽得清!”

      “該死的!”福格瑞姆氣沖沖地站了起來,狠狠地一拍桌子“你就是想故意惹怒我!”

      “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福格瑞姆生氣地站了起來,安格朗卻微笑著坐了下去。他甚至有閑心調整了一下原本屬于法師的椅子,讓角度變得更加舒適“現在誰更生氣一些?”

      他們的鬧劇很快就平息了下來,&nbp;&nbp;兩人都明白,這只是一種轉移注意力的手段。即使他們之間彼此再互相看不慣,也不可能真的大打出手——最多也就是點到為止,&nbp;&nbp;僅此而已。

      沒過多久,法陣中樞便用機械聲說話了“因賽爾戰團長發來消息,&nbp;&nbp;拉格蒂諾斯神甫希望在船上也能夠開展對c的研究?!?

      “那就讓他研究?!?

      “拉格蒂諾斯神甫希望能夠擁有一個安靜且不受打擾的工作環境,&nbp;&nbp;且要求一些懂得機械知識的助手。他還要求一個和工作車間所相配套的制作車間,用于制作一些‘殘缺的c’?!?

      “該死的半機械人”

      安格朗無奈地撐了撐自己的臉,他其實并不想和這幫難纏的渾身機油的家伙打交道。奈何也離不開他們“準許,給他最好的。另外,告訴拉格蒂諾斯神甫,他可以盡情研究,但必須盡快拿出成果?!?

      “收到,已回復拉格蒂諾斯神甫。利克托盾衛連長特別發來通訊請求,是否接通?”

      安格朗皺了皺眉,他本能地對這些禁軍沒什么好感。但現在并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紅砂之主坐起身,雙手抱胸,以一個相對來說比較正經的姿態點了點頭。福格瑞姆則微微抬起頭,等待著下文。

      隨著一陣嗡鳴,利克托的半身影像出現在主控室的銀色圓桌之上,沒帶頭盔,神色冷峻“大人的身體出現了一些問題?!?

      “什么問題?!”

      福格瑞姆立刻開口“不是實時監控著他的身體嗎?”

      “他的身體并未遭到損害,&nbp;&nbp;而是一些特別的變化。我無法確定這種變化是好是壞?!?

      “法陣中樞,&nbp;&nbp;調出數據,讓我們看看?!卑哺窭视檬种盖脫糁烂?&nbp;&nbp;那姿態居然和何慎言有幾分相像。

      一陣嗡鳴,法陣中樞列出了一長條數據。從每分鐘的心跳次數再到血液與魔力是否通暢,以及一些安格朗與福格瑞姆完全看不懂的術語。比如‘精神力聯系程度’之類的東西,大部分數字都是綠色的,只有一個名為‘靈魂活躍狀況’的數據為黃色。

      “解釋一下‘靈魂活躍狀況’,這是什么意思?”安格朗瞇起眼。

      法陣中樞立刻開始了它一板一眼地解釋“船長所采用的靈魂分離技術由他自己創造,危險系數極高。因此需要時刻監控靈魂活躍的狀況。身體與靈魂之間的結合相當緊密,也只能接受只在一個值內活躍的靈魂。如果超出了一個閾值,他的身體很可能會拒絕靈魂的回歸?!?

      “因此,他留下的那一半靈魂除了分擔復仇號的運行壓力以外,還有著在一定程度上調整靈魂頻率的作用。靈魂活躍狀況過高,很可能是因為船長在亞空間內遭遇到了一些令他很感興趣的事物?!?

      安格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有腦子,只是平常不怎么用。硬要說的話,他也是智力超群的超人,因此很快就理解了法陣中樞的話。

      福格瑞姆也點了點頭“他說我們可以在必要情況下呼喊他的名字,先給我們看看他身體的狀況吧,在那之后再做定奪?!?

      利克托的半身影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塊光幕,何慎言盤腿懸浮在空中的身體就顯現在畫面中央。他的黑色長袍無風自動,眼皮嚴絲合縫,眼球甚至沒有一絲移動。淡淡的金色光輝在他的皮膚上凝聚,隨著他的呼吸而明滅。

      利克托走進畫面內,將手微微靠近了何慎言的身體——異變在下一秒發生。

      盾衛連長那只沒有穿戴禁軍盔甲的手此時像是被人刷上了一層金漆似的,居然變成了徹底的金色。隨后,他的手開始轉變。

      然而,這個轉變的過程卻顯得極其駭人。他的皮肉首先開始消失,然后是神經與血管,最后是骨頭。利克托沒有絲毫動搖,手臂挺得筆直。

      在令人牙酸的嘶嘶聲響消失過后,他的手臂開始被金光重塑。

      骨頭、血管、神經、肌肉與皮膚。金色的光重塑了他的手臂,晶瑩剔透,散發著金色的光輝,看上去活像是金色的雕塑。

      利克托冷靜地解釋道“沒有疼痛的感覺,也沒有任何應該有的其他感覺——我只覺得安詳與和平,甚至有一種整個人都站在他身邊的沖動?!?

      “這是什么情況?你的手臂發生了什么?”

      盾衛連長伸出另外一只手,那只手同樣如此,顯然,他就是因為這個才發現了這種異象“力量被增強了暫時沒有發現更多,不清楚是否存在后遺癥?!?

      “那就這樣?!?

      安格朗深呼吸了一次“從現在開始,法陣中樞,每隔兩分鐘就向福格瑞姆匯報何的身體數據。利克托,你去一趟醫療室,進行全面的檢查,必要的情況下可以用醫療艙進入深度沉眠。我會接替你負責看守他的身體?!?

      -------------------------------------

      何慎言不知道復仇號上發生了什么,他的那部分靈魂現在的主要工作是承擔復仇號的運行。身體顯然也不能向他匯報自己的情況,但這個法術是他發明的,他自然也清楚靈魂過度活躍不是什么好事。

      通常來說,靈魂過度活躍有兩種情況。其一,便是看見一些自己非常感興趣的東西。在思考的運轉之下,靈魂當然會過度活躍。

      但他的情況是第二種——他調用了太多靈能。

      大規模的使用這種能量是有后果的,靈魂過度活躍只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魔力,使用魔力的代價極小,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沒有代價。但是,為了能夠一口氣對整個泰拉上幸存的數千萬億人進行一次‘賜?!?,他不得不讓自己的靈魂暴露在亞空間的潮汐之內。后果也很簡單,他的靈魂在這一刻起于亞空間內留下了痕跡。

      留下了一片投影——屬于他的投影。那些鬼魅之物從這一刻開始,可以真正地開始‘騷擾’他了。

      “就看你們敢不敢了?!?

      在亞空間的回程道路上,何慎言微笑了起來。他毫無顧忌地踩著星炬的光輝飛速前進,沿途所見、所阻攔他的一切事物統統灰飛煙滅。

      即便如此囂張高調,也始終沒有任何東西敢真正站出來阻攔他。那些大魔都低垂著頭,躲在那些受惡魔控制的世界中小心翼翼地屏住了呼吸。

      偶爾有幾個控制不住自己的恐虐大魔也會沖上去,然后,就被法師在亞空間內徹底殺死,再也無法重生。如果只是這樣倒也罷了,畢竟也是死在戰斗之中。然而,它們全都是被何慎言用靈能徹底湮滅的——這根本不是戰斗,這是屠殺。

      毫無榮耀可言。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